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士兔子

大爷们来玩啊。

去他个大兔子的胆小生物。

*兔宰子系列的废稿。

*妈的我家兔子把我气疯了。躲在暖气底下的小角落不出来不仅啃墙皮还啃电线你是广东来的吗?!还有前两天嗑我家网线,我现在就要把它炖了吃!!

*气到摸鱼。



中原中也一手啪地摁在桌板子上,头朝下盯着写字台和墙角之间狭窄的夹缝里的一个毛绒绒大屁股。上半身的血液都在呼呼啦啦往头顶冲,像个一边跑一边跳还一边抽尾巴的兔崽子。他头有点发慌,觉着心脏嗡嗡嗡乱颤,但气势不减,眼神还是凌厉得似把剥皮的小刀子,海浪一起一伏间怒气澎湃。中原中也一下子又起来,眼前黑了三秒,伸出根手指头指着昏暗空气里那个屁股就喊,喊得可那么有劲了,好像他中原中也下一秒就能揪着那个尾巴尖把垂耳兔拖出来打一顿似的。


“你就在那儿蹲着,我看你什么时候出来。你就给我蹲一晚上!我告诉你太宰治,别让我逮着你,要不我保证不把你脑瓜子干开瓢!你就给我蹲!蹲着!啊!”


太宰刚进屋就听见这么一句,顿时脊背一凉,满脸陪笑地走进去才得知是顶着自己名号招摇过市坑蒙拐骗的垂耳兔闯了祸,把他家宽带线啃成三段。于是他抽了只拖鞋,有点喜感地跳着脚到另一头去堵那个傻兔子,类似于母亲教训闯祸的孩子时在一旁面上诚恳帮腔的老父亲,一点也认真不起来。然而,治躲在中间,他俩两个成年人对一个兔子倒是怎么着也够不出来。中原中也气得两手叉腰,太宰忙不迭地吓唬着赶兔子,拖鞋一伸一伸也不使劲,就是个画的假狮子。


治舔舔小爪子,浑然不知自己干了什么,倒是有想出来的趋势。中原中也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它耳朵,将垂耳兔提起来一米多高。他上下两巴掌抽了它脸和屁股,垂耳兔吓得鼻尖耸得越来越快,黑色的大眼睛瞪得浑圆,两脚朝上一副可怜模样。太宰看着这两只好笑,忍不住也凑过去亲中原中也微微泛红的鼻尖,而对方深感自己威严受了挑战不耐烦闪躲,却终于手里一空一坨沉甸甸物事砸在地上一溜烟窜进了不知哪个角落。


中原中也鲜少气得照太宰脸打,这次他终于给了他一巴掌。





没了。那大傻兔子要是再敢啃啥就饿它三天。


评论(15)
热度(141)
©威尔士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