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吸兔患者

开学长弧。逃掉所有文组作业。
原则是不给任何人带来困扰。欢迎深夜私信。

【双黑】玩笑话(04.

梗取自《灵异第六感》

—————————————————————

太宰治牵着中原中也的手,自动的玻璃门在他们身后悄无声息地关合。他在门廊处停了一会儿,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手里的一纸证明,好心情地吹了声口哨,扬了扬手中的材料低头朝中原中也笑了一下:''接下来去哪里?''

中原中也这才抬头仰视太宰治。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与年龄极不相称。他缓慢地眨了下眼。''现在……你是我的监护人了?''

他没有说''父亲''。太宰治偏了偏头。''从法律上来讲是这样的。你直呼我名字就好——太宰,太宰治。''说罢他顺手摸了一下中原中也的脸,少年并未不满地闪躲,而是安安静静地任他。''我们去吃点东西吧?''太宰治收回手提议道,''中也你是怎么长的啊,四年来都没有好好吃过饭吧,明明还是长身体的时候。会长不高的喔。''中原中也也不反对,只是被太宰治好好地牵着,低头一言不发。青年注视了少年的头顶几秒,才摸摸鼻尖,迈开了步子。

半个小时后他们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吃可丽饼,中原中也慢条斯理地舔着中间的草莓冰淇淋,太宰治在他身旁歪头看着他。他们的正前方是小公园里的人工湖,此时正是入夏时节,湖上泛着绿色。偶尔有小孩子在他们身边跑过,手里或是拿着风筝或是抱着玩偶。

''不想和他们一起玩吗?中也还是小孩子吧?''太宰治朝中原中也露出一个他自以为温和的笑容。橘发少年不轻不重地看了他一眼,不说话。太宰治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戳到了少年的什么敏感点。于是二人沉默下来,气氛变得有些僵硬。过了好一阵子中原中也凝视着可丽饼里的冰淇淋慢慢地融化,淡淡地说,''我早就习惯了。他们知道我的特异之处后就会被家长勒令百般地躲着我。没有一个人……即使和我一起,也会像立原一样……会死掉。''

''别这么说,''太宰治下意识地反驳道,''我也是知道'他们'的……想一想吧,至少还有神明在喜欢你——因为他夺走了你周围人的生命,却独独留下了你。我就是这么认为。''

''你这么说会让我很反感神明的。若是独留我一人孑然一身,还不如向死——至少算个解脱——''中原中也的声音戛然而止,太宰治疑惑地望过去,少年手中的可丽饼''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睁大眼睛死死盯着湖面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中也?那里有什么东西吗?''太宰治顺着中原中也的视线望过去,湖面上泛着波澜,中原中也艰难地吞了口唾沫,好一会儿他才僵硬地别过头,声音轻得仿佛要被夏风淹没,''别看……当他们盯着你的时候……你会觉得浑身发冷……''

''就像你旋转着在掉进一个漩涡……或是漆黑的深渊一样……你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深陷下去……''中原中也的身体紧绷着,好像时间空了那么两三秒,他瘫倒在椅背上大口大口地喘气,身上被汗水浸得湿淋淋的。太宰治轻拍着他的背,中原中也凑在他耳边,声音细如蚊蚋,''太宰……快点离开这儿……''

太宰治忙不迭地应着。他们走在街道上的时候中原中也看起来好一些了,只是仍紧紧拽着太宰治的手。等他们离开那个公园快三条街的时候,中原中也才努力使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地说道,''三年前……那个湖里淹死了三个人……母亲和两个孩子,一大一小……你知道吗?''

太宰治眨着眼看他,''我不清楚……是真的吗?他们告诉你的?''

中原中也没做反应。他转换了话题,''我要住在哪儿?''

''你可以去我家。''太宰治说,''正好我也是一个人住。''

中原中也沉默了一会儿,才勉勉强强点了点头。

tbc.


评论(4)
热度(26)
©重症吸兔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