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士兔子

大爷们来玩啊。

今天社长不在家


江户川乱步把社长的文玩核桃砸来吃了。

太宰治在桌子上上窜下跳地唱歌。

宫泽贤治敲桌子用来伴奏,不幸的是他今早没吃饭。

国木田独步终于忍无可忍把太宰治劈晕过去。

中岛敦过来拉架了。中岛敦因为自愈能力强被与谢野当成新型治疗方法的试验品了。中岛敦跑了。

泉镜花呆呆地看着江户川乱步递过来的核桃,觉得对方说「吃了没事」可能不太靠谱。

谷崎兄妹单独拥有一个小角落,谁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但谷崎润一郎的哀嚎声却能响彻整个屋子。

中岛敦又回来了,中岛敦被与谢野拉去逛街了,中岛敦迫于柴刀的威力没敢跑。

泉镜花想吃汤豆腐。

于是午饭去哪里吃就很成问题。

国木田独步两个小时没有写完半份报告。

他现在在濒临暴怒的边缘……沉默之后不是爆发就是灭亡!

「贤治,把他推出去冷静一下。」名侦探说。

国木田独步很冷静地看着面前的大门。灭亡了。

太宰治跟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黑手党成员约了饭。

太宰治人五人六地还往扣眼里别了支花。

于是太宰治也被推出去了。

原来谷崎润一郎和谷崎直美在写数学作业。

泉镜花有点饿。她等得镜花都谢了。

中岛敦回来了。中岛敦带来了一摞一人多高的包装盒还有每个人的午饭。

啊。今天的侦探社也是安静祥和。

江户川乱步琢磨着,自己下个月的工资估计要没了。


评论(2)
热度(50)
©威尔士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