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士兔子

大爷们来玩啊。

膜法诗

你们是不是都忘了我是写鬼畜出身的啊。

夹带私货,多处玩梗,语句不通,言论粗俗,顺序混乱,毫不押韵。

准备好了吗

唧唧复唧唧,中岛当户吃。不闻泡饭香,惟闻虎叹息。问虎何所思,问虎何所忆。虎亦无所思,虎亦无所忆。昨日见国母,武侦大点兵。文件十二份,份份有宰名。太宰要入河,社里无旁人。愿去入敌营,从此换和平。

东买无花果,西买红豆汤。南买画眉笔,北买小洋裙。旦辞侦探社,暮遇太宰治。不闻太宰入水声,但闻河中流水鸣溅溅。旦辞太宰去,暮至黑手党。不闻首领哄孩声,但闻立原道造鸣啾啾。

万里寻芥川,横滨度若飞。朔气传虎毛,光照罗生门。中也花下死,太宰风流债。

归来见社长,社长逗猫忙。泡饭十二碗,兑上红豆汤。社长问所欲,中岛不愿被剃毛。愿赐一芥川,扛着进闺房。

太中闻虎来,出屋相打闹。国母闻虎来,当户持理想。晶子闻虎来,磨刀霍霍向皮毛。开我罗生门,坐我蚕丝床。脱我小洋裙,披我人虎毛。当窗染云发,对镜画眉毛。出门见太宰,太宰惊上吊:为师近四年,不知芥川变猖狂。

太宰会失格,中也开污浊,双黑傍地走,安能辨我是攻受?

评论(57)
热度(204)
©威尔士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