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象台

开学四月长弧。逃掉所有文组作业。
原则是不给任何人带来困扰。欢迎深夜私信。

过失处分表

重发,图片糊掉了……

十五分钟前太宰治在食堂吃早饭。

十五分钟后他站在政教处。

————————————

食堂窗口前人多得像拥挤的沙丁鱼罐头。太宰治也不心急,破天荒地老老实实地排队。身前不断有人插队,把他推搡着。他站在人堆最外面,饶有兴致地伸长脖子,左摇右晃地像是雨后噗噗冒出来的蘑菇。他正看着,忽然看见人群中奋力挤出一个小矮子,手上端着碗豆浆使劲儿抬高,脸上的表情窝火而又无奈,想骂人又骂不出口的感觉让太宰治顿时起了兴趣。他稍稍侧身,在那人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悄悄地伸手一推——

“我操你妈!——”

于是他头顶一碗面条(自己的),和校服被豆浆浸湿的中原中也一块儿站到了政教处主任森鸥外的面前。男人转着笔用怀旧的口吻絮絮叨叨,太宰治挠着头发有一搭没一搭地答应着,中原中也脸黑的像烧糊了的豆浆。等到他们两个一出政教处,橘发蓝眸的青年就手疾眼快地给了太宰治一个栗子,一句隐忍已久的妈卖批脱口而出。中原中也嫌弃地抖着自己满是豆浆味儿的校服前襟,正准备去水房除之而后快,却被突然响起的上课铃声气的一口气哽在喉咙口,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太宰治笑得像只偷腥的猫。

豆浆味儿和面酱味儿在教室里交织着弥漫了整整一上午,中原中也也大半天没理太宰治。午休的时候中原中也逃宿,躺操场上晒校服,任凭阳光正好晒得他晕晕乎乎地半闭着眼睛。他平躺在操场上屈起条腿,右手略略挡着眼不被刺伤。日晕在他的眼前晃,晃出连连的一串儿,好像太宰治的那对儿似笑非笑的眸子。他猛地盘腿坐起来,就看见太宰治甩着他那一头湿淋淋的棕黑色卷毛儿,像极了洗完澡后噗噜噜甩水的泰迪犬。

后来中原中也校服也干了太宰治头发也不滴水了。他俩就被宿管叫去了背阴地儿挨训。宿管老师尾崎红叶手里夹着支烟卷儿,艳红色的唇一开一合看得中原中也直愣。尾崎红叶就拿手指狠狠戳中原中也的额头,把个太宰治晾在了一边儿。尾崎红叶带他们从另一侧楼梯轻手轻脚地上楼,进门时把猫床上玩手机的立原道造堵了个正着。太宰治躺床上作挺尸状,梶井基次郎就从上铺探出个脑袋问中原中也咋回事。中原中也没好气地往床上一倒,说,去你妈的,睡觉。

午休起来中原中也揉着眼睛随着人流迷迷糊糊地下楼,后面太宰治仗着身高遥遥拍了下中原中也的肩,说,下午测体育。体育委员中原中也想了半天没反应过来,太宰治就难得地一本正经说中也你给我放放水呗。中原中也愣了三秒说门儿都没有,留给太宰治一个潇洒的背影。体育课上中原中也带队,生生比平时加了三圈。太宰治瘫在操场上说,你这样是要死人的。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说,那你怎么不早点死。

被叫到政教处后隔了两天,晚上中原中也正在宿舍里蒙着被子开黑,上铺的太宰治出溜下来趴他床上。中原中也不耐烦地挪着手机试图把太宰治踹下去,没想到声儿太大直接又把尾崎红叶引来了。大姐头一脸无奈说,又出什么幺蛾子了,太宰治就势搂住中原中也,说,大姐,我们就睡。

又天早上中原中也在食堂吃早饭,太宰治冷不丁地探过头,说,诶中也我们被大姐举报了你知道吗,过失表今天第三节课下课去政教处领一下。

他又说,你知道理由是什么吗?居然是校园内公开谈恋爱!

这次中原中也冷着一张脸,把一碗滚烫的面片儿汤灌进了太宰治的领口。

End.

评论(6)
热度(93)
©观象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