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象台

开学四月长弧。逃掉所有文组作业。
原则是不给任何人带来困扰。欢迎深夜私信。

【双黑】【太中无差】Doctor Who?(2)

设定见 前篇

—————————————————
Chapter Two

中原中也随着太宰治走向他处在墓园旁的小屋。夜风清凉,撩起他大衣的下摆。中原中也把自行车往外面一放,他们进屋吃了些夜宵,就草草睡下了。
夜里挂起了大风。当第二天清晨中原中也起床走出门外的时候,他不幸地发现塔迪斯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堆破铜烂铁——这还要得益于北下南上的气流的功劳。但好在天气晴朗。湛蓝的天空上没有一丝云,阳光慷慨地普照大地,把屋前仅存的几棵枝歪杆斜的小树的绿叶子镀上了一层金边。他的视野里是一片规模不小但整整齐齐的碑林。中原中也磨了磨牙根,蹲下身来开始检查自己的自行车是否还有挽回的可能。他把零碎的组件简单地拆装了一下,勉勉强强看上去像辆自行车的样。
年轻的守墓人伸了个懒腰,把屋门大敞四开。他走过来,抱臂打量了一下中原中也和他的交通工具,在寻思良久后找到了个适当的措辞:
“它还能修好吗?”
中原中也扭过头瞪了他一眼。太宰治摸了摸鼻尖,无辜的看着他。中原中也回过身继续鼓捣了一会,才干干巴巴的盖棺定论:
“看情况……如果它愿意被修好的话。”
他把一颗生锈了的螺丝钉从车座和后轮相接的部分敲出来。太宰治盯着他看了一会,耸了耸肩:
“需要我帮忙吗?”
“没必要。”中原中也眯着眼睛迎着阳光看向不远处的土路。路上三五个人正抬着什么东西往这边走来。他细细盯了一会,直起身捅了捅正出神的太宰治,“你的生意。”
太宰治轻轻笑了起来,他看出来了那是一口棺材。而那些人把棺材果断地扔在这里,就像害怕什么东西飞也似的走了。太宰治无奈的叹了口气:“村里人对待我就像在躲避瘟疫。”
“看来你很不受人待见。”中原中也不屑地嗤笑一声,“这样下去估计我也很快就会收到排斥。”
太宰治笑笑,没答话。他活动了一下筋骨,向那口沉重的棺材走去。中原中也跟在他后面:“现在轮到我问你了,需要我帮忙吗?”
“那把铲子拿给我?或者把你那小工具借我用用?”太宰治费力的把棺材放平,中原中也听话地进屋取了铲子,对于后面那一条他置之不理。他把铲子递给太宰治,在接触到太宰治骨节分明的手时,他顿住了——
很冰。就像数九天里的地窖一样冰冷。
他抬眼望向太宰治,对方正蹲在地上卖力地刨坑,对上他的眸光后疑惑地眨了眨眼。中原中也摆摆手,与此同时他注意到了墓园里的一个小雕塑,是一位有着翅膀的天使。太宰治察觉他的好奇,说:“啊,那是很久以前的了——天使放在墓园里有安抚灵魂的作用,中也不知道吗?”
中原中也垂下眸子,对于守墓人直呼他的名字不甚在意。他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太宰治,你就像死了一样。”
太宰治笑出了声:“啊,多谢夸奖——我热衷于自杀。”
鸢色撞进一汪蔚海。
“是吗。”

tbc.

手机我不太会用……晚上会重发一遍?链接什么的加上……

祝各位考试顺利!考的全会蒙的全对!

评论(3)
热度(22)
©观象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