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象台

开学四月长弧。逃掉所有文组作业。
原则是不给任何人带来困扰。欢迎深夜私信。

【原创】【太中】对,就是那个四号,你牌掉了(3)

又名值周班评价员不好好干活勾搭体育部部长的校园爱情

|年下攻系列|

|来一发我大五十四中值周梗!

|ooc重灾|

|不出意料是个长|

|清水一篇,以身试水不小心淹死的事故|

|错误的喜剧…|

|我是不是可以拜师玖大大做搞笑艺人了……|


act 3(续)


''容我拒绝。''短暂的思考后中原中也不假思索地选择了明哲保身。他权衡了利弊,觉得还是自己的贞节比较重要。

太宰治摸了摸鼻尖,有点尴尬。他不甘心地又问了一次:''中也确定吗?那我可就不吝惜扣分条咯?''显然他不想放弃索吻的机会——这还算是有恃无恐——若要放到平时脾气暴躁的小矮子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给他一个动作利落的过肩摔。

中原中也有些狐疑地挑起一边眉毛。他觉得今天的青花鱼有点不大对劲。虽然仍是一如既往地对他过分殷勤,可是总有点反常——就像幼时的自己恶作剧在路上挖个坑再盖上泥土草皮等人掉下去之类——带点紧张和期待,越想隐藏就越藏不住。他用锐利的眸光又扫了一遍太宰治,在察觉不出异常之源后选择了放弃。中原中也一甩他枫糖浆色的头发,拎起挂牌和活页夹就走,转身留给太宰治一个潇洒的背影。

太宰治叹了口气。回过头去寻找自己检察班级的队伍。此时江户川乱步已经含完了棒棒糖,正随着队伍踩着上课铃回教室。他隔着大半个操场对太宰治使了个眼色,太宰治心神领会地朝教学楼门口走去,最终二人在侧面旁垃圾车的阴影里碰了面。

江户川乱步挤出队伍,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笑。他把太宰治拽到墙根底下,美其名曰指导新人评价员,笑得像''植物大战僵尸''里的太阳花,出口的话却跟正儿八经工作一点关系没有——

''我说,你又被中也拒了?''

太宰治一脸郁卒:''是的。''

''我就说嘛,''江户川乱步一脸了然,''以中也的性子怎么可能顺从咱俩的意愿——''

他本想再说些什么,可是看着队伍已经快走完,只得意犹未尽地挥手作别,''你先去上课吧,午饭时候再说。''

太宰治应了。两人一前一后地上了楼。

tbc.

我写的都是啥玩意儿!

完完全全放飞自我!

下章过渡做铺垫!

然后就朝着完结的路上使劲了!

我现在很是颓废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再攒几个评论就可以码葡萄认爹记了!

lft的排版啊——我好气———空格一时爽啊……


评论
热度(21)
©观象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