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士兔子

大爷们来玩啊。

市井

不该在38度的天气里穿长裤的。




夏天的风雨也是热的。天却阴着,似乎那雨珠儿都像汗滴般咸腥。等红灯时太宰治一只脚踩在地上权当刹车,后座上中原中也右手把伞又举了举刚好罩住自己两人。雨不大,堪堪是消遣,但聊胜于无。太宰治回头看看中原中也,对方从宽大的伞檐下露出蓝色的双眸。绿灯亮了。太宰治转过头拧了拧电动车把,右脚收回来就冲了出去,还不忘提醒中原中也坐稳。中原中也应着,一只手把自己书包搂在怀里,另一只手费力地举着伞。


红叶姐说今天有事,让我帮忙接一下镜花。风雨倏然大了,中原中也一个不稳差点伞就被掀下去,前座太宰治的声音真真切切地敲打他的耳蜗,顺着听神经一路蔓延到大脑皮层。他在回沟之间寻觅名为镜花的女孩子,没寻觅出个所以然来。太宰治拉长了音调逐字逐句地说,你上次见过的,红叶姐家那个小女孩,我们一起吃过饭。中原中也眨巴眨巴眼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她啊。


其实他还是没想起来,只模模糊糊记得是在上国小一类的孩子。和中原中也以前是一个学校。路并不是很远,一个路口,直到太宰治停下电动车他才反应过来已经到了。中原中也攥着伞,很大声地问太宰治,不会超载吗?太宰治说,挤一挤挤一挤,这么点路。中原中也把书包给太宰治搂着,威胁他敢弄湿试试看后就举着伞冲进雨幕。学校门口很堵,到处是色彩鲜艳的雨衣和雨伞,像沾染了露水飞不起的蝴蝶翅膀。他在校门口跟旧时的国文老师打了个照面,但没来得及说话。中原中也看见有孩子在铁栏里的传达室外等着,把包着防水塑料书皮的课本顶在头上跳脚。他挤到人群最前面,扒着铁栏杆喊谁是泉镜花?!传达室最里面安安分分藕荷色眼睛的小姑娘站起身答,中也哥哥。


中原中也一时窘迫,光是她还记得自己就有些歉意。他把伞夹在腋窝,歪着头填写门卫爷爷递出来的出门条,在签名一栏放荡不羁写下中原中也四字。然后泉镜花转身从门里绕出来,他给她撑伞开道,又一点一点挤回电动车停着的地方去。太宰治在树下点了根烟等他们,中原中也磨了磨后牙根,捋一把发梢末端的水二话不说全浇在烟上,太宰治很是怨念地看他一眼。泉镜花倒是全程安安稳稳,多挤也没抱怨。中原中也偏头看着女孩子恬静的侧颜,引来对方问询的视线一时尴尬。太宰治把车速提了不止一个档次,中原中也刚想提醒他雨天路滑注意飙车速度,就被猛地一个颠簸差点没掉下去。他想起一开始的时候太宰治不会驾驶电动车,歪歪扭扭一路瓜皮走位,看的人都心惊胆颤何况坐的。中原中也心想你要是把人家女孩子跟把伞似的掀地上,我凭着四大保护去。


好在七扭八歪还超速地一路有惊无险总算到了,进了门中原中也放下书包去找毛巾给泉镜花擦头发,太宰治给尾崎红叶打电话问什么时候来接小姑娘。然后刻意压低声音确保谈论对象听不到说,中也都不理我了。电话那端尾崎红叶声音飘渺,说,晚点来。你先留她吃下饭。太宰治就挂了电话喊,中也你要是不想吃我做的就去给小镜花做饭!中原中也在心底骂了句脏话,匆匆扎起头发就一头扎进厨房,一边洗菜一边嘟囔,我作业还没动呢。


结果吃过了饭等泉镜花被尾崎红叶接走了,中原中也才摊开一字未动的作业本。太宰治在里屋用手机看美剧,木门隔音不好。他在外面揣摩作者的想法听着里面叽里呱啦一通鸟语只觉一个头两个大,差点没戳烂了国文卷子。卷面上文言文和外国诗句占了一个版块只是违和,中原中也愤愤地推门进屋说来帮我抄笔记,我可不想熬夜。太宰治依言从床骨碌一圈下来,搬个凳子就端端正正和中原中也挤一个桌子。中原中也支着头悄悄看太宰治挺直脊背认认真真在灯下写字,他的字挺秀气,一撇一捺宛如葱茏。中原中也心不在焉地做着作业,末了太宰治修长的手指敲敲他纸面,生动形象。


中原中也迷迷茫茫抬头说什么?太宰治说,生动形象。他下意识地看自己卷子,笔尖停留之地果然是语句的赏析。中原中也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撇撇嘴添上得分点。太宰治看看表说,作业写完了就先去睡。中原中也如释重负,匆匆忙忙往最后一道题上对付几句话就往洗漱间跑,换了睡衣出来后太宰治还就着灯光给他抄笔记。中原中也说,你也睡呀。太宰治顺口应着笔杆却不停,说,没多少了。中原中也心里过意不去说,明天我自己抄吧。太宰治撂下笔,弯起比灯花还好看的眸子,说,好了好了,就来睡。


中原中也''啧''了一声。先爬到床上躺着说,快点来。雨没停,风却愈发大了,窗外市场上的招牌咣咣地响,倒是没有了社会吵闹声。太宰治上床的时候清楚地听见中原中也咕哝了一声,要是晚上雨下大点就行了。


太宰治轻轻笑,暗里揉揉中原中也软软的发,说,傻死了,那样明天不就更热了吗。




评论
热度(53)
©威尔士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