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吸兔患者

开学长弧。逃掉所有文组作业。
原则是不给任何人带来困扰。欢迎深夜私信。

【立银】第二杯半价

拖了超——久的。答应了慕然然的立银。文风突变注意。 @在死人城 




''晚上好。''

柜台后黑发的少女抢先一步道了安。立原道造摘下兜帽礼貌地微笑,手指敲了敲平滑而冰凉的台面:''晚上好。一杯热咖啡,谢谢。''

''好的。请稍等。''少女娴熟地敲打着收银机的键盘,不一会儿装钱的抽屉''啪''地一声大力弹出来。立原道造按照面前屏幕上显示的金额付了款,就倚在柜台边,饶有兴致地看着少女在小操作间里忙碌。咖啡自然不是现磨的,充其量就是咖啡粉兑上热水,摇一摇让它充分溶解。店门外冬夜的街道寥寥几人,无非是裹紧围巾匆忙赶路,在干冷的空气中呵出团团白气只消片刻便散了净,带不来一丝暖意。街道上好像只有这一家小小的店亮着光了——虽是冰冷的白炽灯,可是也比这寂寥的晦暗路灯更能驱散内心的寒气。

少女将咖啡粉颤着倒了些在杯子里,紧接着注入早已烧开的水。棕色的块淀在水中旋转沉积,然后再慢慢涌上浅棕色的泡沫,热气从杯沿向内里聚拢,抟摇而上在冬夜的冷气中熏腾着手心。立原道造出神地看着那渺渺的白烟,视线上移是一双纤纤素手,再往上是下垂的几缕黑色发丝,再往上——立原道造将手攥成拳头放在嘴边佯装失态咳了几声,匆匆忙忙移开了视线。

少女将要插入吸管的时候立原道造摆了摆手,就势接过杯子捧在手心。少女也不甚在意,立原道造也不急着喝,边暖手边顺口问道:''你是店长吗,大学生自主创业?''

少女摇了摇头,''只是打工者而已。''

''这么晚了还在打工的可不多见啊。''立原道造扬眉。

''只是因为你是最后一位顾客。本来刚刚就该打烊了。''少女浅浅扬起一个微笑,并不觉不妥。立原道造到有些尴尬了,连忙抿了口咖啡掩饰,''啊……对了,我有看到店外的广告,今天咖啡……是第二杯半价对吗?''

''是的,因为是新品所以这段时间都是半价,您还想再来一杯吗?''

''不……我只是顺口问问。''再说买了也只能一个人喝完。立原道造捧着咖啡走出店门,回头朝少女笑了笑,''那就不耽误你收拾了,我先走了。''

他小口啜饮着咖啡,走到自己家楼下的时候顺手把空杯子扔进了垃圾桶,意外地觉得味道不错。立原道造并不懂这些,他的上司懂酒,或许也对咖啡有些了解。而他评价咖啡好坏只是根据自己的喜好简洁明了,好喝就行。其实也许这杯咖啡并不像他感受到的那么好喝,糖少了些,水多了些,淡起来就不那么好喝——但温热的咖啡顺着他的喉管滑落进胃里让他享受这种舒服暖和的感觉。虽然他更倾向于饮料之类带给味觉的短暂冲击,不过在冬天里喝杯咖啡也无疑是明智的选择。

第二天立原道造却又是加班到很晚。经过一个没人的街口的时候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拐上了另一条路。那家店还是远远地亮着。他似笑非笑了一下,淡淡的无法言说的感觉漫上心头。推开门的时候还是少女站在柜台里,立原道造笑了。

''你是每天的晚班吗?''

''是的。请问您要点什么吗?''

''一杯咖啡,麻烦你了。''

''新品第二杯半价哦,不再来一杯吗?''

''不了,谢谢你啊。''

此后立原道造有一段时间都很忙,但仍是下班后绕路去店里看看。每次都是那个少女,每次也都是一杯咖啡。他们越来越熟稔,也慢慢地聊得开了。从日常工作到饮料的品味,从食物到诗歌,当立原道造发觉自己内心有什么情愫在涌动的时候已经是三周之后了。那时候他和少女几乎已经成为了彼此接近无话不谈的最好的倾听者。所以那天他如往常一样迈上店门前的台阶时,惊吓也来得太突然。

——

芥川龙之介今天一反常态地来接自己的妹妹。芥川银在这家店打工已经有些时日了,芥川龙之介才来到这儿破天荒地接她下班。他换上长款的暖灰色外套,英伦风的格子围巾连同他鬓角一起拢上,靠着柜台等少女收拾东西。因为哥哥来接她,所以芥川银也提前了下班的时间。不过……

立原道造跨进门的时候,和芥川龙之介撞了个正着。

——

这个时间还有客人吗。这本是门被推开时芥川龙之介的第一反应。可当立原道造进了门,气氛就瞬间尴尬下来了。

芥川龙之介冷着脸盯着立原道造看。立原道造嘴角抽搐顿在原地,想着怎样逃跑比较迅捷。这时候芥川银走到芥川龙之介身边,用一句话打破了修罗场。

''抱歉啊。今天哥哥来接我了,所以提早下班。要是你想喝的话我明天给你带过去怎么样?''

立原道造已经不知道是怎样走出店门的了。因为直到兄妹俩的身影渐行渐远,他还是精神恍惚地站在店门口。冲击太大把他雷了个外焦里嫩,就差没双手扶额思考人生。他本来已经准备过些天对少女告白了,可是……自己暗恋的人是顶头上司的妹妹。

他记得芥川龙之介的确有个妹妹,叫银。可他只认识一位叫银的人,那是他的同事,他一直把银当兄弟看待。等等……明天带过去?就是说她明天能见到我……等等?!!等等?!!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立原道造感觉自己的三观欢快地蹦了起来,然后掉了个个儿。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我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

暗恋的人是顶头上司的妹妹。是我的同事。我还把他当兄弟。

芥川先生……不,大哥他不会放罗生门咬我吧。

立原道造晃晃悠悠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明天还是找中原先生看看心理吧。

——

第二天一早港黑就无比的尴尬。修罗场笼罩整座大楼。立原道造都躲着芥川龙之介了,还是收到了芥川银的那杯咖啡。好不容易熬了一天下班了,立原道造风一般奔向中原中也的办公室祈求庇佑:''中原先生今天我请你喝酒!''只求保护我半道不被芥川大哥堵在小树林里严刑逼供!

当然,后半句他没说出口。本来都打算去取车的中原中也来了兴致。酒吧里立原道造大倒苦水,末了问到了重点:

''中原先生……银居然是女孩子??''

可他奇怪的是中原中也也奇怪地盯着他,半晌吐出一句:

''我以为你知道?''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合着就我懵着逼呢是吗?

——

自从把类似三姑二舅太姥姥的关系捋顺,立原道造每天下班就不去那家店了,一心奔回家。等着风声过去了,芥川龙之介也不再每天阴气沉沉像要把他吃了似的,大概已经又过去了两个星期。过不多久立原道造估摸着她该不会还在那里打工了,因为觉得至少咖啡还不错,就抱着去看看的心理又回去了那家店。

刚跨进门的时候他就又一次后悔了。少女还是站在那里面带微笑地问他。''请问您要点什么吗?''笑容怎么看怎么意味深长。立原道造也不好意思再退出店门了,只好说:

''一杯咖啡,谢谢。''

''好的。这款咖啡还在半价优惠中喔,不再来一杯吗?为恋人什么的?''

立原道造反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急忙答应。他清楚地听到少女笑了一声,为避免尴尬才匆忙敛了笑意的。他的脸一瞬间烧了起来。也不怪他的脑回弧,这段时间他的神经已经快要断弦了。芥川银为他端了两杯咖啡上来的时候他红着脸别过头,等了一会儿才闭眼又睁开鼓起勇气,飞快地拿起一杯咖啡塞进少女手里,满脸通红磕磕巴巴地说:

''嘛,反正……也……只有我一个人喝……''

后来因为这件事立原道造被芥川银嘲笑了好久,甚至被芥川龙之介叫去谈过人生。但这都已是后话。

第二杯半价喔,不再来一杯吗?

End.

————————————

心疼立原小哥……


评论(10)
热度(99)
©重症吸兔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