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士兔子

大爷们来玩啊。

举手之劳



*我咸了这么久都没有掉粉。落泪了。

*是十六岁的双黑。


中原中也瞅瞅窗外,院子里的蔷薇花儿一支支垂头丧气萎靡不振。他不愿顶着大太阳去放水浇地,再热得像块干瘪的海绵似的回来。可是尾崎大姐临走前特意嘱托三遍,其人又很明显爱花胜过爱他,若等她访毕友人回家,一进院发现自己的蔷薇早已驾鹤西去,自己非被夜叉削成太阳地里的滋滋盐烤牛排。

他把窗户开了个缝儿,把墙边离得最近的一支在阴影里还算活蹦乱跳的花拽进来一把掐了,掰着花瓣儿决定这个世纪难题,气得小蔷薇哆嗦着以死明志,愣是不让中原中也快活。他掰到最后一瓣儿,可巧了正对上“去浇水”这个选项,正愁找不到借口,抬眼就见太宰治头发给晒的像盐烧海带丝,站在外头梆梆梆敲窗户。

中原中也心里霍呀一声,可算逮到一个水工。心里想这太宰治不在森鸥外有空调Wi-Fi西瓜小萝莉的办公室里做他好端端的线上干部,大抵是被晒得焦了,任务途中溜了出来,现在又跑到他这儿蹭吃蹭喝。中原中也一盘算,也到了午饭点儿,就开了窗户令太宰治探进半个身子,再指使他将一院儿的花浇到尾崎红叶看了都说好。太宰治本就有求于人,这下子怕中原中也窗户一关,不敢耍赖,老老实实地拎起水管儿。这就是牺牲了一支保全大多数,院里的花纷纷为献身的那支默哀毕了,又抬起头欣欣向荣。太宰治擦一把汗,盐烧海带丝烧的糊了,就要从窗户往里钻。

只是这太宰治今儿不知怎的,许是热的,正往里爬,脚下突然一滑。天降灾难,窗下蔷薇一死一大片,中原中也内心爆炸,想到冰箱里还有条冻青花鱼,中午可以拿来下饭。太宰治沾了一身花命,陪着笑脸儿进了屋,理不直气也壮,就往沙发上一瘫不动弹。中原中也抿着嘴,一声不吭地由打冷冻室里拿出鱼来化上。

这会儿太阳明晃晃地挂得老高,出去站半小时能掉一层皮。太宰治的手机铃响了又停停了又响,被他一把关了机。中原中也站在厨房里,用着异能脚底下离着地面十公分,不好意思表现出来。他瞅瞅太宰治望着天花板兀自慢慢变凉,没在看他,小心地又往上飘了点,然后拿筷子戳了戳表面金黄的青花鱼。他正专心地查看鱼的焦度,冷不丁肩上搭上一只手,然后呼地就掉在了地上,筷子滑进锅里一起做了小菜。

中原中也顾不上跟太宰治你一拳我一脚,先关了火把筷子抢救出来,然后将鱼装盘。鱼的香气在鼻尖萦绕,太宰治只觉脊背发凉。可是天气原因,中原中也相信心静自然凉,深吸两口气好不容易没有给太宰治那么一下子。他将同样金黄的筷子扔进垃圾筐,下巴朝太宰治隔空点点,像个使唤仆从的贵族小少爷。

“绷带精,过来吃饭。”

要不是看在他浇了花的份儿上,自己才不会白白赔了手艺。中原中也咬着新筷子头想。他盯着太宰治细致地择着鱼刺,很不客气地把他刚择好的鱼肉全部夹了过来。太宰治眨眨眼,忽地一下笑了,端起碗喝汤时肩膀一抖一抖的。中原中也皱皱眉,觉出有些不对劲,上上下下将自己打量一遍,然后凭着良好视力舔掉了下唇瓣上沾着的一点米粒。

太宰治从汤碗里抬起头,脸颊上粘着片菜叶子。中原中也瞅着他,像刚刚的太宰治一样觉得好笑。他嘴里还含着口饭,自小的好教养令他没法说话,伸出根手指点点自己脸颊示意。

对面人眨巴眨巴眼,不知道他做什么。中原中也心急,又朝他点点自己脸颊,心说那绿花花一片看的自己难受。太宰治愣了一下子,然后探起身子凑过来,不偏不倚地吻在中原中也刚刚手指尖儿停留的那地方。

两秒之后中原中也请他吃了一个火辣辣的栗子。

“我又不知道中也是那个意思。”太宰治捂着脑袋还很委屈。

中原中也把筷子一撂,瞅瞅外面大太阳地里空无一人,兴许是大热天动气的缘故也只觉脸上烧的慌,胸口像揣了面小鼓。他快步走到冰箱跟前,假装在翻找饮料,不叫太宰治看见他的脸:“饭是我做的,吃完了就去刷碗。”

太宰治自觉得逞,便乖巧起身将碗收作一摞,余光瞥见桌子上多出一双筷子,想必是拿重复了没有用,指着这筷子大声地问中原中也。

“这个是不是我拿了筷子你又给我拿了?”

中原中也喝着冰镇水果汁,脸也不红心也不跳地走过来,不屑于说话就点了点头,随即坐回了沙发上。

“那我是不是不用刷了?”太宰治寻找一切机会偷懒。

“嗯,你放回去吧。”

话一出口中原中也只怪自己太认真,浪费了一个可以遛太宰治的好时机。他喝了口果汁,想到刚才太宰治一脸较真地吻过来,只气的耳根通红想再给他一巴掌,然后状告尾崎红叶对方趁大姐不在对我耍流氓。他想了想,又觉得自己这么大人了应该能动手绝不绕着弯儿逼逼,再想一想他已经动过了手,这一来二去就姑且饶了太宰治一次。

太宰治瞄着中原中也,将他面上变化多少看了个七七八八,心下飘飘然。于是这飘飘然也到了全身,手一滑刚刚说了“不用刷”的筷子落到地上。这一声也将中原中也惊回神,淡然又喝一口果汁:“行了,这回你得刷了吧?”

太宰治叹气叹气,站在厨房里头背对着中原中也不紧不慢地刷碗。接着他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说,

“中也,我刚刚好像不小心掐了你家一朵蔷薇花。”

中原中也口中果汁呼之欲出。“我掐死你。”

太宰治笑容满面,春风得意,甩了甩手上的水珠儿。“不可不可,天气太热,不宜动气。”

中原中也靠在沙发上,看着外面一院子的花在太阳底下奄奄一息,心里想着大概是自己的报应。

罢了罢了。

END.






评论(20)
热度(148)
©威尔士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