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象台

开学四月长弧。逃掉所有文组作业。
原则是不给任何人带来困扰。欢迎深夜私信。

【双黑】【太中无差】Doctor Who?(18)

设定见篇一

啊错了今天翻了一下是第三集……小天使们看过的就当没看到吧,没看过的就不用在意了……【躺平

另外第一次用英语和罗马音(基本依靠百度翻译和百科)如果有错的地方请务必提醒我更正。

——————————————————————

Chapter Eighteen


二百年前。

''如果这次的试验成功——你明白我们将会得到什么吗Sakunosuke!你为什么不肯配合呢?!''

''我们不能这么做。我只知道这是错误的。这与一切外界因素无关——我是按照自己的意志去选择的。''

纷乱的脚步声。

实验室里充斥着的,福尔马林的味道。

我站在冰冷的病床前,背对着门,毫无表情。

橘发的少年在我面前平躺。他的表情趋于平静,水蓝色的眸子紧闭,一动不动安静地躺着。

就像已死之人那样,毫无生气地,静静地躺着。

我攥紧了拳。垂下的双手碰到了口袋里的什么东西,硬硬的。啊,是'他'的宝物。

音速起子。

我知道那个交通工具和他的主人一样被可怜兮兮五花大绑捆在病床上。我想作为一个科学工作者——这么说应该也不为过——是应该用看待一个实验素材的目光看待它的。或许Gide会笑出来——他作为这次的试验组长兴致颇高。我们的课题是研究''药剂在星际生物实体上的作用''。为此他们行动组的人不惜下了圈套,甚至捉住了——

我盯着面前病床上的青年,拳头攥紧又松开。仪器发出不间歇的嗡鸣,一同嗡鸣闪烁的还有那件精巧的工具。门在我身后悄无声息地被拉开。

''还没决定好吗,Sakunosuke?''

一位时间领主。

''如果在这个关头选择放弃的话,一切都会被收回的——Sakunosuke,想想你的孩子们,想想你的信念,想想国家的进步——''

白发褐肤的男子依然在我身后喋喋不休。我知道他在说话,可我已经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咬紧了牙根,我决然地闭上眼。

啊啊,对不起了。

已经这么久了,我不能让长久以来的努力功亏一篑。

我本以为自己能狠下心的,就像对之前的实验者一样。

我是一个Kahler。

崇尚科学的、聪明的种族。

手术刀划破皮肤发出声响。Gide此时却不说话了,只是静静地看着我。青年依旧紧闭着双眼,只是从齿缝中挤出细细的一声呜咽。我的手不可遏制地颤抖着。拜托了,拜托了,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要我一个人,去背负心灵上全部的罪孽?!

针剂颤抖着。和我一起从头到脚懦弱的颤抖着。是,我在害怕,我不否认这一点。我不敢——去正大光明地面对他的脸。他刚被囚禁到这儿时对我毫无保留显露出的信任。我甚至不敢回忆,不敢看他,只是掩着面,手指发狠地摁压着早已空了的注射器。

幸好他挣脱了。

隔壁的那个本应已经被肢解的交通工具跳了起来,发出巨大的轰鸣。据说它有自己的思想。我还没反应过来。青年就刹那间睁开了眼,一把折断了针头。然后看也没看我一眼,绝尘而去。

幸好,幸好他跑掉了。幸好实验还没进行到第二步。

我就像如释重负一般,靠着墙滑坐到地上。Gide很失望,楼内又忙碌起来收拾残局。我靠在墙上,无人问津。浑身湿透得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就像自己刚刚亲手杀了人。

——————————————————————

二百年后。

''我啊,觉得太宰你在这里做守墓人真的太浪费了。''

''诶——这可不是我能决定的啊。毕竟人心险恶——相比那些诡诈多端的人类我更喜欢和尸体打交道呢~''

''……我该吐槽哪点呢?你也不喜欢和我说话吗?''

''怎么可能。织田作可是个老好人啊——明明很大方诚实地说。''

''……是吗。''

才没有呢。

明明,我连自己不是人类,都没有告诉你啊。

我是一个Kahler。

背叛族群的Kahler。

tbc.

——————————————————————

啊啊啊这章写的太ooc了啊啊啊啊啊啊—————

对不起啊啊啊啊啊啊啊———

呜哇—————


评论
热度(20)
©观象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