威尔士兔子

大爷们来玩啊。

今天社长不在家


江户川乱步把社长的文玩核桃砸来吃了。

太宰治在桌子上上窜下跳地唱歌。

宫泽贤治敲桌子用来伴奏,不幸的是他今早没吃饭。

国木田独步终于忍无可忍把太宰治劈晕过去。

中岛敦过来拉架了。中岛敦因为自愈能力强被与谢野当成新型治疗方法的试验品了。中岛敦跑了。

泉镜花呆呆地看着江户川乱步递过来的核桃,觉得对方说「吃了没事」可能不太靠谱。

谷崎兄妹单独拥有一个小角落,谁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但谷崎润一郎的哀嚎声却能响彻整个屋子。

中岛敦又回来了,中岛敦被与谢野拉去逛街了,中岛敦迫于柴刀的威力没敢跑。

泉镜花想吃汤豆腐。

于是午饭去哪里吃就很成问题。

国木田独步两个小时没有写完半份报告。...

真实经历。


“怎么说呢。”中原中也说,“我觉得大姐的感温系统有问题。”

太宰治写着数学作业,两节自习课没写完两页,他偏了偏头,做出一副认真倾听的模样来。“怎么说?”

“比如说,在秋裤这件事上。”
中原中也看了一下门口,没发现数学老师的身影,凑过去和太宰治低声说话。

太宰治写下一个解,把话截断。
“她觉得你冷你就要穿。我理解。你见过小爱丽丝穿棉裤的样子吗,在十一月的时候。”

中原中也皱了下眉。觉得有点难以想象。

“再比如,”他说,“那天我写作业,她给我拿了杯咖啡进来。跟我说是温热的。”

“我就毫无防备地喝了一口。”

“哦哦哦哦嗷嗷嗷嗷嗷嗷啊啊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这么烫!!!!”中原中也顶着一张...

3737


*是深夜速摸的双黑。

  太宰治头一次觉得自己的身高也有不合适的地方,就拿那个触手怪差点把他脖子怼折而中原中也还忙不迭地摁得住自己的帽子来说。他拿空出来的那只手摸了一下脸,觉得自己半只胳膊跟它上面的兄弟玩捆绑非常不适。
  中原中也匆匆忙忙跑过来了,问他有没有事。太宰治心想,难道我这一脸血像没事的样子吗。他不好意思在中原中也面前丢脸,摸了摸下巴扯出一个笑容来,说,那家伙不像是异能啊。
  其实中原中也和他都不大信邪。太宰治自诩失格在手世界我有,对于异能根本没在怕的,如今他身边多了老搭档,底气足得要飘起来。他俩把两下旧招式加热八成,趁着热让中原中也咣咣给了那玩意两拳头...

「双陀」早餐时间


*2018年度企鹅团夏季作业—毛茸茸
*同时也给我的烤鹿jio @山见鹿

  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平躺在床上,感受到阳光透过窗子,在他的身上一寸一寸地移动着。他其实快到黎明才睡下,因为今天是截稿日。
  厨房里有什么发出金属碰撞的声响,可能是一把叉子掉在了地上。他闭着眼翻了个身。但其实费奥多尔知道自己已经醒了。他把被子拉到肩膀。
哐当。这回是玻璃的破碎声。
  “好了。”费奥多尔咕哝道,撑起身子。“我这就起来。”
  他坐在床边,打着哈欠,被子一角滑落到地上。浅金色的阳光像新鲜出炉的面包的金黄酥皮,空气中隐隐约约弥漫着刚刚下过雨的气息。书桌前...

要写不完作业了啊


*双黑,双性转。是小姐姐们。
*大概是学院。

沸水在面前咕嘟咕嘟地翻涌着,白雾弥漫在屋子里。中原一个人坐在一锅沸水的对面,呆呆地看着白汽渐渐消散,无意地摆弄着自己的手指。她手上的指甲油还是暑假第一天涂上的,到了暑假的倒数第二天已经被她扣掉大半。中原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一桌的食材,忽然觉得空调开得有点低。
她今天刚刚结束了自己在小饭店的兼职,拿到实打实的自己赚的一笔钱,不知怎的一人在大夏天煮起牛肉火锅来。中原看看锅,看看白亮亮瓷盘上尚存血色的肉片儿,慢慢地提起筷子来。
她又看看窗外,天已经全黑了。楼下的小酒吧里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传上来,她把短暂忘记的空调调高了两度。中原起身,从冰箱里拎出几瓶带着水珠儿的...

三个太宰一台戏


*斗地主
*非主流相声,权当看一看乐一乐。
*黑时宰称太宰,武侦宰称治,剧场宰称太宰治。其实分不清也没关系。

太宰把手边的可乐摸过来吨了,把西装外套扔在沙发靠背上。治的单身公寓多少有点挤,他们就这么席地而坐,带着水珠的易拉罐胡乱扔了一地。
空调嘶嘶地运转着。窗外热得令人窒息。他们三个的绷带全都塌在身上,一挤一股子水儿。太宰治打门外进来,先说陀思妥耶夫斯基中暑的事儿,被抬到救护车上了还抱着毛绒帽子不撒手。治和太宰投去惋惜的目光,接着穿风衣的那个上天入地,打房间一角翻出一副牌。
都是自个人,三人也不怎么在意形象。太宰治把撩起的头发放下来,往地板上盘腿一坐,手法毫不生疏地将牌洗了两遍,往地板上一拍一抹。...

盐烧青花鱼

*复健一个双黑。

咚咚咚。
中原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落山了。廊下的风铃在淡红色的晚风中清脆地响着。他坐在竹编摇椅上,有些迷茫地眺望着在赤霞中向远山飞去的群鸟,渐渐地缩小成一串逗号。
咚咚咚。
中原慢慢地站起身来,薄毯从膝盖上滑下去。他居住的地方是祖辈传下来的自家的旅社,现在山里正是旅游淡季的最后一个月,中原抓住这尾巴整日悠闲。摆放摇椅的屋外走廊面朝幽深的溪谷和溪谷对面层层叠叠的苍色群山,等再过一个月,秋天的风从群山的那一边潇潇洒洒地经过,漫山遍野的红叶便一下子随之悄然出现。到那时,登山的游客也便纷至沓来了。
可八月初的山里,放眼望去除了绿色还是绿色,而且天色几近黄昏。中原走到前厅,还想着。会是什么...

BSD南极点企鹅天团诚挚邀请您加入

这里是文豪野犬冷cp的集散地,为各位飘零在外的老企鹅提供一个组织一个家。


是一个唠嗑养老组。专门写各种无论你们愿不愿意看的冷cp。

审核和作业都只有一点点。也就我家兔子的尾巴那么一点点。


微审审核群774187091


欢迎各位来玩!【生火

 @赤染 我流沙雕条漫。极速半小时(……

讲两个笑话。

#其一#


太宰治在屋里大梁下测绘上吊工程

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太宰治打开门

看见一个一米六的小男孩问,

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太宰治说

你可以让我死掉吗

戴帽子的橘发小男孩脾气很暴躁,

梆地一下甩上了门

开着自己的玛莎拉蒂绝尘而去。


#其二#


吃四吨番茄

可以因为番茄红素中毒而死

太宰治很兴奋。


举手之劳

*我咸了这么久都没有掉粉。落泪了。

*是十六岁的双黑。


中原中也瞅瞅窗外,院子里的蔷薇花儿一支支垂头丧气萎靡不振。他不愿顶着大太阳去放水浇地,再热得像块干瘪的海绵似的回来。可是尾崎大姐临走前特意嘱托三遍,其人又很明显爱花胜过爱他,若等她访毕友人回家,一进院发现自己的蔷薇早已驾鹤西去,自己非被夜叉削成太阳地里的滋滋盐烤牛排。

他把窗户开了个缝儿,把墙边离得最近的一支在阴影里还算活蹦乱跳的花拽进来一把掐了,掰着花瓣儿决定这个世纪难题,气得小蔷薇哆嗦着以死明志,愣是不让中原中也快活。他掰到最后一瓣儿,可巧了正对上“去浇水”这个选项,正愁找不到借口,抬眼就见太宰治头发给晒的像盐烧海带丝,...

深夜段子。

治子小姐很有钱

小小年纪

就有了一个飞机场


中也小姐更有钱

她可以

把治子小姐的飞机场买下来。

奶油泡芙

*大仓烨子X爱丽丝预警。ooc预警。

*烨爱的tag由我撑起来。

*你们啊。

 @独鲸  @过饱和喵 


大仓烨子顺着旋转的楼梯一路小跑着向上,她稍微停住脚,擦了一下额头上的细汗,确认了纸袋里的东西完好又把帽子扶正,但其实并没有什么用——猛然一阵风就将她的帽子摘去了。她向外望去,目送着自己的帽子乘风旅行去——天气好得出奇,阳光就像松软的奶油泡芙的金黄色脆皮,蔚蓝的天空明亮而干净。


大仓烨子不由自主地向下俯瞰,她站在高塔的半腰,一手扶住生锈的栏杆。她看见脚下的王城与弯弯曲曲的街道,房顶上插着彩旗的民居,拥挤的有轨电车和骑自行车在坡路上飞...

白萝卜

*给长安姐姐 @人来我逃。 的中太,祝她第四个十七岁也要开心。

*延续了之前人类中也X兔精宰的设定。


今天距离我捡到这个兔子的日子,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虽然还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大兔子喜欢吃螃蟹(只有他这么奇怪吗……),不过相处得还不错……现在他蜷在我身后睡着了。


钢笔在中原中也手里转了一个圈儿,灵巧地顺着他指缝跌到桌面上,又一路滚落下去砸在地上啪地一声,声音有点大,听起来好像木地板惨不忍睹地凹下去一块。中原中也就着台灯的一小圈黄澄澄的光,在光照不到的地方摸黑在地上瞎摸,从桌子角到椅子腿一片没有坑的地都摸过,摸着摸着却感觉到了身后沙发上一团暖呼呼的东...

口味05

*太宰未叛逃

*字数不够篇数来凑。摸条鱼来哄哄赤染桑 @赤染 


中原接到小酒吧老板打来的电话的时候已经是深更半夜,窗户外头连星星都没得一颗。枕边手机突然哔哔哔铃声大作,况且还是不知道哪辈子一个要死的家伙呜哩哇啦录的彩铃,“中也中也接电话!”“中也中也接电话!”着实让中原糟心了好一阵。他盘腿坐在床上,迷茫地瞅着手机的来电界面发出的冷光投在墙角上,像是水底一尾半透明的游弋的鱼。有那么一会后,他好像才突然地想起来是要接电话的。于是中原伸手,摁熄了床头暖融融的台灯。


老板的声音哆哆嗦嗦地,慌乱之中又掺杂无奈。杂音很大,有玻璃破碎的声音清楚地传到中原耳朵里。他告饶似...

去他个大兔子的胆小生物。

*兔宰子系列的废稿。

*妈的我家兔子把我气疯了。躲在暖气底下的小角落不出来不仅啃墙皮还啃电线你是广东来的吗?!还有前两天嗑我家网线,我现在就要把它炖了吃!!

*气到摸鱼。


中原中也一手啪地摁在桌板子上,头朝下盯着写字台和墙角之间狭窄的夹缝里的一个毛绒绒大屁股。上半身的血液都在呼呼啦啦往头顶冲,像个一边跑一边跳还一边抽尾巴的兔崽子。他头有点发慌,觉着心脏嗡嗡嗡乱颤,但气势不减,眼神还是凌厉得似把剥皮的小刀子,海浪一起一伏间怒气澎湃。中原中也一下子又起来,眼前黑了三秒,伸出根手指头指着昏暗空气里那个屁股就喊,喊得可那么有劲了,好像他中原中也下一秒就能揪着那个尾巴尖把垂耳兔拖出来打一顿...

不老的魔女(男?)和他收养的孩子(蛞蝓?)


电容笔死在了路上。

所以除了这条抽的还有一条。

都是手绘。(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中标者 @维他柠檬茶 

太宰治的碰瓷教学


*给为桑 @为 和她可爱的狐宰.
*是这样,因为我之前被轮椅撞断了手腕来着。所以这篇是稍稍偏中太的......无差。有立银糖x。

午餐铃早响过了。按理说,此时食堂里该是一片熙熙攘攘,人挤人人推人像一群沙丁鱼。窗口前的队伍里该有加塞的,该有互相招呼的,也该有对食堂阿姨深情款款倾诉衷肠然后心满意足地端走多了几块肉的菜盘子的。总之就是热闹得不成样子。可今天没什么道理可讲,周围的空气里静得能听见一粒米掉在地上。不论是抢到饭的前辈还是排队的后辈,此刻都老老实实,将国中生行为守则铭记在心,乖巧地像群被拎起耳朵前脚朝上的兔子。这般气氛的源头是大厅里的一圈人,围得紧凑,自成一帮。个个是学校里数一数二的混混学生...

胆小生物需要爱和抱抱

*速摸产物,人类中也和兔宰。虽然还是无差,来自我家兔子在我怀里的所作所为。

*我想养铝兔。【诚恳发言】


治在他的怀里鼓捣了十来分钟了。


中原不得已停下敲打键盘,没忘摁保存。他腾出一只左手去挠治两只耳朵间的地方,棕色长毛的垂耳兔反倒仰起头来够他手指尖。中原揪着它后颈毛皮将它提起悬在半空,治吓得两只前爪朝上作投降状。一人一兔屏息凝神对视了十几秒钟,中原最后还是扬起眉梢叹了口气,将自家兔子又放回了他腿上。


他一只手捏着治的长耳朵,一只手摆弄鼠标键盘,不太灵光。中原象征性地摸了它两下,将垂耳兔身上乱七八糟的毛捋顺,这才将两只手又都放回到电脑前。可治像是死了心不让他做别的,在...

[果陀]拒绝回答


*很久以前说好的党费了。

噼啪。

木柴在火中发出爆裂的一声轻响,渐渐地化为细碎温柔的火炭。炉火不紧不慢地舔舐着壁炉顶,不时迸开细小的火星,像是日出时太阳四周浮动的橙红色小小一团光晕。已经将近一周没看到日出了——从果戈里带领着死屋之鼠的部分异能者去往东西伯利亚的那天开始,南下的寒风就夹杂着纷纷扬扬的雪花席卷而来,冰晶溅到窗户上轻微地不规律地呼唤他。不论白天黑夜总是下着雪,有时候窗外清晰一点,有时候一片迷茫什么也看不清。战斗报告就是在难得好一点的天气里,艰难地跨越重重封锁线到达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手里的。沾着血迹的几页纸皱皱巴巴地,还冻在了一起,像是中途掉进了伏尔加河。他把它放在桌子上,半天之后米...

©威尔士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