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象台

开学四月长弧。逃掉所有文组作业。
原则是不给任何人带来困扰。欢迎深夜私信。

[双黑] 晨昏线(1)


@小邪__今天也交不上稿 双黑漫本的。在本子出来前请不要借梗二次使用。

——————————————

楔子

很久以前的时候,我遇到过这样一个人——

——————————————

Chapter One

纵使属于不同的两个世界,白天黑夜也划分得异常清楚。

就像只有现在——黄昏刚刚过去,中原中也才能偷偷跑出来。他今年刚满十三岁,还只是全族最小的孩子,但高等恶魔的特异性在他身上已初见端倪。譬如,小时候的角已几乎快速地退化掉了,黑色的翅膀也长大了许多,羽稍带着些暗红。早早退出幼龄期可以让他更早地与人类结契——签订契约,履行契约,收割灵魂,是他们最主要的存活的手段。但这个时候的中原中也还并不在意。对他来说,今天晚上只是出来透透气玩一玩而已。结契?别看玩笑了,他还有半年才成年呢。

意料之外的是。『如果可能的话——当初那个晚上我就不该跑出来。』多年后的中原中也这么说着。

但此时,中原中也还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他只是将翅膀敛回短斗篷里,心情颇好地走在林子间,对外界无知无觉。为了防止身份暴露,他还特地带了喜欢的帽子。要知道,山林脚下就是人类的村庄,要处处小心——大他六岁的姐姐尾崎红叶总这么说。中原中也撇撇嘴。此时正值夏秋交接之际为初秋,头顶葱茏还有绿意把他笼罩其中,月光在他脚下投下斑驳的叶影像是碎花的毯子。中原中也愉悦地眯起眼睛,从林子边缘向山下望去,可以看到山脚下的村庄,最高的教堂尖顶矗立的十字架在月光下分外圣洁。他站了一阵,任凭夜风拂过他颊,半黄的秋叶唰唰作响。夜风纯净而凉爽,中原中也很想兴奋地朝山下大喊,但他忍住了。猛然间他不经意抬头,却忽然发现林子尽头有一片果树林,树上的果子仿佛被月光镀上了流淌的银子。中原中也眨了眨眼。慢慢地转身向那里走去。

人类的果子成熟得真早……啊。中原中也纵身一跃跳上树,在不高不低的一根树杈上稳稳当当地坐下来,然后——开始认真摘起果子来。

也不能全怪中原中也。他从小在另一个世界长大,生平第一次偷跑来这儿自然对什么都新奇。他正兴致盎然地把果子往斗篷里揣,忽然旁边果树上树叶哗啦一声,接着就什么东西重重摔了下去,连带几十片树叶飘飘忽忽打着转儿。中原中也吓了一跳,他抱着满满一斗篷的果子呼啦一下跳下树,轻轻巧巧落到地上没受一点儿损伤。中原中也好奇地走过去,只见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几个摔烂了的果子骨碌碌滚在旁边。中原中也眼睛一转,大概是那少年爬上树摘果子的时候不小心掉下来了。他心下新奇,把红叶大姐“远离人类”的忠告完全抛到了一边儿。

少年从地上爬起来,撇着嘴沮丧地掸着自己衣服上的灰土。中原中也大大方方地站在他身前注视着他,水灵灵的蓝眼睛好像会笑会说话。少年站起身盯着中原中也看了一会儿,两片水润薄唇却吐出让中原中也自惭形秽的话来。

“你是新来的孩子吗——怎么这么矮。

中原中也顿时气结。不过看在对方是人类的份上闷闷地没说话,而是索性坐下靠在旁边的一棵树上,从斗篷里掏出个果子就是咔嚓一口,“关你什么事。”

那少年也不恼,盘腿也靠着中原中也旁边的一棵树坐下。他忽然抬眼瞄到中原中也手里的果子,突然大叫起来:“喂,神父大人说那是圣果不可以摘的!更不可以吃!”

中原中也咬下一口果肉眯眼看他,少年的眸子里全没有急切,而是含着淡淡的笑意和狡黠,好像在戏弄中原中也一样。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嚼了嚼有点含混不清地说,“你刚才不是也想摘。”

少年看自己的把戏没成功撇了撇嘴,反身又来问中原中也。“你叫什么名字啊?从哪儿来?”

“中原中也。”中原中也没多想就说出来,说了后才察觉有点不对劲,但想想也就作罢。少年说他是太宰治,从山下的村子来。他一边说一边拿起一个滚落在地上的果子,“神父大人说这是圣果啦,可以驱魔的——中也你信吗?”

中原中也看他眯起眼睛笑眼里闪着精光,不屑地冷哼。“哄小孩的把戏。”本来就是嘛,驱什么魔。他吃了不一样活得很好嘛。

两个孩子谁也没多说什么都沉默下来。直到中原中也要离开的时候——出来太久会被大姐发现的——太宰治才又抬起头笑眯眯地说,“我说中也,有空再来吧。我的先天力量最强还不稳定,教堂里的孩子都不跟我玩的。只有中也不怕我——啊不对,还有黏糊糊的蛞蝓也不怕。”

中原中也狠狠地磨了磨后槽牙,但还是依言走到太宰治身边,俯下身将手覆于太宰治后颈,稍稍贴近皮肤按压下然后像把什么抹去一般收回。太宰治感觉后颈像被炭火烫了一下似的差点跳起来。中原中也居高临下地环胸看着他,没什么好气地说,“这是我家里人教的方法。这样等再见面的时候我就能找到你了。”

说完他没等太宰治回话,就自顾自地向林子深处走去。太宰治摸着自己的后颈,眨眨眼看着中原中也的背影出了会神,直到再也看不见了才缓缓从地上爬起来。

找到人的方法……吗。

而另一边,走出几百米开外准备展开翅膀的中原中也看着自己左手腕内侧缓缓显现出来的六芒星印记,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这是联系两人的羁绊……红叶姐这么说没错吧。

为什么总好像搞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啊。

TBC.

评论(4)
热度(59)
©观象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