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士兔子

大爷们来玩啊。

市井

我是怎么洗头的。/



''中也,过来洗头。''


太宰治叫的时候中原中也皱着眉趴在桌子上写作业。他磨磨蹭蹭地拖沓了好一会儿,终于''啪''地一声把笔杆子狠狠拍在桌面摊开的练习册上,看也没看朝洗漱间大吼,''太宰治你不会把阳台窗户关上?!吵死了!''


怪不得中原中也。太宰治就是个推销员,整天骑着电动车风里来雨里去,赚的那点小钱供了中原中也上学,能租得着这么一处破破烂烂一室一厅的居民房就挺不错。他们的小区也老,楼都歪歪着,楼道里堆满了尘土和破烂儿。楼下就临着市场,一到夏天那里尘土飞扬,油烟子在空气中腻腻着钻进人的呼吸道,劣等香辛料的气味又刺激着人想打喷嚏。就是现下,晚上更甚。灯红酒绿的街道,闪烁的霓虹彩色招牌晃迷了人眼,街头小摊,社会男女,被污水浸染的路面,烧烤和冰红茶混为一谈,关东煮与烤地瓜双宿双飞。小贩的吆喝声,社会青年喝啤酒打群架的异常大声的叫喊笑骂,楼下搓麻将还不忘念叨家长里短的大爷大妈,汽车的鸣笛,自行车的铃声,混杂成一种奇特的嘈杂声音,源源不断地倒灌进中原中也的外耳道,明明吵闹且烦躁却愣是听不清楚。


''太宰治你听见我说话没有?!!''


中原中也忍不住自己起身把窗户狠狠关上,声响减弱了些,他终于能安静些来写完半页被卷皱了的练习册。洗漱间的水哗哗地响着,中原中也隐隐约约听见太宰治嘟囔该把太阳能水管子换换。接着又是一遍叫唤,''中也,今天有热水,过来洗头。''


笔尖灵巧地划出带点俏皮的X末端的弯儿,中原中也收拾了一下铅笔袋,不太情愿地向洗漱间走,''我昨天才洗的。''


''明天换水管子。今天晚上有热水。''太宰治拿了块毛巾擦着自己还滴着水珠儿的卷发,顺手往洗手池上撂了个盆,拧开水龙头放着热水。中原中也皱了皱鼻子,还是老老实实地凑到马桶前半蹲下身子,还不耐烦地嘱咐太宰治,''你要敢烫着我试试看。''


太宰治把水龙头拧紧,''放心吧,你收着点腿,校服溅湿了明天穿啥。''他说着取下旁边搭的绳上一块白毛巾细细地给中原中也掖进衣领子里去,中原中也不舒服地扭了扭身子,''自己扶着点毛巾,别湿了。''


''知道了。快点洗。''中原中也低头,双手扶着膝盖,太宰治把他天生的橘色卷发往前拢去,露出耳朵和后面的发际线,接着端起盆热水贴着发际线顺发丝浸下去,有点热,中原中也忍不住哆嗦了下。接着是一盆稍凉的水又浇下去,一冷一热得中原中也又不好发作,在心底暗骂了句。大抵是被完全浸湿后,太宰治到一边儿挤洗发液去,乳白色顺滑的液体在手心里晃荡又和点水抹了抹,才被揉搓在中原中也的发上。太宰治柔软的指肚轻轻按摩着中原中也的头皮,发丝与洗发液混合出大团大团的泡沫,香气却是有些冲。太宰治把中原中也的头来来回回揉了几遍,中原中也眯了眯眼。这么会儿他弓着身子已经有些累了。陡然一大团泡沫滑落,中原中也来不及闭眼,那一团白色就眼睁睁地顺着眼皮滑下去,他忙不迭地闭紧,还是有些东西进了去。中原中也直不起腰动不了手,眼球被沙得酸疼,只得催促太宰治快点。太宰治嘴里应着接了水,从上往下顺着脖颈和耳根就直楞楞地冲洗下去,一边用手捋着发丝让它被洗得干净点。这一遍带下去大量的白沫子,中原中也紧紧闭着眼,可他闭不了耳朵,就能清晰地感受到水混着泡沫有点流进他耳道的趋势。中原中也很想伸出手去,可他动不了也不能动。太宰治接了第二盆水又浇下去,耐心地帮他洗净发丝间的残留的泡沫,中原中也感到太宰治的指尖蹭过他的发根,他微微颤了下。太宰治用很好听的嗓音跟他说,''中也,我们再来两遍就好了。''


中原中也没动弹也没回答。太宰治大概不知道他有没有同意,就又舀了温凉的水顺着发梢冲洗下去。中原中也觉得自己有点支撑不住,就动了动身子。太宰治腾出一只手揉他发根,又冲了盆水说,''就好,就好了,中也。''


说着太宰治把他前端的头发一拢,取了他颈部的毛巾包裹住,慢慢让中原中也直起身来。中原中也感觉腰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他缓慢地直了直腰,脊椎骨咯吱咯吱地响。中原中也凑到洗手池前,用冰凉的活水胡乱抹了抹脸,倒是终于能够睁开眼。他侧身把耳朵里的水倒干净,就接了太宰治的毛巾自己擦起来,把自己的头发生生揉得炸炸着,又取了一边梳子往下顺了顺,这才出了洗漱间。太宰治正站在床边上铺平凉席,见中原中也出来顺口说,''收拾下东西,早点睡。''


中原中也含混地应着,用手捋去发尾悬晃的水珠。他把练习册们一股脑儿地塞进书包,拉上拉锁然后往床上爬。太宰治已经躺好,中原中也蹭上去挨着他。洗发液的香气好像柔和些了,他心想。





评论(13)
热度(79)
©威尔士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