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士兔子

大爷们来玩啊。

[双黑]候一簇灰烬


中原中也在十字路口等了挺久。

他身体前倾蹲在马路牙子上,等着那个姓太宰的来给他送点钱花。叼着的那根烟好久才点上,嘴里一头已经被津液濡湿,浸上了点烟草味。他吐出一口烟雾,直了直腰。路灯闪着不甚明亮的光,忽明忽暗,街道上没有几个人,他一个人蹲在午夜的十字路口倒是有点吓人了。

他从九点一直等到了现在。昨天晚上他告诉太宰治的时候,太宰治显然没预料到他会来找他。他们在一个很白很明亮的房间里碰面,四周都是煞白的,他就看得见太宰治棕黑色的卷发。中原中也撇嘴说,要不是缺钱我才不会来找你呢。太宰治似乎很激动,想问他怎么来的。他心说这还要问吗,想来就来了。可是他没办法回答。天快亮了,他要尽早脱离那个房间。中原中也可不会被太宰治囚禁一辈子。他走得匆忙,一边走一边想,太宰治大概是知道了吧。*

这是离太宰治家最近的一个十字路口。中原中也低头摁亮手表的夜光,1:20。他打了个哈欠,正觉得太宰治大概是不知道了的时候就忽然看见太宰治拎着一个编织袋出来,走到路灯下把袋子往马路牙子上一放——里面的什么东西发出清脆的磕碰响声。接着太宰治也就势往路边上一坐,看看四下无人就掏出根烟来点上,嘴一张一合模糊在烟雾里。中原中也走了几步坐他旁边,撇撇嘴冲太宰治大喊,老子的钱呢带来了没!!!

太宰治恍若无闻般,等手中那根烟燃到快尽了的时候从编织袋里掏出一捆纸币,货真价实的印着福泽谕吉的现钱,拿烟燎着了甩在地上。看着火苗倏地窜起来卷着纸币的边缘逐渐吞噬殆尽。*中原中也心疼地嚷嚷,你别给我送真钱啊,我还得去银行换那边汇率。太宰治没动静。他听不到中原中也的话,把几捆纸钞燃尽了(少说也得有个几百万),又从袋子里取出一摞帽子来,都是中原中也以前的收藏。中原中也那个气啊,不过想想那摞帽子被烧成灰儿也是落到他自己的手里也就作罢,可看着一顶一顶帽子被抛向火堆,说不心疼都是假的。中原中也就暗狠狠地磨着后槽牙,心说去你妈的死青鲭,不会不当着老子的面吗。

太宰治垂着头闷头往里扔帽子,神色被隐在刘海掩造的阴影下面,路灯在他的发顶投下一圈光圈。他把帽子一声不吭地扔完,又反身从袋子里掏出几瓶红酒来,都是中原中也这些年的珍藏。太宰治一边拿一边突然地笑起来,说,你看啊小矮子,我要把你的酒泼啦——

中原中也“腾”地从马路牙子上站起来,就堵在太宰治身前的火堆前面,猛地想拽着太宰治的衣领往起揪。我操你妈的太宰治!

谁料太宰治竟被他揪起了一点,扎挣着又坐回去,手一抖一瓶酒就掉地上摔得稀碎,碎玻璃碴子溅在他脚面上也无知无觉,深红色的液体从中原中也脚下漫延开向四周渗去。太宰治怔愣着看着眼前,目光却定定地穿过了中原中也向他身后看去。他嘴角的笑容颤抖,眼睛睁大着,以一种不敢置信的语气哆嗦着问,中也,是你吗?

中原中也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他放开太宰治,低头扫了眼手表。

2:00*

中原中也心下了然。他明白为什么太宰治一直拖到这么晚才出来。于是他看着自己的实体在空气中一点一点显现,点了点头。

嗯。太宰。别祸害我酒了。

中原中也看见太宰治脸上的表情,他明明在笑,可是却像要哭了。他一下子站起身把中原中也拥入怀中,身体颤抖着说,中也,昨天晚上你告诉我的时候我就想这么做了。中原中也有点无措地应着,太宰治抱了他一会儿,起来熄灭火堆拎起编织袋说,中也,走吧,我带你去看看你的坟,还来得及吗?

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他已经在街道对面看到有的往回赶了。他又扫了眼手表,7.16  2:10。*于是他点了点头。天亮之前赶回去就可以。

太宰治拎着袋子走在他前面,一路上和他喋喋不休。说什么红叶大姐快哭成个泪人啦,首领给你追加了什么称号啦,连芥川都落泪了呢。中原中也撇了撇嘴说你哭了吗?太宰治眨巴眨巴眼笑着说,我干嘛要哭啊,中也不还是来见我了嘛。

他们一路走到墓园。黑手党专属的墓园里不像别的公墓那么热闹。太宰治领着他走到比较新的一方坟墓前,指着墓碑上刻的字给中原中也看,你看中也,这是你的坟喔,是不是很丑?中原中也点上根烟深吸一口,也不生气,说,他们怎么样了?太宰治伸手从他口袋里摸走包烟,也给自己点上一根,叼着烟含糊地说,他们?……都挺好的。有一阵子特别想你,后来也就缓过来了。太宰治不屑地甩甩手,他们还觉得我才是最伤心的那一个呢——

中原中也沉默一阵。他不觉得太宰治说的关于自己的事是真话,但他不想拆穿。他和太宰治都不说话了,就对着他的墓碑沉默地站着。好久,差不多到了他该回去的时候,他听见太宰治颤抖的声音。

中也,我可以吻你吗。

中原中也转过头,用那双冰蓝色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太宰治。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好。

于是中原中也眼睁睁地看着太宰治倾身凑了上来,在视线里愈来愈近。接着他感受到唇上柔软的触感,温柔又小心,像是怕用了力气一不注意就会让中原中也消失掉。他先是试探着吻,后来就大胆了些,舌头灵巧地撬开中原中也的牙关舐着他口中的津液。他们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然后中原中也看了看表。

我得走了。

太宰治点头,娴熟地道别。就像每天早上他出门上班前的再见一样。一路小心,中也。中原中也向前走了几步,回头看着站在原地不动的太宰治,一笑道,我回去去银行取钱和帽子啊。

太宰治说,嗯。明年中也还会来看我吗?

中原中也说,会的。还是那个地方等我喔。

FIN.

—————————————————

极其大白话的注释。

1   很白很亮的房间]  暗指托梦。

2   烧钱]  我们这里是这种习俗,给逝者烧纸钱[纸衣服纸花]就是给他们寄生活费衣服之类。

3    2:00]   有传闻说凌晨2:00是最容易见到鬼啊灵啊之类的时间。这里“可以触碰”是一个私设。

4    7.16  2:10  ]  这里暗指7.15晚鬼门大开百鬼夜行

玻璃糖。食用愉快。

想要专画手想要到疯掉。

有意可私信我与我联系,拜托了。

评论(8)
热度(99)
©威尔士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