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吸兔患者

开学长弧。逃掉所有文组作业。
原则是不给任何人带来困扰。欢迎深夜私信。

【双黑】【太中无差】Doctor Who?(1)

【英文名显逼格。神秘博士paro

【时间领主与守墓人

【塔迪斯又坏了系列

【HEBE不定

【虽然标题和设定看起来都很高大上但是请怀抱轻松愉悦的心情

【私心设定太中无差。所以两边tag都发一下?不喜可跳过,请酌情观看。

【涉及大量神秘博士专属设定,在下没有能力精简……基本上不懂的后面就会懂些?(ni),能力问题也没有涉及什么特别无法理解的玩意儿,跳过就好,走剧情向,请放心观看。

【不懂或者好奇的请移步百度百科

—————————————————

Chapter One

''真是活见鬼了。''

中原中也恼火地踹了踹自己的破自行车,又从衬衣的口袋里掏出音速起子上上下下查探了一番,在又一次试图维修无果后选择了放弃。他环顾四周,乡下夜晚旷野的冷风在他脸上胡乱地拍着。他拿皮鞋跟踢了踢自行车的轮子,咯吱一声后就再没了响动。中原中也气愤地推起了车,在心里把上帝耶稣释伽牟尼上至天堂下至地府前前后后所有神佛全狠狠啐了一口,''你怎么又坏了!''

自行车这时非常应景且卖力地''嘎''了一声。中原中也差点没背过气去——这已经是他第四次在做时空旅行时迫降了。第一次掉进了地中海,第二次到了不知名的人迹罕至的小行星,第三次索性在外太空里飘了——要不是他锲而不舍的修理,估计现在早就不知道飘哪儿去了。而如今——这个理应被他用于穿梭时空的交通工具变成了一辆破自行车,轮子因为年久而有点气瘪,车杠上的油漆几乎被蹭没了,并且每行一段都吱吱呀呀的像是在唱酸曲,让中原中也很是怀疑他是不是在时空隧道里还要用脚蹬。

中原中也叹了口气,干脆环顾起四周来。他现在正身处一个目前未知的星球——的夜晚。天空高而漆黑,空气湿润,身旁是一望无际的田野。风很凉,吹的田野里的植物枝叶唰唰作响。中原中也眯起眼睛费力地张望了一会儿,可惜他的夜视水平有限,只得推着掉了链子破破烂烂的自行车在乡间坑坑洼洼的土路上行走起来。

周围的景色千篇一律,并没有随着中原中也的走动而变换。中原中也孤身一人在土路上推着辆破自行车,显得格外寒碜。他有些气恼,又不得不对自己的交通工具感到服气——事实上这辆名叫塔迪斯的破自行车是可以自主变换形态的,并且还有自我意识和思想,但现在它似乎卡了壳,无论中原中也怎样大呼小叫都无动于衷。

自己做了快八百年的时间领主,还从未有过像现在这样的落魄。中原中也一边愤懑地抱怨,一边不停歇地行进着。他总得先走出这片无人区,找个地方好去清理一下大衣上的尘土,拍拍自己的宝贝帽子。这样想着他好像在遥远的土路尽头发现了一点若有若无的光亮,磕磕绊绊地推着车子走过去,是一家小酒馆。中原中也再次遥望了一下,发现方圆十里已经没有亮灯的建筑了。于是他把车子在外面一停就不管不顾了,上前推开了那扇吱呀作响的旧木门。

酒馆老板正在清洗器具,显然已经准备打烊了。小酒馆里已经没有客人。中原中也还不知晓这个星球上的计时。但他估摸着也快到了午夜。他摘下帽子放在吧台上,冲着老板带着歉意地一笑:''失礼了,我是赶路的旅客,自行车坏了,能否让我留宿一晚?''一晚还不够,他暗自腹诽着,要是明早塔迪斯还是这个怪模样,别说穿越时空,就是在这土路上骑上一段,估计就得散架个彻底。

年轻的老板看似被他这位''外星来客''吓了一跳,但眸子里闪着的狡黠的光出卖了他。他把器具收拾妥当,微微勾起了唇角。他看上去大概二十来岁,黑色的短发末梢带着点儿卷,鸢色的眸子被酒馆昏暗的灯光模糊地柔和。他身着一件砂色的长风衣,令人费解的是绷带一直缠到领口与手腕。看上去像个聪明人。中原中也果断的在心里给予了第一印象。正在他想着的时候那人开口了:

''当然可以。我是酒馆的老板,也是这附近墓园的守墓人,太宰治。请多关照。''

中原中也微微一愣。守墓人一般不会太年轻,因为少年人身上的朝气会弄的逝者不舒服——这是他走访了一个星球后得到的结论。但他微微敛了眸子,心想隐瞒身份的自己没有资格说别人。于是他礼貌的欠身,轻声道:

''中原中也,请多关照。''

tbc.

———————————————————

评论
热度(46)
©重症吸兔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