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士兔子

大爷们来玩啊。

3737


*是深夜速摸的双黑。

  太宰治头一次觉得自己的身高也有不合适的地方,就拿那个触手怪差点把他脖子怼折而中原中也还忙不迭地摁得住自己的帽子来说。他拿空出来的那只手摸了一下脸,觉得自己半只胳膊跟它上面的兄弟玩捆绑非常不适。
  中原中也匆匆忙忙跑过来了,问他有没有事。太宰治心想,难道我这一脸血像没事的样子吗。他不好意思在中原中也面前丢脸,摸了摸下巴扯出一个笑容来,说,那家伙不像是异能啊。
  其实中原中也和他都不大信邪。太宰治自诩失格在手世界我有,对于异能根本没在怕的,如今他身边多了老搭档,底气足得要飘起来。他俩把两下旧招式加热八成,趁着热让中原中也咣咣给了那玩意两拳头。哎呀,看着都疼,身上出俩窟窿,太宰治莫名其妙后背一凉,好像挨拳头的是自己一样。真是,他慌什么,中原中也不可能用异能揍他,中原中也也不可能被那玩意用不可能的异能揍趴下,要是那样,他就不是中原中也了。
  太宰治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几秒前的自己是觉得现在的自己想的太绝对。他被轰飞出去的时候看着那个触手怪飞快地恢复着,想着万一中原中也被揍趴下自己怎么办。太宰治觉得好笑。中原中也坐在地上瞪了触手怪两三秒钟,回头来瞪着眼睛冲他嚷嚷。
  没办法啦中也,这样下去都会死的。非要说的话只有一个法子了。太宰治听见笑眯眯的自己这么说道。
  哎呀。帽子和大衣瞬间就飞出去了。太宰治搂着斯坦贝克,一边感叹一边观看,一边把刀尖又往里移了几寸。他用余光搜寻着附近的树林,中原中也的丑不拉几的帽子挂在远处的树梢,大衣落在满是灰土的地上。等一下他要不要捡回去呢。太宰治一想到自己要去够那顶丑得一批的帽子,忍不住撇了撇嘴。他虽然长得高,可是不是衣服架子,于是他赶紧给自己的思想打岔。
  太宰治想着,上次跟中原中也并肩战斗是什么时候了呢。噢,那还是好几年之前。那次敌人不强,可是特别麻烦,借助防御工事东躲西藏像耗子一样。最后中原中也(他太宰治才不会这么莽撞行事)把前面的建筑物和管它重不重要的情报通通都轰飞了,俩人站到最后一幢小楼前。这幢小楼别样结实,里面存的是任务目标,于是中原中也也就不敢二话不说单纵就是干了。可是他不敢下手,他们也就进不去了,厚实的钢板堵得严严实实,一点缝儿都没。
  太宰治瞅瞅钢板,眼睛滴溜溜转一圈,发现旁边地质松软善于挖洞。他太宰治玉树临风身高一米八,自然不会屈尊降贵进行这样有失体面的行为。于是他叫来好搭档,下巴颏儿遥遥一点。搭档脑子不好,上去就想来一巴掌对他故弄玄虚的行为表示不满。
  太宰治忙不迭地护住自己英俊的面容,看起来像是犯了牙疼。他说,哎中也,你就钻过去嘛,你看你的身高,没有比你更适合做这事的人了。
  中原中也不吃他那套。犯两下浑,不能真让人家当自己是傻子。他朝太宰治一摆手,冷哼一声说,站远点。
  太宰治还没来得及提醒他别将任务目标一屁股坐死,中原中也咣地就是一脚。钢板四分五裂,太宰治看了沉默,敌人看了流泪。他忽然觉着裆下一凉,但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当年的中原中也朝他得意地笑笑。那双蓝眼睛里的笑模样奇迹般地与现在的中原中也重合了。太宰治冲上去抓住中原中也的手腕,他在中原中也的眼睛里看不到笑意。不行。太宰治的脑子嗡嗡地响着。不行什么呢。他把中原中也用力拉近自己,连自己也没察觉到地颤抖地说,中也,休息吧。
  中原中也睡着了。太宰治把他的帽子和大衣捡回来,叠整齐了,又把中原中也丢下不管。太宰治心想,他是不是有那么一秒还想过将中原中也送回家呢。
  隔两天太宰治估摸着中原中也又起来蹦哒了,去中原中也常去的那家酒吧,意料之中地找到了中原中也。他俩离开喧闹的人群,拿着酒瓶走到露台上。夜空向着地平线的方向逐渐减淡,中原中也拿起瓶子,瓶口清脆地碰了一下太宰治的。
  敬点什么吧。敬再一次合作成功?
  太宰治愣愣地看着中原中也把半瓶酒一气干了,有晶莹的酒液顺着青年脖颈的轮廓蜿蜒而下。中原中也把酒瓶子摔在地上,啪叉一下子碎成几十片玻璃片片。太宰治低头看了一会儿自己砂色的风衣下摆,仰起头像中原中也一样灌了口酒,然后只朝中原中也笑了一下。

END.

大家晚安。

评论(4)
热度(98)
©威尔士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