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凌和图明

懒得写置顶。
大爷们来玩啊。

[双黑]一别经年


460fo感谢!虽然并不知道自己写的算是什么x

东瀛遣唐使paro,架空设定,绝无篡改史料之意,请注意避雷。

详细历史请自行百度遣唐使。

(壹)

一直到十七岁的时候,我才真正踏上那片名为“唐”的土地。

从东瀛不远万里渡海而来,替亡故的师长寻访一位旧友。

我记得很清楚。登岸的那天很阴,起了浪。海水是灰蓝色的,暗暗涌动着。但长安城里不是阴沉的。每个人都好像很欢欣。初来乍到,在皇宫中设下的席间也只是草草应付了下,只略略两三杯就不胜酒力悄悄退席,站到栏槛间去吹着凉风。

酒席结束后回了招待的客栈。晚上的时候天也还是很阴,云层遮月。我怯怯地握着亡师曾写下的信,在城中四处打听。后来在临近城郊的一家小酒馆里,漂亮的老板娘端着水烟袋笑眯眯地跟我说,哦你找他呀,我就叫他出来。

老板娘似乎是早年的留唐使,但在长安城里住了多年,一举一动全是盛唐的风气。她回身喊了句什么,不一会儿就一位先生出来,微微压着眉梢打量着我。我把信递上,快速地欠了个身然后说。

芥川。我是芥川龙之介。

那位先生拆了信,快速地扫了两眼又把视线投回我身上。他个子不高,却有一双锐利的眸子,暗含戾气又不失沉稳,像是刚刚登岸前的海,低低涌动着什么。他看了我好一会儿,才说。

哦,那家伙死了啊——你是——他的门徒生?

我微微抿唇想表示对亡师不敬的不满,可又作罢,点头应了一声。他这才撇了撇嘴啧了一声,将我引入里屋。

穿过前院长长的走廊我才意识到这里绝不是仅仅一个酒馆。他说自己便是亡师信中所寻的,名为中原中也的人。早年曾随前代的遣唐使来,便留在了这儿。说到这他瞥了我一眼,顿了顿声然后问。

他怎么死的。

我说,是自杀。

中原先生好像是心下了然,也就没多问。我担心他有什么顾忌,犹豫了下开口。

太宰先生他死得……很好。

当然死的很好。他冷哼了一声好像不知从哪里冒了火气。我小心地跟在身后,有点担忧地看着他的背影。

想听故事吗。走到一处房门前,他回身问我。

我说,只要您愿意。

但我没想到。那是我最后一次和中原先生说话,而谈论的,竟然是关于太宰先生的事。

不过想想也是。不是太宰先生,还能谈论什么呢。那家伙就会祸害人,死了也不让你我安生——这是中原先生,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贰)

我和太宰那家伙相识的时候还很小。大概就七八岁的样子。他家祖上烜赫,到他这辈却家道中落。太宰很小的时候就失了双亲,被大姐家楼上的医生领回来,笑着跟我说以后你们要好好相处。

我现在觉得那医生千万别说什么大唐不会亡之类的话。

他一语成谶就结下了孽缘。太宰从小就不是什么安分的主儿,有一阵子想一时兴起去学医,理由居然是可以学会自杀。他还喜欢跳河,哪儿干净往哪儿跳,往鹤见川里跳,往海里跳。但他命不好,总是被我救,搞得一身袍子都湿哒哒地滴着水儿回来,大姐就让我给洗干净去。以前我没少干这种活儿,每次在场院里晾衣服,回头又看见他在边上的樱花树上吊了根绳子。我是那个气啊,简直想把他踹进地里闷死得了。他还喜欢捉弄人,叫我矮子,然后就往往难以避免地打上一架,总得大姐把我们拉开教育一顿。

现在想想。我到底是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傻子呢?

我这么叫他,芥川,他可不傻。十一岁的时候他想要出家。那时候碰巧赶上大唐来的僧侣传扬佛法。青天白日的平安京街上就围着一圈人,他就拉着我在后面凑热闹,听到一半的时候他说刚刚那人讲错了一句。我就很吃惊问他你怎么知道,他就特别欠揍地笑眯眯地跟我说,因为我聪明呀。

结果经念到一半斋饭吃到一半也就罢了。十二岁的时候他开始学画,那时候我已经帮着大姐照看店了。那医生,大概是把所有的本钱都去培养他,最后也没学出个所以然来。我就笑他,他就说,等着吧,反正不会比中也你差就是了。

我喜欢听他叫我名字。chu——ya,唇角微微扯开一点。以前不知道怎么的就喜欢听他叫我,现在想想大概是日子久了情愫也就扎下了根。但是怎的也没机会了。

后来十四岁的时候我们随着前代的遣唐使来了唐。医生带着他红叶姐带着我。他是想来这儿学画,我是来这儿谋生。他是找到了老师跟着学了一阵子,然后就跟着那拨遣唐使回国了。我是跟着大姐留在了这儿。上船的时候我好像看他眼眶红了,硬笑着说中也呀以后再见就老啦。我撇嘴说,得了吧,见不见还不一定呢。

那时候我们在唐土上刚刚打完一架,天也是阴的,跟今天一样。现在看来怎么就那么寸呢,我也不过是气话啊。然后我们就还是抱了抱,他一如既往地叫我矮子。我说要是十五年后我还没回去那就不用管了,见不到了。

今年才是第十六年啊,芥川,你说他怎么就记得这么清楚呢。我本来以为他……不会当真的。

本来我是打算跟着这次的遣唐使回国的……还是算了吧。芥川,他葬在哪儿了?

啊…鹤见川啊…是个好地方呢。

芥川,信留下你也回去吧。记得去告诉他一声,等一会儿啊。

(叁)

“敬启:

中也,现在是春天的时候,樱花都开了,鹤见川的水也暖和了起来。已经是第十五年啦,想着不会见到你,也就放心大胆地打算死掉了,是真的死掉哦,因为中也不会来救我了嘛。

我最后还是学了书画。并且也算小成。中也,告诉你一件事,我想画画你的眼睛来着,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了。中也,你的眼睛是湖蓝色,是海蓝色,还是天蓝色呢?我不记得了,就不敢瞎画,我怕你知道了会揍我。你肯定会说,这么多年不记得也是无可厚非吧。可我不,当初你的眼睛可是刻在了我心里呀。我收了个学生,是个很要强的小东西,像当初的你一样,他也会去跑到鹤见川边拿网捞我。这些年来我跳鹤见川愈发地勤了。我总幻想着你会突然跳下来拽住我的衣襟,可是不是呀,每次来救我的都是芥川。

中也,一开始还不显的。第五年的时候我就开始拼命地想你。想你的眼睛,想你的举止,想你头发上好闻的香气。我想我大抵是喜欢你啦,可这听起来像个笑话。于是想你的时候我就开始频繁地自杀,森先生第四年的时候就死啦,留下大把大把的医书草药麻沸散。我也闲得慌,替别人写书画画之余就开始吃那点子玩意儿,听起来像神农尝百草,可是神农到底是被毒死了呀,我倒是怎么吃都只落得发烧呕吐的下场,还不如痛痛快快地死掉了。

于是我就开始跳河了。溺水昏厥的时候我很难想起你,可是你又活在我的梦里。我梦见你的眼睛,我梦见你小时候,那样神气活现地站在我面前。我在梦里将你的眼睛的颜色记得清清楚楚,连眼睛里的光圈都分毫不差。可是一醒来我又立马忘记了。我想你大概还是在记恨我,连一张画儿都不给我留。于是我就愈发地想再见到那蓝色啦,于是我就又开始跳河啦。

这封信啊大概是芥川交给你的。看到它的时候我已经死在鹤见川啦,中也,我等着你呀,等着你像以前一样跳进水里找我呀。

中也,感谢你看到我念叨了这么多有的没的话。那么?既然你都看到这儿了,接下来也能看下去吧。

中也,我爱你啊。

中也,我等着你啊。

天平四年

太宰 治 ”

(肆)

我离开唐的国土的时候,天还是阴的。

登船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回了头,好像在岸边送行的人群里看见了中原先生。又好像没看见。中原先生给我讲完故事后没什么表情,只是挥挥手让我离去。

……那么等下次再来看望先生,顺便带来老师的消息吧。

这么想着,我登上了船。

(伍)

时隔多年,我又一次踏上了唐的土地。

二十八岁的我凭着记忆寻到那个酒馆。老板娘还是很美,只不过岁月给她的双颊边抹上了憔悴。我试探着走进屋,没想到她却率先认出了我。

小子,你来找中也吧。

我说,是。

他在你走后也去了。自缢。

我震惊。但是奇特的是,老板娘竟然挽起了一个带着些疲惫的微笑。

这样也不是挺好的么。

END.

并不知道当时的书信格式……

胡编乱造了很多。这样的东西也能拿出来做感谢真的是太丢脸了。谢谢那些,一直喜欢着我支持着我的小伙伴们!

2017.3.25/忘海




评论(4)
热度(46)
©乌凌和图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