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士兔子

大爷们来玩啊。

奶油泡芙

*大仓烨子X爱丽丝预警。ooc预警。

*烨爱的tag由我撑起来。

*你们啊。

 @独鲸  @过饱和喵 



大仓烨子顺着旋转的楼梯一路小跑着向上,她稍微停住脚,擦了一下额头上的细汗,确认了纸袋里的东西完好又把帽子扶正,但其实并没有什么用——猛然一阵风就将她的帽子摘去了。她向外望去,目送着自己的帽子乘风旅行去——天气好得出奇,阳光就像松软的奶油泡芙的金黄色脆皮,蔚蓝的天空明亮而干净。


大仓烨子不由自主地向下俯瞰,她站在高塔的半腰,一手扶住生锈的栏杆。她看见脚下的王城与弯弯曲曲的街道,房顶上插着彩旗的民居,拥挤的有轨电车和骑自行车在坡路上飞驰而下的少年。他们都单肩斜背着皮包。她在视线中搜寻王宫,很显眼的恢弘的城堡,城堡前的草坪上有贵妇人牵着小狗。紧接着是河——吊桥升起又放下,渡轮来来往往,河面在阳光下闪着粼粼波光。她的心情都不由得欢喜起来,像是窗前喳喳作响的金丝雀。


大仓烨子做了两次深呼吸,把碎发撩到耳后,接着继续轻手轻脚地一层层向上走去。胸腔里有什么鼓动着,一下一下地愈加起劲,简直要冲破铁笼伸展开熠熠发光的翅膀。大仓烨子扣住唇,将那羽毛一根根地塞进心底的深处去,然后悄悄地,悄悄地推开塔顶的小铁门,双手迅捷地一撑就站到了高塔顶——在那阳光下一闪闪的整座王城的最高点,她的身周一瞬间洒满了金盏花一样的日辉香气。


风有点凉,好一会儿大仓烨子才睁开半眯着的眼睛。手里一轻,满满当当的纸袋已经被什么人拿过去。她有点分不清阳光和爱丽丝的卷发。爱丽丝坐在小小的平台边缘,裸露的小腿垂在塔外晃荡着,太阳花瓣一样毛绒绒的金发里伸出妖精所特有的尖尖的耳朵,松绿色的眼睛总是让大仓烨子想起午后的幽静森林。她走到爱丽丝身后,低头看着妖精熟练地往嘴里塞进一颗泡芙,眯起眼睛像猫儿一样舔着手指尖。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么?”大仓烨子从鼻腔里挤出一声轻哼,居高临下地盯着爱丽丝的头顶。“我要是在这里面下毒,可就能轻而易举地拿你的心脏去换赏钱了。”


爱丽丝毫不在意地眨巴眨巴眼,掰开下一块蛋糕的时候她小小地欢呼了一声,睁大眼看着嫩红的草莓酱从松软可口的蛋糕间溢出来才手忙脚乱地舔掉流到手上的果酱。大仓烨子不爽地咂舌,从妖精的手中抢去半块。她紧挨着爱丽丝坐下来,垂眸望着阳光下熙熙攘攘的王城。她们第一次见面还是因为王后下达命令,要捉来高塔上的妖精的心用来煲汤。也是这么一个阳光大好的天气,大仓烨子气喘吁吁地爬上塔顶,睁开眼的瞬间爱丽丝的身形就不偏不倚地撞了进去。妖精的长发和裙摆在风与阳光中飞舞着,只有那双眼睛很绿很深,让大仓烨子倏地掉进了幽远池潭。


“他们都死了——如果你给我带蛋糕的话,我可以考虑不杀你。”妖精用风铃般的嗓音如此说。


——所以她现在为什么还不动手?明明每周一次给爱丽丝买甜点的钱都要顶上她一天伙食费,大仓烨子只是把一满袋的甜点带上来,然后自己可能坐那么一会儿,看着爱丽丝吃掉近三分之一再走下去。她忿忿地想,她总要去向王后要奖金,把爱丽丝吃自己的全部拿回来,再拿起她最喜欢的剪刀把妖精做成盆栽,做成一个生长着太阳花的小潭,将带有翠绿色指甲的修长手指一根根地插在潭边。


或许是大仓烨子觉得,煲汤不如炒了好吃?


都是草莓酱和阳光太甜了。她皱着眉头想。蛋糕仿佛在嘴里一点点融化。大仓烨子偏头看着爱丽丝侧颊的轮廓,皮肤上细小的绒毛在阳光里莹莹发亮,那会不会也是甜的……?就算她不是甘党,但偶尔尝一尝也可以吧。


“唔。”爱丽丝眯眯眼,有点不自然地摸了摸耳尖,回答了大仓烨子的第一个问句。“

就算你是皇家级别的猎手,低估妖精的能力也不行哦。还有,那个,要不要来试吃一下?”


啧。忘记这个读心能力了。大仓烨子不满地压下一边眉梢。金发的妖精微微笑着看着她,她说的是试吃什么呢。蛋糕?爱丽丝绝对不会这么善良。大仓烨子冷笑了一声。她报复性质地凑上去,狠狠地吻上妖精奶油色的颊。


“真粗暴啊。不知道要善待食物么。”


有鸟儿拍打着翅膀从她们身边掠过去,牵着风儿和铺天盖地的金色阳光。爱丽丝皱皱鼻子,把唇角沾到的草莓酱抹在大仓烨子的唇瓣上。



FIN。







评论(8)
热度(51)
©威尔士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