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士兔子

大爷们来玩啊。

【双黑】玩笑话(01.

梗取自《灵异第六感》

我看看我的备忘录才发现。

我还有多少坑没填呢?

——————————————————————

中原中也缩在床的角落,把手覆在眼上。

屋子里一片漆黑,一盏台灯在他身边发出幽幽的光。他又往墙那边挤了挤,蜷起小小的身子,将膝盖贴在胸口。他偷偷地睁开眼,透过手指缝环视着房间。除了他熟悉的家具,什么也没有。

太好了。

他舒了一口气,可仍旧是不敢动。

''中也——?中也——你在楼上吗?快下来,吃晚饭了!''

母亲的喊声从楼下传来。

中原中也小心翼翼地又看了一遍房间,才一点一点蹭下床,在摸到门把手的那一刹那他猛地睁大了眼。什么东西附上他的身后,冰凉凉的,贴着他的脊背,即使隔着一层布料也能感觉清清楚楚。他僵住了身子,手颤抖着,好几次拧不开门。他一点一点,僵硬着转过头——

''啊啊啊啊—————————————''

———————————————————————————

''这孩子,从小就这样。我们也带他走访过好多医生,这次还是拜托您了。''

中原中也瑟瑟发抖着偎依在母亲怀里,死死搂住她的脖颈。中原夫人憔悴地笑笑,蓝眼睛中溢满疲惫,将中原中也搂得更紧了些。

''哦?是吗……我会尽力。还请您出去一下好吗?''年轻的心理医生露出自以为和善的笑容,却让少年愈发往母亲怀里缩了缩。他的笑僵在了脸上。中原夫人无奈的安抚着自己的孩子,拍拍他的背:''没关系的,中也。只是一小会儿。我就在外面。有什么情况可以喊我。''

中原中也这才不情不愿地松开了胳膊,独自一人坐在那把宽大的高背椅上。他海蓝色的眸子充满警戒地盯着年轻医生的一举一动。青年摸了摸鼻尖,坐回桌后自己的椅子上。他双手交叠至于桌上,微笑着开口:

''你好,我是太宰治,你的心理医生。''

中原中也盯着太宰治不说话。青年无辜地看着他。好半天他才张了张口吐出一个名字:''中原中也。''

''很好,叫你中也可以吗?''

''……可以。反正你也不会长久的……之前的他们都走了。''中原中也小声嘟囔着。太宰治敏锐地捕捉到了少年话中的情报,翻开笔记本竖起耳朵听着。中原中也反倒不说了,他只得无奈地笑笑,继续提问。

''听你妈妈说,之前你有过很多心理医生吗?为什么会这样呢?到底发生什么情况了?''

中原中也不说话。继续死死地盯着太宰治。太宰治绕过桌子企图站到他的面前。''放轻松,中也,相信我,这只是一次治疗。''他在中原中也的椅子前蹲下身,少年的身体有一瞬的绷直。鸢色的眸子看似和善地望着中原中也,眸光温和。少年还是沉默着。就在太宰治打算进一步靠近的时候,一阵剧痛从他的手上传来。

中原中也手里握着滴血的折叠刀,冷冷地盯着他。他的身体轻轻的颤抖着,眼睛却像冷冻了的海洋,又像道道尖锐的冰凌,生生地逼出隔阂。太宰治眨了眨眼睛看着自己的手腕,破碎的绷带边缘渗出一片殷红。他忽然露出一个笑容,不是那种温和的、职业化的笑,而是阴沉沉的,嘴角扬出骇人的弧度。

''看来可以终止了,这次治疗。''太宰治笑笑,挥挥手朝门外大步走去。一瞬间中原中也觉得他有些生气了。快要走到门边的时候他道了句''后会有期。''就不顾中原夫人的询问和连声道歉径直走了出去。

中原中也依旧缩在椅子上。等中原夫人跑进来抱起他的时候慢慢地眨了下眼,然后缓缓地说:

''妈妈,今天晚上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吗?''

它们在那儿。

我知道。

中原中也垂下眸子,把自己又蜷了蜷。

就在那里看着我。

用它们死寂的、玻璃珠一般的眼睛。

我……

很害怕。

tbc.

——————————————————————

日常开坑。

是个短篇啦。


评论(10)
热度(38)
©威尔士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