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象台

开学四月长弧。逃掉所有文组作业。
原则是不给任何人带来困扰。欢迎深夜私信。

【敦芥】家猫与纸飞机与过去的年月

很久之前的20fo点文了,翻出来写一写。

 @百年老字号 小天使的。

01.

芥川龙之介是在十岁那年夏天搬到中岛敦家隔壁的。

他对于季节一向不怎么在意,穿衣服也是乖乖地按照母亲的嘱咐。他本就不喜动,身体又不好,暑假里所做的也只有看看书,预习一下功课,等着下学期转入中岛敦的学校。这样的安静也造就了他浑身缭绕的冷漠且生人勿近的气息,淡漠的眸子里带着疏离,愣是让第一次见他的中岛敦尴尬了半晌才勉勉强强打了招呼。

那大概是七月下旬的一个午后。蝉孜孜不倦地聒噪着,青天白日晒得人头脑发昏,太阳发着白炽光,晃得人睁不开眼。芥川龙之介倚在窗下,他窗前就是一片翠绿的阴凉,时不时摇摆两下,细小斑驳的光斑从叶缝间透到地上。他拿着本书,心思却没放在书上,而是隔一会儿就望着那光影出神。家里的三花猫在他旁边瘫着,时而舔舔爪子咪呜一声。空气闷热而困倦,四周也很安静,除了蝉鸣别无他声。他的眸子半睁半闭,也再看不进书去,就索性将头靠在窗棂子上,闭上眼想睡个午觉。

可这么一来芥川龙之介反而愈发清醒。他估摸着闭了快半个小时愣是没睡着,只得揉揉眼舒展下身子,走到厨房给自己倒了杯冰水放在窗台上,就继续生涩地念起《万叶集》里的那些句子,平仄亦很拗口,他却能安安稳稳地看进去。

''啊!你在看《万叶集》吗?!好厉害!''

芥川龙之介吓了一跳。他微微拧眉看向窗外,曜石一般的眸子里看不出喜怒哀惧。白发的小少年被他这眼一扫顿时不敢说话,老半天才尴尬地笑笑。

''啊……那个……抱歉……''中岛敦收回自己扒在窗台上的手,局促不安地揪着衣摆,满脸困窘。他的眼神游离着,似乎在找一个恰当的措辞来解释自己的行为,''你,你是新搬来的吗?''

''嗯。''芥川龙之介收回目光淡淡地答着。这样中岛敦反而更加说不出话来,满脸通红,扭捏一阵才磕磕巴巴地道:

''那个,要不要一起来玩?''说罢他好似炫耀一般扬了扬手中的白色纸片,脸上带着些略微讨好的笑,显然他是一早就准备出来玩的,''一起来叠纸飞机吧!你要是不会的话,我来教你?''

芥川龙之介没什么表情地盯着他,中岛敦心里渐渐有些慌乱。他刚要说点什么来掩饰自己的失态,就听黑发少年答道:''好啊。''

其实芥川龙之介只是象征性的不想拂邻居的面子,中岛敦却当了真,高兴地招呼他出来。看来今天的背诵完不成了呢。他一面在心底暗暗叹气,一面轻轻咳嗽了两声。估计是刚刚的冰水刺激到嗓子了。这是他的老毛病。

中岛敦没注意这么多。他等芥川龙之介从家里出来,就拉着他坐到树下,认认真真地教他叠起纸飞机来。左边一折右边一折,要让它飞得远飞得高,每个孩子都有独特的秘方。芥川龙之介盯着对方飞舞的手指出神,等到中岛敦兴高采烈地让他也试试的时候反倒慌了手脚,中岛敦一边善意的笑着一边说,你真笨喔,来,我再教你一次。他看了半天才想起来,轻咳两声问:

''你叫什么名字?''

中岛敦愣了一下,不好意思起来,讪笑着说中岛敦,你看我连你名字都不知道就叫你出来玩了……

他轻轻摇了摇头没说什么。接过中岛敦手中的纸反手折起来。折好后他随手一扔,纸飞机飞了半米歪歪扭扭地落地,可怜兮兮地侧躺在地上。他走过去捡起来,用力再一扔,还是无果。中岛敦凑上来说不行的啦,要把两边的尖折进去。说着他把它折好给芥川龙之介,说你扔一下。

芥川龙之介顺手一扔,纸飞机平稳地滑翔到了砖墙的另一侧。他转过身来说不好意思给你扔远了,中岛敦却满脸通红说没关系再折一个就好了,也不知是热的还是什么。

他其实有点羡慕中岛敦,大夏天却能在外面跑来跑去。他从小身体就不好,母亲更是希望他安静地学习长大做一位作家。他不敢反抗,也不想反抗。芥川龙之介看着中岛敦低头折着纸飞机,突然鬼使神差地说:

''明天也一起玩吧。''

其实说完他就后悔了。但看着中岛敦开心答应的样子他把后悔的话咽了进去。他从窗台上取下那杯水转身递给中岛敦,说,看把你热的。

——————————————————————

02.

芥川龙之介还是靠着窗,只不过是在中学的课堂上。

他坐在靠窗的第五排,看着窗外有一搭没一搭地转笔,没心思听课。昨天下了一场雪,但气温还不够低,雪就在空中堪堪地化了,落到地上和尘土混合成泥泞,深深浅浅地肮脏着大地。他绝不觉得这雪有多么美丽,恰恰相反,它污秽地刺眼。他冷着脸盯着雪飘飞到地上又转瞬即逝,原本的纯洁美好就化成一滩泥水了。

下课铃响了。芥川龙之介恍惚回神,前排的中岛敦投来关切的目光,说,芥川你怎么了吗?几乎整个学校只有中岛敦可以和芥川龙之介做到无缝的交谈,若是换了别人他立刻就冷了脸。他从小就习惯了戴上冷冰冰的面具。为此女孩子们也很嫉妒中岛敦,让他帮忙给芥川递情书的也大有人在。

他将下颌缩进校服领子里,中岛敦也不急着听他回答,而是解下格子围巾替他细细地围上,说天这么冷,再生病就不好了。芥川龙之介没推脱,只是压低了声音闷闷地说:

''罗生门失踪了。''

罗生门是芥川龙之介的那只三花猫,中岛敦知道。他了然的没说话,轻轻拍拍对方的肩说,放学我陪你去找找吧。

芥川龙之介点头。放学后他们撑着伞走在人行道上,深一脚浅一脚。中岛敦拽着他的胳膊,把他拉向没有泥水的地方。他揣着口袋,也不说话,只是低头默默地走着。他俩在附近转了一圈,去了学校的花坛、路边的街角、以及城市里的小巷,可是没有结果。中岛敦安慰着他,说,没准它会自己回来呢。

芥川龙之介站住,没说话。好半天他抬起头来,黑眼睛里竟溢着晶亮的水。中岛敦一下子慌了手脚,忙不迭地替他抹泪,可是抹去一层又附上一层水雾。他将中岛敦的手压下去,哽咽着说:

''它不会回来了。''

中岛敦将他冰冷的手握住,探身轻柔地为芥川龙之介抹去眼角的泪。声音温柔得不像他。他低低地说:''总要抱着希望的,龙之介,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放弃。''

芥川龙之介眨着眼看他,泪水又润湿了他的睫毛,轻轻一颤便从顶端滑落。他再度将下颌缩进围巾里,说,好。

然而最后罗生门还是没有回到他们身边,接踵而至的考试也如预料一般挂了科。而且芥川龙之介还是感冒了。他浑浑噩噩地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打着点滴,把中岛敦的围巾往上又拉了拉,干净的气息缭绕在他周围,很舒服。

不要放弃希望……吗。

——————————————————————

03.

''……我要搬走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芥川龙之介下了很大的决心。彼时他们在高中的毕业典礼上,中岛敦正和几个比较要好的伙伴们合照。他不像中岛敦,对方除了他,从能交到别的朋友。而他不行。他只有中岛敦一个。他凑到白发青年身边,小声地道。芥川龙之介以为中岛敦听不见,那样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走了而且不会被怪罪。他总是讨厌离别时伤感的气氛。

可是中岛敦一下子回过头来惊愕地看着他。他有点不知所措。中岛敦把他拉到楼梯转角,着急的问:

''为什么要走?''

芥川龙之介轻咳了两声,说:''我妈妈希望我出国留学然后在那里找一份好工作……以后不能陪你一起了,抱歉啊。''

说完芥川龙之介抬起头来。他想过很多种中岛敦的反应,愤怒的,难过的,可是什么的没发生,中岛敦只是睁着大眼睛定定地看着他。好半天,他才低下头,两只手胡乱的抹着眼睛,接着哽咽了起来。

''该说抱歉的是我才对啊……龙之介要记得按时吃药,下雪天多加些衣服,平时注意保暖,少喝酒,你身体不好少吃点辛辣的东西,到那里记得交朋友啊,要开心啊……我要把龙之介的难过,都带走啦……不要放弃啊……别忘了我啊!''

他再也说不下去,抽噎着。芥川龙之介鼻子有些泛酸。学校里已经没人了。他们站在楼梯拐角的狭小空间相拥着。他想不出什么好的回复,只是点着头,等中岛敦平复下来后他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问,你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干了什么吗?

不说还好。中岛敦又有点想放声大哭的冲动。他吸吸鼻子,说,怎么不知道啊,我教你叠的纸飞机嘛……它还是在那墙后面呢……

说着说着中岛敦又絮絮叨叨下去,说,龙之介你不要放不开啊,记得给我写信,你从小就这样,别那么不相信别人啊……他流着泪笑着,眼角泛红,说,那条围巾就送给你啦!天冷的时候要带上,记得想起我啊……

芥川龙之介答应着。他说,围巾就用来纪念你和我的少年岁月吧,反正也已经逝去了。那,再见啦。

他再没看中岛敦流泪的脸,而是大踏步的走下楼梯。

他怕自己一个不忍心,泪水就会不争气地决堤。

从今往后他和中岛敦就要分道扬镳。曾经的记忆,就让它沉淀于心底。

时光像纸飞机般,飞去,就不再回头。




——————————————End.———————————————————

最后一句话是作文选中的句子。_(:з」∠)_

这个点文想了很久写什么样的。反反复复打字又删掉,终于还是写了少年时代。我说过,BE码完总是很惆怅。所以,珍惜青春和岁月吧,珍惜现在身边的每一个人。

夜晚是我的高产期和灵感时间呢【笑

评论(2)
热度(29)
©观象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