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士兔子

大爷们来玩啊。

白萝卜

*给长安姐姐 @人来我逃。 的中太,祝她第四个十七岁也要开心。

*延续了之前人类中也X兔精宰的设定。



今天距离我捡到这个兔子的日子,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虽然还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大兔子喜欢吃螃蟹(只有他这么奇怪吗……),不过相处得还不错……现在他蜷在我身后睡着了。



钢笔在中原中也手里转了一个圈儿,灵巧地顺着他指缝跌到桌面上,又一路滚落下去砸在地上啪地一声,声音有点大,听起来好像木地板惨不忍睹地凹下去一块。中原中也就着台灯的一小圈黄澄澄的光,在光照不到的地方摸黑在地上瞎摸,从桌子角到椅子腿一片没有坑的地都摸过,摸着摸着却感觉到了身后沙发上一团暖呼呼的东西动了一下。


棕毛的那个大兔子很自然地伸手把钢笔捡起来。他起身改为名为跪坐实是趴在中原中也身上的姿势,打着哈欠探头偷看中原中也的日记本。毛绒绒的软发蹭在他脸颊边痒痒地,就像带了半条绒线围巾。中原中也把笔往本子中间随意一扔,抬手不客气地把大兔子的耳朵拽过来捏了两把。细软绒毛下薄薄的软骨很烫,透过台灯的光晶莹而剔透,琥珀一样由内而外亮通通地,鲜红的细小的血管交织其上。他用不知名的手法拨弄着大兔子垂下来的长耳朵,忽然举到唇边轻吻了一下。


棕毛兔子刚睡醒,迷蒙地不知道中原中也为什么要突然亲他耳朵这么一口。他揉了揉眼,指着中原中也的日记本说,中也你量词写错了,应该是“只”。中原中也无端地踹了一脚椅子腿儿,说,就你话多,太宰治。我就爱叫你这个兔子。


打一巴掌给个甜枣,棕毛的那个大兔子太宰治揉着头发有点莫名其妙。



中原中也是在一个雨夜捡到这么一个兔子的。


那天他从办公楼里出来,濛濛细雨扑面而来。中原中也自信地一撩头发,不过是毛毛雨,不值得坐车。况且家也不远,他就在路人惊异的目光中不紧不慢地往家里走。走在路上他还善良地扶了一位收摊回家的菜农老奶奶快要倒下的三轮车,老奶奶感激地给了他一个(没卖出去的)萝卜。于是中原中也穿着一身湿了一半的黑西装,手里提着一个白萝卜,在路人惊异的目光中不紧不慢地往家里走。——后来他无数次地在日记本中(悔恨地)感叹,如果不是他走着回家,如果不是他手里提个萝卜,他也许就捡不到(写这话的时候中原中也瞄了一眼沙发上那个又稳又重的大兔子)太宰治了。


中原中也走过几个街角,这时候雨势渐大,他无法保持淡定了。他决定抄近道。中原中也拐进一条小巷子,鞋跟踏过肮脏的水坑,只有手里的白萝卜还有一点温度。他望望天,时候不早了。西边最后一点亮黄色也要埋没在暗夜里,头顶的阴沉乌云像楼上的大妈对着窗户外面拧干衣服,水稀里哗啦地往下浇。中原中也不得不跑了两步,他打了个哆嗦,下意识地双手扣上外套扣子,然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的萝卜没了。


中原中也压下一边眉毛,四下搜寻着那个无聊到在下雨天不知不觉地偷走他一个白萝卜的家伙,全然没有发现自己在下雨天找一个萝卜也有够无聊的。两边的小道都空空荡荡,所以即使在雨幕里,他也很容易地就在前面的一个小转角发现了一点湿漉漉的棕色尾巴尖。中原中也快走了两步,一把抓住那一小簇湿透了的毛,手腕却猛地被锐物捯了一下子,疼得他像是采草莓的人抓到了一丛铁蒺藜。他回过神来,看见浑身缠满绷带脏兮兮的一个兔子一动不动地盯着他,本应下垂的耳朵因紧张微微竖起来,怀里还牢牢抱着一个白萝卜。


中原中也觉得有点好笑。他蹲下身来,与湿漉漉的兔子平视。瘦小的兔子圆溜溜的鸢色眼睛玻璃弹珠似的望着他,双腿蜷起不自然地后缩着。中原中也掌心朝上摊开了手,“要不要跟我回去?”



少来啦。中也当初不是这么说的。已经长得非常大,可是看起来也还没成年的那个兔子懒洋洋地反驳道。中也明明说是跟了你回去天天都有想吃的东西!所以我明天要吃螃蟹——!!太宰治不满地嘟着嘴,悄悄摸摸地又蹭到中原中也身后大声抗议。


兔子应该不会叫唤。于是中原中也猛地一把把他的嘴捂住。


太宰治“唔唔啊啊”了半天,改了策略,伸出温软的舌尖开始舔中原中也的手掌心,顺着生命线舔到指根。中原中也被他舔得一溜儿神经麻酥酥,从指尖一直到头顶,只得不自在地松开手,转而给了太宰治脑门儿那么一下子。……我说的是你跟我回来天天都有萝卜吃。所以给我老老实实吃萝卜。


太宰治的耳朵更耷拉了,皱皱鼻子转过身去,一副中原中也虐待小动物的委屈模样。中原中也不吃兔子这套,转过身自己写自己的。太宰治自己寻摸了根芹菜咔吧咔吧啃了,又在中原中也的后面拱来拱去烦的不得了。中原中也耐着性子写完最后半句,一把转过身掐住太宰治耸动的鼻尖,又拽了他的耳朵绕在太宰治脖子上一圈还打了个结,然后瞅着大兔子扑腾忍不住笑出声。台灯的光投下来暖融融地,这让他有点儿犯困。中原中也离了椅子,坐到太宰治身边,看着大兔子毛蓬蓬的轮廓在灯光和暗夜的边缘温柔地模糊着。他打了个哈欠,问太宰治,夜宵想吃什么?


牛奶和玉米片。兔子吭哧了一声。中原中也站起身,又被太宰治搂住了腰。他任了太宰治抱着从客厅一路踉踉跄跄走到厨房,摸着黑打开发出幽蓝色光芒的冰箱,细小的灰尘在他们四周上下浮动,微弱地闪光。太宰治发出意味不明的元音,中原中也取了牛奶突生恶趣味,转身探了手去揉他一团蓬松的短尾巴,指尖有意无意地在尾巴根蹭来蹭去。太宰治扭着身子又吭哧两下,一副别扭样子。中原中也轻笑,在暗色里搂了兔子认真专注地亲吻,末了还捞起来太宰治软乎乎的长耳朵舔他的耳朵尖,把最尖端的一绺儿毛弄得湿答答的。


他只是在爱抚一只兔子。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舔牛奶时心想。他伸手去摸太宰治两只耳朵间的绒毛,大兔子眨眨眼,抬起头看他。


以后不准偷看我日记。中原中也叹了口气,边胡乱地揉搓太宰治边说。



今天距离我捡到这个兔子的日子,已经过去一年了。


虽然仍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大兔子这么喜欢吃螃蟹(还是真的只有他这么奇怪……),不过相处得还不错……现在他被我搂在怀里睡着了。



END.









评论(6)
热度(96)
©威尔士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