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吸兔患者

开学长弧。逃掉所有文组作业。
原则是不给任何人带来困扰。欢迎深夜私信。

选择恐惧症

*给沈奕 @我忘了 的冲田组。情人节快乐我亲爱的。虽然咱俩一干二净。

*……短小。质量低下。一千五。




大和守安定在逛商场。颇为认真地,一个人逛商场,外套搭在臂弯。他今天没绑头发,时不时地抬起握过笔,刀柄和另一个人的手的手指撩一下刘海,路过的人还会以为他在陪女朋友。他抬头透过层层的橱窗看见窗外的街灯,一盏一盏正慢慢地亮起来,每一盏都像一个小小的烟花球,绽出浅金色的光穗。远远的蓝紫色的天空上有乌压压的群鸟飞过。大和守安定将食指腹与橱窗上商场吊灯的反光重合,有点无聊地抹了抹上面的水汽。


他从一旁的写字楼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些许了。大和守安定本想叫一辆出租车,然后安安稳稳地回家,吃晚饭,窝在沙发上看八点档黄金剧场,然后睡觉。但是写字楼下有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姑娘卖玫瑰花,小脸在寒风中冻的通红,他才猛然记起情人节这一回事。鲜花和巧克力,本来与他不太沾边的东西,但是大和守安定只是出于礼貌要了一支红玫瑰,就鬼使神差地拐进了商场大门。他摸了摸鼻尖,环视一周都是出双入对,把暗红色的领带往下抻了抻。玫瑰花瓣已经被他揉碎在裤兜里了,手指尖上沾了些许浅红的汁液,大和守安定凑到唇边舔了舔,也许有点甜,也许只是他觉得,像是某个人唇膏的味道。他觉得有点口渴,走到自贩机前要了杯有点甜的橙汁,一边小口啜饮一边缓步踱过一个又一个闪亮的、摆满五光十色的折扣商品的柜台,衣服,化妆品,箱包皮具,钟表眼镜,名烟名酒等二十大类十五万种热销商品——当然还有花和甜食。玻璃上贴着大幅海报,爱心和粉红泡泡,浮夸得过分,简直是小女生也不会买账的把戏。要不今天就到此为止吧,自己拿不准买什么,也好像没有要送的人。大和守安定小小地打了个哈欠想。


圆形回廊的尽头是一家巧克力店,装潢并不起眼,但是有点低调华丽的情调,大和守安定眼前亮了一下。这是最后一家店了,他想,把西装外套换了只胳膊搭着。店内很安静,货架简简单单地摆着,没有促销招牌放在最显眼的地方。

黑发的青年靠在里面的柜台上自顾自地涂指甲油,只撩起眼皮看他一下。他只愣了一瞬,把橙汁放在黑发青年面前的柜台上,轻手轻脚地转了起来。


''这个,我可以喝吗?''安静的空气剧烈地抖动起来,大和守安定差点一脚踏空平地摔。他摆好笑容回头,看见黑发青年一脸无辜地指着柜台上的橙汁,眸子深处好像含了一抹笑意,像是鱼儿的尾巴轻轻地颤动。''不回答的话就当是同意了。''店老板若无其事地拿起客人的饮品,吸了一口。大和守安定压下一边眉梢,他明明还没来得及回答。''哪有这样做生意的啊。''


''我不是说了不回答就是同意了吗。''青年舔了下唇角,笑眯眯地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大和守安定转过身面对柜台,从架子上取下一盒巧克力,然后又出示给身后的人,''啊……老板,这个可以稍微便宜一点吗。''


黑发青年抬起自己的手指甲端详,只是轻描淡写地扫了一眼。''那个牌子的巧克力有点太甜了。很有可能不合对方口味……是什么样的?''


大和守安定只得把它又放回去。''……还挺可爱的…怎么说呢,有点傲娇……总之是希望能和他增进好感度吧,毕竟一直是模模糊糊的关系。''他回头看了店老板一眼,发现对方也正微笑着看着他,脸上写满了认真倾听,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有什么推荐的吗?''


''这个,不知道个人喜好的话恐怕有点难办哦。''青年绕过一排货架朝他走来,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顿住脚,边将剩余的橙汁递给他边说,''要不要试试这个,是带有奶香气的白巧克力,比那个淡一点,而且奶香更充裕,适合小巧可爱的女孩子。''他脸上的笑容很是商业化,大和守安定不由得轻啃了啃嘴边橙汁的吸管,摇头说,''我觉得不行……他一点都不小巧。''说着他轻轻咧了咧嘴。店老板屈起骨节分明的手指,放在唇边摩挲两下,向他走进了些,''那这款黑巧怎么样?是淡淡清香的苦甜味。''


''还是……ummm……''大和守安定还在考虑的功夫,黑发的青年又说,''或者这盒玫瑰味巧克力呢?是今年新出的口味,要不要试吃一下?''


''我觉得都不行诶……花香气有点怪怪的。但是榛仁的这款好像还挺适合……?''大和守安定很认真地陷入了沉思。青年店主好像有点幸灾乐祸,''还是建议最近拐弯抹角地咨询一下啦,买到了对方不爱吃的不是更尴尬吗?''


大和守安定垂下眸子。''那好吧,''他说,''你喜欢吃什么口味的?''


加州清光弯起眸子笑了。


''——我要你给我买个大礼盒!三十二种口味都有的——''


那一天,大和守安定把钱包掏空了才脱身。



FIN.








评论(13)
热度(38)
©重症吸兔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