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象台

开学四月长弧。逃掉所有文组作业。
原则是不给任何人带来困扰。欢迎深夜私信。

【双黑】【太中无差】Doctor Who?(14)

设定见篇一

小年快乐,小天使们。

—————————————————————————

Chapter Fourteen

''中也?!''

''中也!!!''

''中——也———??!!''

太宰治将双手拢成喇叭形放在嘴边,尽自己最大的气力呼喊着。只可惜他的声音还没穿出五米,就融入了层层叠叠的翠叶和藤蔓,在这片一望无际的雨林里迷失了踪迹。

他们走散了。

太宰治只不过是一个转角的工夫,就看不见了中原中也。他试着朝前后二十米的距离寻去,可是无果。绿色的木本草本蕨类苔藓植物掩盖了一切。

太宰治有点慌。他吸了口湿润的新鲜空气,让自己的心渐渐趋于平静。中也一定会没事的。现在要紧的,是怎么走出去。他记得中原中也说过,走出这片雨林到达主控室,就要找到负责管理这片区域的''电脑''。他必须通过努力寻找,同时避免伤害自己。为了自己,也为了中原中也。

滴答。

一滴水从太宰治头上的叶片上滴落,在这片幽静的雨林中发出清脆的声响。他安静地听着,不远处有淙淙的流水声。于是他摸索着粗糙的树干,在心里祈祷着不要发生什么意外。他小心翼翼地踩着长满青苔的,湿润且光滑的石头,扶着榕树的气根,从不远处的一只蜘蛛的网下蹭过。在拨开一片对称的羽状叶片后,他看到了一条小溪。

他循着水流一路向上游走去。一方面他认为或许抵达水流的源头就能有什么发现,另一方面他也是抱着走出这片雨林的希望。但这也并不是一帆风顺,他需要避开那些有毒的昆虫与植物。太宰治谨慎地行进着。四周很潮湿,空气中弥漫着水分子。时不时的就会有一滴水滴落下来,或落在他的发旋正中,或滴在他的风衣上。

什么东西在他的脚边,冰凉凉的,还很湿滑。太宰治心下一惊。他停下了步子,没敢动,而是保持着姿势,僵硬地把头扭过去。但愿别是我想的那个东西——他暗暗地想。

啊,最糟糕的情况——!虽说这样死掉也很好,可是我讨厌痛苦,再说还有中也。太宰治不知怎的又想起自杀这回事儿了。他瞪着那条盘在他脚踝上的蛇——上帝保佑,它还是很好看的,青色的体表,头部颜色稍浅。太宰治才疏学浅辨不出它是否有毒,可蛇明显是有点儿兴奋,它昂起了头部回瞪着太宰治,''嘶嘶''地吐着信子。

''拜托,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吗?''太宰治企图弯下身子。可他的动作无疑引起了蛇的警觉。它身体前探逼着太宰治,同时不动声色地缠的更紧了些。

''……我做错了什么?踩到你的蛋了吗?''太宰治私心觉得自己有点儿幼稚,居然想当然地以为自己可以与蛇沟通。果然它完全没反应,竖状的蛇瞳还是一瞬不瞬地盯着太宰治。青年举起双手,''呃,我们有话好商量行吗——你这样缠着我算几个意思?喜欢我吗,美丽的小姐?''

其实太宰治心里没底那是小姐抑或是一位先生。但很明显它好像被刺激到了,发了疯似的在太宰治裸露的脚踝处咬了一口。或许那是位先生且明显对自己不感兴趣——太宰治疼得倒吸了一口气,接着他一个重心不稳脚下一滑就直直掉进了水里。

好凉。这是太宰治的第一反应。冰凉的溪水刺激着他火辣辣的伤口,痛入骨髓。太宰治感觉自己的血脉都在抽搐。他应该已经死过一次了——

那就不要让他再感受痛苦啊。

太宰治的手在水中胡乱地挥舞。他甚至找不到一块石头来稳住自己,而且水还不浅,他又不会凫水。要溺水而亡了吗——要实现自己毕生的夙愿了吗?太宰治忽然有点想笑。但这毕竟不是平和的入水。大量的浮游生物倒灌进他的鼻腔和气管,他的嘴里甚至感觉到了一只孑孓。真糟糕。但要是张开嘴他会立刻摄取到更多这种蛋白质。这时,他摸到了岩石。而两块石头中间夹着一个裸露的貌似是长方体的金属盒子——

电脑。

太宰治已经说不出话来。他只能祈祷这个电脑拥有心灵感应。然后他费力地想着:

拜托了,带我去主控室。

tbc.

——————————————————————


评论
热度(23)
©观象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