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吸兔患者

开学长弧。逃掉所有文组作业。
原则是不给任何人带来困扰。欢迎深夜私信。

 @赤染 我流沙雕条漫。极速半小时(……

讲两个笑话。

#其一#


太宰治在屋里大梁下测绘上吊工程

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太宰治打开门

看见一个一米六的小男孩问,

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太宰治说

你可以让我死掉吗

戴帽子的橘发小男孩脾气很暴躁,

梆地一下甩上了门

开着自己的玛莎拉蒂绝尘而去。


#其二#


吃四吨番茄

可以因为番茄红素中毒而死

太宰治很兴奋。


举手之劳

*我咸了这么久都没有掉粉。落泪了。

*是十六岁的双黑。


中原中也瞅瞅窗外,院子里的蔷薇花儿一支支垂头丧气萎靡不振。他不愿顶着大太阳去放水浇地,再热得像块干瘪的海绵似的回来。可是尾崎大姐临走前特意嘱托三遍,其人又很明显爱花胜过爱他,若等她访毕友人回家,一进院发现自己的蔷薇早已驾鹤西去,自己非被夜叉削成太阳地里的滋滋盐烤牛排。

他把窗户开了个缝儿,把墙边离得最近的一支在阴影里还算活蹦乱跳的花拽进来一把掐了,掰着花瓣儿决定这个世纪难题,气得小蔷薇哆嗦着以死明志,愣是不让中原中也快活。他掰到最后一瓣儿,可巧了正对上“去浇水”这个选项,正愁找不到借口,抬眼就见太宰治头发给晒的像盐烧海带丝,...

口味05

*太宰未叛逃

*字数不够篇数来凑。摸条鱼来哄哄赤染桑 @赤染 


中原接到小酒吧老板打来的电话的时候已经是深更半夜,窗户外头连星星都没得一颗。枕边手机突然哔哔哔铃声大作,况且还是不知道哪辈子一个要死的家伙呜哩哇啦录的彩铃,“中也中也接电话!”“中也中也接电话!”着实让中原糟心了好一阵。他盘腿坐在床上,迷茫地瞅着手机的来电界面发出的冷光投在墙角上,像是水底一尾半透明的游弋的鱼。有那么一会后,他好像才突然地想起来是要接电话的。于是中原伸手,摁熄了床头暖融融的台灯。


老板的声音哆哆嗦嗦地,慌乱之中又掺杂无奈。杂音很大,有玻璃破碎的声音清楚地传到中原耳朵里。他告饶似...

去他个大兔子的胆小生物。

*兔宰子系列的废稿。

*妈的我家兔子把我气疯了。躲在暖气底下的小角落不出来不仅啃墙皮还啃电线你是广东来的吗?!还有前两天嗑我家网线,我现在就要把它炖了吃!!

*气到摸鱼。


中原中也一手啪地摁在桌板子上,头朝下盯着写字台和墙角之间狭窄的夹缝里的一个毛绒绒大屁股。上半身的血液都在呼呼啦啦往头顶冲,像个一边跑一边跳还一边抽尾巴的兔崽子。他头有点发慌,觉着心脏嗡嗡嗡乱颤,但气势不减,眼神还是凌厉得似把剥皮的小刀子,海浪一起一伏间怒气澎湃。中原中也一下子又起来,眼前黑了三秒,伸出根手指头指着昏暗空气里那个屁股就喊,喊得可那么有劲了,好像他中原中也下一秒就能揪着那个尾巴尖把垂耳兔拖出来打一顿...

不老的魔女(男?)和他收养的孩子(蛞蝓?)


电容笔死在了路上。

所以除了这条抽的还有一条。

都是手绘。(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中标者 @维他柠檬茶 

太宰治的碰瓷教学


*给为桑 @为 和她可爱的狐宰.
*是这样,因为我之前被轮椅撞断了手腕来着。所以这篇是稍稍偏中太的......无差。有立银糖x。

午餐铃早响过了。按理说,此时食堂里该是一片熙熙攘攘,人挤人人推人像一群沙丁鱼。窗口前的队伍里该有加塞的,该有互相招呼的,也该有对食堂阿姨深情款款倾诉衷肠然后心满意足地端走多了几块肉的菜盘子的。总之就是热闹得不成样子。可今天没什么道理可讲,周围的空气里静得能听见一粒米掉在地上。不论是抢到饭的前辈还是排队的后辈,此刻都老老实实,将国中生行为守则铭记在心,乖巧地像群被拎起耳朵前脚朝上的兔子。这般气氛的源头是大厅里的一圈人,围得紧凑,自成一帮。个个是学校里数一数二的混混学生...

胆小生物需要爱和抱抱

*速摸产物,人类中也和兔宰。虽然还是无差,来自我家兔子在我怀里的所作所为。

*我想养铝兔。【诚恳发言】


治在他的怀里鼓捣了十来分钟了。


中原不得已停下敲打键盘,没忘摁保存。他腾出一只左手去挠治两只耳朵间的地方,棕色长毛的垂耳兔反倒仰起头来够他手指尖。中原揪着它后颈毛皮将它提起悬在半空,治吓得两只前爪朝上作投降状。一人一兔屏息凝神对视了十几秒钟,中原最后还是扬起眉梢叹了口气,将自家兔子又放回了他腿上。


他一只手捏着治的长耳朵,一只手摆弄鼠标键盘,不太灵光。中原象征性地摸了它两下,将垂耳兔身上乱七八糟的毛捋顺,这才将两只手又都放回到电脑前。可治像是死了心不让他做别的,在...

良药苦口

*励志成为美食博主。

*由于之前被轮椅撞断手腕了,因此这篇依旧是偏中太的。又名《我喝藿香正气水》

*短打,恭喜赤染桑 @赤染 成年啦(应该是今天?)——


|| 太宰治在一个月光像花瓣的夜晚投河,手机扔在岸边,不溅水花不羡人。


他从浑浑噩噩的梦境中醒来,被人大力摁在手腕外侧突出的一块小骨头上,拉离层层叠叠的玫瑰花海。他觉得那块骨头要碎掉,可仍是闭着眼,任凭暗红血液神经血管一齐碎成渣滓,化成泥水浇灌那片白得像太阳般刺眼的玫瑰花。他就在铺天盖地的花瓣中合衣而眠,地为棺天为幔,花叶一片片随之绽开像伴他同路。头上的棺材板愈发压下来,黑漆漆沉甸甸,玫瑰...

回笼觉

*十六岁双黑。给长安老师 @星辰爆炸。 。天太冷了写点有温度的,长安老师记得多穿点。
*在北方的冬天,我们每个人都是田山花袋。

当一曲慷慨激昂的《我的太阳》在1月20日凌晨4:44像一个惊雷一样在中原中也耳边突如其来毅然决然地炸响的时候,中原中也险些没直接掀开被子跳起来。

这已经是隔壁屋的太宰治连续第四天掐着点儿定最大音量的闹钟了。中原中也在被吓醒的前一秒还在被子里做着温柔乡的美梦,喝着烧酒吃着碳烤青花鱼好不快活,现在虽来这么一遭,酒洒筷子折,青花鱼死而复生蹦哒起来对着他的鼓膜唱意大利语歌,但好歹被子还是真实的被子,暖暖和和蓬蓬软软。他记得第一天自己咬紧牙根出了被窝一把把太宰治的手机踩了个稀...

どのように?

*圣诞节+元旦贺文。一起摸,胡言乱语,有点草率。省略很多请自行脑补。
*太久没摸双黑了  是学院。 @赤染
*来自我跟我们班主任说圣诞联欢的事儿。
                                      ...

还好我在北方住啊

/给井老师!!! @星辰爆炸。
/因为勾搭到了她激动的心情不能平复。爽文。

路灯早就点起来了,街上已经看不到一个人影。太宰治把外套紧了又紧也抵不过午夜的寒意,抱着臂靠在家附近的小巷里冻得打哆嗦。他在外面浪得晚了,中原中也睡得又早,赌气不给他开门,就让他这么在外面干站一晚上。他一边后悔着自己不该这么晚回来,一边自抱自泣地在垃圾桶旁蹲下,企图挡挡风更暖和一点。

有什么黑影在垃圾桶边缘缓缓移动着。太宰治无聊得哆嗦,没事找事地凑上去看。那是一只昆虫,颜色看不真切,慢慢地在垃圾桶上爬着。太宰治搓了搓手对它神神叨叨起来,情真意切地好像见到什么老朋友。

「真冷啊……对吧?你有坚硬的胸甲……自然感受不到...

這算是哪門子的心有靈犀啊

搞好啦!

*這篇給赤染 @赤染 。每次啃她的糖都甜到不行。勵志像她一樣做一個甜文寫手。
*十六歲。算是半個遲到的七夕賀文。她說的幼馴染。

00.

「啥?」

得知中原中也要出差的消息時太宰治還在沙發上癱著,嘴裡叼著半根冰棒。聽到這話他一骨碌從沙發上爬起來,冰棒筷子差點兒杵到喉嚨里。太宰治忙咳嗽著吐出來那根懟得他喉嚨生疼的小木棒,詫異地揚了揚眉梢。

「紅葉姊說的緊急任務,去南部平定一下躁動。」中原中也一邊往箱子裡塞帽子一邊頭也不抬地說。太宰治挑了下眉,怪不得他沒有事先得知消息。他下了沙發踩上鞋,顧不得後腳跟沒有提上,就蹦噠到中原中也身邊鬧騰開了,「中也中也!我也要去!」

「她特別關照了叫...

私人设定


*小时候的事。可能会成为一截废稿。

太宰治看中原中也做饭就像杀人一样专注。匕首被替换成菜刀,也还是娴熟地在手里转了几圈耍了个花样。轻松割破的不再是皮肉和喉管,没有动脉里深红鲜血大肆喷溅,悄声划开的是禽畜类细嫩的肌肉纹理。刀锋与菜板碰撞出来嗒嗒地响,听起来煞是悦耳。他自小随尾崎红叶习得一手好厨艺,上得厅堂也下得厨房,只不过厅堂里皆是言笑晏晏众人都看得,厨房里就有了私心独留给太宰治一饱眼福。

炎炎夏日里他俩都在家不出任务,太宰治把空调一开搁沙发上瘫着,中原中也盘腿坐在木地板上打游戏。临近中午二人都不想做饭,吃了快一周的外卖又要吃到吐,太宰治就忍不住怀疑中原中也做饭水平,一副死鱼样含糊地说中...

未成年不准饮酒

这篇给盆 @ReveriE 。放暑假之前说好的,ooc慎入。英语不正经,你瞎说个词他们都能懂👌。

|| "May I see your passport,please?"

这家度假旅馆不知道已经存在多久了,墙纸与墙壁衔接的缝隙已有星星点点的墙皮脱落,暗红的地毯也是脏兮兮的,看上去许久未刷过。后花园的喷水池里已经长满了墨绿色的水生植物,大约是青苔一类,一抓就是一大把。伦敦天晚,此时临近晚上十点多钟才将将日暮。灰蓝色的天边一道灼目的金红,像是古旧的《圣经》封面上镀金的字体,映出一道光来,便渐渐地模糊在夜色中了。

但这丝毫不影响人们在这的好心情。一楼的大厅角落有新来的客人...

我隔壁的先生


双黑,三宰一中。一点点中敦?

每天我傍晚回家的时候,都能看见我隔壁的先生出来遛孩子。先生有着好看而精致的眉眼,言谈举止间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气场让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干普通事的。但是让我感到奇怪的是,他却像平常人家的妇女一样,总是在日暮时分吃过晚饭,带着三个孩子出来,和街区里的人和和气气地扯扯闲话。

我最初遇到先生的那天下午,是在我又结束了一天的课程,迎着夕阳归家去的过路上。我与他并不是很熟识,碍于邻里薄面简短地打了个招呼。他朝我笑笑,我还不是太善于交际,匆忙说了句"您孩子真可爱"就奔进院子,哪成想先生手里牵着的那个孩子突然挣脱了他的手,跑过来扯着我的衣服下摆口齿不甚清晰地...

椋鸟栖于枝

/6.29安椋生贺! @Anl.安椋 啊和我一天有点激动……(太宰治未叛逃前提的特短小段子。


  太宰治喜欢中原中也,这事儿大半个港黑都知道,当然,这“大半个”里不包括中原中也。


  太宰治活也不好好干,整天琢磨怎样让中原中也知道他的心意,为此,尾崎红叶,森鸥外,芥川龙之介,梶井基次郎都曾做过情感咨询,提出来的方法也是千奇百怪,无一例外都使中原中也对太宰治的嫌弃程度更上一层楼。就在太宰治深感不能再拖下去甚至打算豁出去当众大喊“中原中也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与人期行

2017.6.29 00:00

忘海


夜里的时候我突然醒来,我总能听见远远地传来火车站大厅里的报站声,空旷又寂寥。我的心底都会涌现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惆怅,哀戚,杂乱地交织着。好像在思念什么人。真奇怪,我没有什么人在远方,唯一的恋人与我同城。我这时候往往点起一支烟来,认真地思索着,看着窗外清冷的月光。我细细地想着,有什么人在外呢?可是在脑海里搜寻却无果。后来这样的次数多了,我渐渐地明白,是我的恋人了。他走得很远,比所有铁路加起来都远。我们之间的距离,是生死两隔的距离,而他再也不会回来。我就想,明天离了这火车站,去太宰的墓前住吧。我听不到这报站声,我感受不到那距离,便能自欺欺人地觉着,...

你看

/6.28芽生贺!我芽生日快乐! @千山万水 

/超超超短小作文,私心写了文野里的太中pvp


天下着大雨,太宰治拉着我到楼顶看星星。


我把伞面往他那边倾,雨珠儿滚下来全滴在他头上。我说,太宰治,你有毛病?脑子里长了水草?我瞪他,伸手指远远的天际,一大片黑压压的乌云,不客气地问:“你说,哪儿有星星?”


可太宰治毕竟是太宰治,最晓得用花言巧语讨人欢心。他只笑眯眯地望着我不说话,手悄悄过来与我十指相扣。细细摩挲这我手上那枚戒指的纹路,等我抽过手来让他摸自己的去,...

一杯暖半生

/日本时间 6.19 00:00

/太宰先生生日快乐!

/生贺企划—饮品—烧仙草奶茶

/双黑


启.


太宰治跟他的不知是第多少个的新女朋友约会。对方是一家奶茶店的员工,某天太宰治上街闲晃的时候碰见。女孩长得不错,清纯甜美,笑起来时眸子里弯着一抹秋波。太宰治总喜欢这样,边笑得温文尔雅边把各式各样的女孩子带回家,抚摸着她们的鬓发温情脉脉地唤着,又无一例外地上演始乱终弃的戏码。偏偏他的长相有魔力,能把黑的变成白的,硬生生让女孩们梨花带雨地还觉得,是太宰君太优秀了我留不住他。他的一次又一次的恋爱,就像这次,都不一定长久得了。约会又怎样,上过床又怎样,迷恋到答应殉情又怎样,...

©重症吸兔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