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士兔子

大爷们来玩啊。

要写不完作业了啊


*双黑,双性转。是小姐姐们。
*大概是学院。

沸水在面前咕嘟咕嘟地翻涌着,白雾弥漫在屋子里。中原一个人坐在一锅沸水的对面,呆呆地看着白汽渐渐消散,无意地摆弄着自己的手指。她手上的指甲油还是暑假第一天涂上的,到了暑假的倒数第二天已经被她扣掉大半。中原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一桌的食材,忽然觉得空调开得有点低。
她今天刚刚结束了自己在小饭店的兼职,拿到实打实的自己赚的一笔钱,不知怎的一人在大夏天煮起牛肉火锅来。中原看看锅,看看白亮亮瓷盘上尚存血色的肉片儿,慢慢地提起筷子来。
她又看看窗外,天已经全黑了。楼下的小酒吧里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传上来,她把短暂忘记的空调调高了两度。中原起身,从冰箱里拎出几瓶带着水珠儿的啤酒,门铃却正好这时候当不当正不正地响起来。
中原把酒放在地上,先谨慎地问了对方姓名。门开了,治子满脸疲惫地站在外面,脸上的妆花成一团,手里紧紧搂着地摊上买的廉价小皮包。中原知道治子暑假里每天晚上都在楼下的小酒馆陪酒赚外快,她每每回家的时候都是尽力不去往里看,而治子父母的争吵声又总会在她爬楼到一半的时候不可避免地听到。中原不知道怎的,她忽而把目光移开了。可治子没管那些,她不由分说的挤进屋,身上还残留着刺鼻的香水味。待中原再看的时候,才发觉出她喝了酒,笑容都变得奇怪了起来。
“我……跟你讲啊,中也。我拿到钱了哦。以后我就,就再也不会去那个地方了。”
治子被中原推搡进盥洗室的时候还不忘回头朝她笑着。她晃晃一直搂的紧紧的包,中原想她下一秒或许就要从里面掏出一沓钱来。她把包放到洗手台上,弯下腰掬水去洗掉自己的妆容。治子即使卸了妆也是好看的,她的双颊因酒精而染上薄红,但那双鸢色的眼睛却比平时还要更亮几分。中原皱皱眉,递过干净毛巾去,似乎想问什么话。可治子把她的话截断了。
“我今天晚上可不可以在你家住?”
她们从盥洗室出来的时候,治子没有等到中原回答就好似发出一声惊呼。大抵是感叹牛肉火锅的声音。中原默默地又取了副碗筷,将酒提过来。肉已经煮老了,治子小心地咬了一口,可还是被烫了一下。她扇了扇风,朝中原吐了下舌头。
“可以是可以。我爸妈不在家。”
中原有些索然无味地嚼着一根青菜。对面的治子却是吃得极为开心。她的卷发被胡乱拨到一旁,正小口地咬着一片土豆。她伸手去拿酒,中原突如其来地按住了她。
“你已经喝的够多了。”
治子朝她皱皱鼻子。
“明天我们要不要出去玩?……我请客。”
中原皱着眉看她,正要说是不是AA比较好,治子忽然笑了起来。她伸出手,隔着锅去抹平中原的眉心,洁白的手臂在蒸腾起来的白汽中若隐若现。
“……不用了。”中原把她的手小心地推回去,想了想又回以一个微笑。“那点钱还是你留着用吧……。”
治子从桌子底下踢了她一脚。“你爸妈总给你钱,为什么你还要去做兼职?”
“没什么事可做。”中原叼住一根西兰花。“他们光给我钱,又总不回来。明天出去玩吧,我来请客。”
治子一下子提高了兴致。
中原其实没感觉自己吃了什么。桌子上的东西大部分进了治子的肚子。饭后她们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看无聊的黄金剧场,屏幕上是个可怜女人被搞大了肚子又被无故抛弃的事。治子一边看一边打哈欠,无意中整个人都靠在中原身上。
“你去陪酒……没什么事吧。”
中原状似不经意地问,又摆弄起自己的手指。治子咯咯地笑起来,索性侧躺在中原腿上,拉过她的手指细看。
“能有什么事……酒后失身?嗨,你要是这么在意,我第一次留给你好不好?”
中原没话说,任由治子握着自己手指左瞧右瞧。她因这两个月涂上指甲油,才勉强把手指甲留起一点来。要不,准会飞快地被磕秃。
“……明天想去哪里玩?”
“哪都可以,对了中也,我们去买闺蜜装吧?”
“那是什么。”
“嗳呀,就是同一风格和配色的长短裙之类啦,或是款式相同不同颜色啦……我想买黑白!”
“……喔。你要不要喝饮料。”
“———要!”
冰果汁暂时把治子的嘴堵上一点,她不吭声了。中原试图划开手机屏幕,可惜手上有水,她成功把自己的手机锁了。她们两个人都找不到什么话来说,便沉默了一阵。
“……作业写完了吗?”中原捡起这个老套的话题。治子轻轻地笑出声来。
“不写的——!我才不像中也那样品行兼优。”
“我也不是。”中原声调平平地说。
楼下传来的音乐没有丝毫收敛,时钟已逼近二十二点。楼前小路上有五颜六色的灯影乱晃。中原抬头望望窗外,治子无聊地换着台。附近的一个地方刚刚发生了地震,好几个新闻台都在播送。
“去洗澡吗?”
中原把目光转回到治子身上。
浴室弥漫着温热的水气,像牛肉火锅上方弥漫着的。中原手里拿着花洒,看着治子脱掉衣服,一点点解开绷带。治子已经十七岁了,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绝对属于是难得的美人。可她望着这美人的胴体,浑身上下遍布着伤痕,忽然感到一阵心悸。
“你自己弄的?”
“有些是我爸妈打的。有些是——”治子朝中原伸出双臂,手腕内侧的伤痕密密麻麻触目惊心。“——我自己弄的。”
她把头发撩到身后去,朝中原微微笑了一下,慢慢地坐进浴缸里。
“哎,你说跳楼是什么滋味?”
“——你没试过,我知道。”治子笑了起来。“从高楼顶一跃而下,忽地一下,就没有痛苦地死掉了,你说多好?”
中原摇了摇头,把花洒举到治子头顶。
“可别想那么多,先想想怎么逃开检查作业吧。”
“中也借我抄嘛。芥川不是也还有空。”
“你净会指使别人。”
治子忽然从浴缸里站起身,水珠顺着她细腻的肌肤滑落。她靠在冰凉的瓷砖上,定定地望着中原,洗去口红后的唇微微颤动着。中原把花洒关了迈进浴缸去,不轻不重地抱了治子一下。
她们身上很快都是湿漉漉的了。治子掬起一捧水洗脸,抬起头时脸上也是湿漉漉的。中原偏着头望着她,她朝中原笑了一笑。
“中也,你身上很香。”
洗完澡后她们共躺在中原的床上,床头只留一盏灯。治子在中原身侧的阴影里昏昏欲睡,无意识地蹭着中原撑在她身边的手腕。
“中也,我明天想去吃冰。”
“好。”
“要吃抹茶红豆冰。还要喝奶茶。”
“好。”
“我想和中也穿闺蜜装。”
“好。”
“中也好敷衍。”
“明天是暑假最后一天了。”
“夏天也要结束了呢。”
“是呢。”
“……”
“治子。”
“嗯?”
“早点睡吧。”
“好。”
中原望望窗外,路灯孤独地亮着。楼下酒吧里的乐声还在继续,可听在耳边却那么的渺远了。夜空黑漆漆的,像要把世间的快乐都吸进去一般。中原无意识地扯了一下唇角。
“中也笑起来真好看。”
“是吗。”
“眼睛也很好看。”
“嗯。”
“中也也快点睡吧。”
中原关了台灯,将空调调低了,钻进被子里。治子紧紧地抱住她,一团温热随着呼吸而颤动着。她歪过头,看着治子紧闭的眼睛,凑上去给了她一个稍纵即逝的吻。


FIN.

评论(5)
热度(77)
©威尔士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