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士兔子

大爷们来玩啊。

花期未满

哇我居然是第一个交作业的??这已经跑的很开了 求轻打。

我真的好慌张啊。


扫雪义工队:

*cp中敦      


* 五月作业《绝色》跑题了。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系列。


*蓝玫瑰:清纯的爱与敦厚善良


*文/忘海  @观象台 



在月光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小王子有他那朵玫瑰。




大约半小时前雪停了,此时路上的雪水将化不化。冬夜的行人匆匆地。我双手拢起凑到唇边,认真地呵气。临近年底总归是冷的。但这样的天气,我环顾了下室内。已经很晚了,卖不出去的话会被冻死的。我大抵是对半室花产生了情绪。


敦君。和我一样在花店里帮工的小姑娘拎起自己的包,笑吟吟地叫我,我下班了喔,店里就先麻烦你了。没错。我现在是在一家花店里做着帮工。年底社里有活动,攒点钱给大家买些礼物什么的,也算是感激他们的照顾。我拿起一旁的喷壶,边往花瓣上喷水让它们保持新鲜,边想着这样的天气那水珠会不会落到花叶上,还没来得及滑落就凝结成山洞里的钟乳石一样的冰凌。


真巧啊。侦探社的小子。


我恍然回神,我逆着夜色看店门口站着的,港口黑手党的干部。他右手压低着帽檐,原本鲜亮的发色暗得看不清。奇怪的是,那双眼睛却还是晶亮晶亮的蓝色。我看到他的嘴角带着点笑意,但还是下意识地因为''敌人''而紧张起来。


他往前踏上一步进了店内,我本能地后退。我清楚地听见他轻笑了一声,用盈满笑意的声音问我,还做不做生意了。他大抵是来买花的。我有点羞愧,连忙掩饰自己的失态。我说请问您要哪种花,他说,要玫瑰。年底有庆贺活动,而且爱丽丝喜欢。我回身指了指身后的玫瑰丛问,您要什么颜色?


这似乎是很难决定的,如此单纯的动机之上再由自己做出选择。他弯曲食指,抵着唇思考了一阵,跟我说,红色,粉色,黄色——都来一点吧。我依言取着玫瑰,它们剩下的都不多,我问您要多少。他看了下,很是霸气地说都要了吧。我没敢笑,闷头包着花。他单手支撑着台柜,跟我说每个人心里都有朵花你知道吗。说着说着他就笑了,我也笑了。我想他大抵是说说玩的罢。我又想到中原先生私下里也是很温柔的人,总归是不像原来那样紧张了。他礼貌地道谢,付了钱转身打算走。我从后面鼓起勇气叫住他,从手边的花里取了支蓝玫瑰递到他眼前。他先是一愣又笑着接过,说,送我的吗?


我点头,很是认真地说,您说每个人心里都有朵花。


他笑起来,说,我开玩笑的。我一时有点窘迫。他朝我晃了晃那支蓝玫瑰,弯着和玫瑰一样颜色的眼睛说,还是谢谢你啦。


客人走出店门的时候,月亮刚好升起来。


END.



评论
热度(60)
©威尔士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