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象台

开学四月长弧。逃掉所有文组作业。
原则是不给任何人带来困扰。欢迎深夜私信。

弱水三千

双黑。


如果中意的话会和风月一起修改。

ooc严重。疯了似的宰以及不知道该吐槽什么好的中也。

或许我不擅长这种文风。





我忘却了,我总是忘却了。我不认得路,我也没有奋飞的翅翼*。



''中也,和我殉情吧。''我说。

我清楚地看见了你的眼中,你冰蓝色的、缀满繁星的眼中的冰凌。我想那一瞬间我的心被戳伤了。我不知所措。我只能用这种最极端的方式来表达对你的爱意。想一想啊,脱离尘世濯净身上的污浊,就如同路西法洗白了他宽大的羽翼遮蔽着天空。这一切或许于我是最纯爱的去往。

你拒绝了我。我是错了么?我是错了吧。你是污浊的化身,你生于淤泥长于泽沼,可你又脱离了,你的心早已乘着风儿归去,在天上挂着,洁净而透明,反射着水晶般灼眼的光。你不肯于我,你不应于我。我是混于黑夜却又可怜而可笑地向往着明净,我渴求你的怜悯。我是如此拼命地想要抓住你的夜幕边缘般的衣摆啊,我寻求着你的赐予。

我在暮晚中游荡,将自己融于夜的阴影。我的四肢百骸,我的血与肉都与这暗色融为一体了,滴滴答答像融雪混着尘土化成的泥水。我挂着光鲜的皮表,内里却早已成为肮脏不堪的汁汤。我迷失在夜中,渐渐等待着贫贱与失所,等待着它们一路蔓延,顺着我的脚踝狞笑着爬上脖颈。我想望着你,我不敢触及你,你的光照刺痛我的眼睛,灼化我的皮肉,噬着我黑色的骨。最后剩下长长的尺骨,被你打磨去深及骨髓的黑暗,再去做成一支笛子,被你温柔的气息吹响,高亢而嘹亮。你站在夜中,站在我旁边,那双明亮的眼睛照亮这一切。我匍匐在你的脚边,我仰起头吻着你的衣摆。我想尽我所能,向你表达最卑贱的爱意。

你本是我的主人,我却称你为朋友*。

我不敢奢求了。你肯躬下身亲近着我,我又疯了似的想逃避。我不敢靠得太近。我在你所造就的光明与辽阔的暗夜的边缘徘徊。我怕被你灼伤啊,我怀揣恐惧与懦弱,我是个胆小鬼。我只敢远远地,远远地彷徨着,我的目光虔诚而热烈地追随着,我紧紧地注视着你。我害怕着,却又几近疯狂地爱着。我爱着你如同暖风般的头发,爱着你眸子深处涌动的那片海。但是我又厌恶着你的装腔作势,明明是如此耀眼的存在,偏偏要让自己身处黑暗。我的内心像沸水,咕嘟咕嘟地翻滚着泡,你烧灼着我,你拿我的灵魂作燃料。

我不敢奢求了。我转过身去了。殉情是种很美丽的死法,与心爱的人一同奔赴那最后的纯粹。是了,我不愿独自一人,我害怕孤独。我想在冥界还有人相伴。我不苛求自己能去敲响那紧闭的门,我不苛求能远远地见到那金色的一瞬*,我不想让大片的阳光使我的眼前一片空白直至泪水涌出。我的主,我已经见过你了。我在你的脚边虔诚的匍匐了这么久,我已经厌倦了。我想去追求完美的死亡了,最最完好的,倒莫过于沉溺于深海。但我想我已经溺死在你的眼底了。我庆幸,我感激,你的眼底还有我的影子。

我不敢奢求了。我斗胆向你发出的请求,却被你无情地拒绝了。你不愿离去,你的身旁有如此的信徒,可我不是,我也不敢再祈求了。我就要以一人之态,独自去那黄泉的彼岸,去找深渊中的伊邪那美*,去向她诉说我的真情了。我的心被分成小块,大抵是因为装了太多个女孩。我习惯巧言令色,用甜蜜柔美的枫糖迷惑着她们,也迷惑着自己,而忽视了金色糖浆内包裹的滚烫的岩浆。我的情意,它被我随意地用作抵达亡逝的邀请,但你要相信,我内心深处的柔软永远是只对你一个的,它的真实程度甚至比阿努比斯天平上的羽毛还要轻*。

我在暮晚中游荡。我在夜中看见你的影子。

我忘却了,我总是忘却了。我不认得去那儿的路,我需要你的引领。

所以呀,中也,和我殉情吧。这个世界上如此多的美好,只有你能入得了我的心。

我是偏执的人,我是骗子,我用真实的谎言蒙上你的双眼,不惜诱导着你一步一步走向海底。我依赖着你,我渴求着你,我用最最恳切的邀请,向你传达我的爱意。

所以呀,中也,和我殉情吧。我不惜灼伤自己的骨血,我只为将它们抹上你的脸。

我听见有人在笑,尖利的笑,刺耳的笑。我发现那是从我的喉咙里发出的。答应我吧,我背后就是那片海,我朝你伸出手去了。让我们的灵魂,让你的灵魂宽恕我吧,我只是一个贫贱而失所的人,你在我的身边驻足。

所以呀,中也,和我殉情吧。我近乎病态的爱恋,也不知道有没有在那海中停顿。

我记不清什么了。你紧紧地与我的灵魂相拥,我简直快要窒息。我看见了你的眼睛,在一片白茫茫的天地无涯中。你的眼睛里有着我的倒影,你包容着我黑色的影子,我的羽翼遮蔽了天空,我沐浴在你的光中了。我闭着眼,你是我的信仰,是我全部的意义。

所以呀,中也,和我殉情吧。

让我们一起,一点一点溺死在湛蓝色的纯净中,聆听海妖唱支歌吧。

你的眼睛倒映着海,而我终于在那里面驻足了。

————————————————————

*一二句均引自泰戈尔的诗句。

*这里暗指但丁的《神曲》中,上帝是金色的一闪。

*伊邪那美:传说中的黄泉之主。

*来源传说,古希腊的死神阿努比斯负责审判之秤的称量工作,就是在秤的一边放置真理之羽,另一边放置死者的心脏,如果心脏比羽毛轻的话,那么这个人就可以升上天堂,与众神永生,如果心脏比羽毛重的话,这个人将会被打入地狱,被魔鬼吃掉。

Fin.

不知道写什么迷茫地码字。

寒假里最后一篇啦。

感谢小人儿们的支持!我们回见!(´▽`)


评论(4)
热度(47)
©观象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