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士兔子

大爷们来玩啊。

桶.

#是沈奕 @宫廷新东方负责人 的《罐子》小后续

#画风偏差极大。最好不要连续阅读。

 

 

 

有那么一瞬间,没有意识到一直垂在我腰侧的,属于青年的砂色风衣下摆,陡然消失了。

 

//

 

这可荒唐。他在心里想了一下,然后否决了这个想法。他的手拂过路一侧的栏杆,依靠惯性无意识地向前走着。但是费奥多尔终究还是通过身旁乱窜的冷空气知晓,那个一直走在他身侧的、名叫太宰治的青年,是确确实实地突兀地不见了踪影,像被风刮跑一张字条一样随便。

 

费奥多尔感觉四周人的视线一下子也乱窜起来了。他急忙回过头,指尖还停留在下唇上,紫色的眼睛不安地四下里寻找着太宰治的身影。他记得有传闻说过太宰治的秉性,暗想他不会是突然地去自杀了吧?那可不妙。与此同时他感觉身后嘈杂起来,人们纷纷地往一个方向跑去。费奥多尔就暗想,他不会是突然地自杀然后被人发现失败了吧?那可不妙。于是他也有些惶惶然地走过去,试图窥探被人群围起来的区域里面的情景。

 

费奥多尔看见太宰治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砂色的风衣上泅开大片大片的暗红。他有些着急,心说自己不识路啊,就费劲地扒开人群挤到太宰治身边,蹲下来想叫醒太宰治问他他该怎么回去。

 

哪成想太宰治一下子就握住他的手。费奥多尔更着急了,心说别这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啊。于是他伸出另一只手拍着太宰治的脸颊,飞快地问,

 

“我该往哪里——”

 

“费奥多尔……咳咳咳……孩子们就……”

 

费奥多尔心里说,不对啊,我哪里有孩子了?他一着急和太宰治撇开关系,也不客套什么了,使劲地想把太宰治攥得紧紧的手甩开。可他这么一动,就听见了身后有人群中传来的纷纷地议论声。

 

“现在的小年轻啊……真是只认得钱……这不,一有事儿就想离……”

 

“可不是……”

 

费奥多尔越来越着急了。心里说,我跟这家伙根本没关系啊。可他甩不开太宰治,对方又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说让他照顾好孩子们。他越听越不对劲,急急忙忙地打断太宰治的话,也顾不得太宰治有气没气。

 

“太宰治,你告诉我该往哪里走啊——?”

 

身边又有人清晰地说话了。

 

“啧啧……这么急着走……”

 

“真的是……世风日下唉……”

 

费奥多尔简直想把那一群人掐死。

 

“唉,刚刚那个小伙儿被电动轮椅撞了啊……就那么一下子,那个轮椅‘wuuuuuuu——duang!’地就来了啊……那个小伙儿都飞起来了!可怜地不得了呢!这么一下子,估计多半得骨折了…….他身边儿那个,他对象吧,居然还说……啧啧啧……”

 

群众的力量真伟大。费奥多尔也不问太宰治了,蹲在地上冷漠地想。他是不是应该握着太宰治的手嚎一通“太宰啊你死得好惨啊你怎么就被电动轮椅撞成粉末性骨折了啊——————”才行?

 

人越来越少了,太宰治的手没放开。看起来都没意识了,太宰治的手没放开。救护车都来了,太宰治的手还是没放开。

 

费奥多尔跟着太宰治上了救护车,一脸冷漠。

 

费奥多尔跟着太宰治到了医院,一脸冷漠。

 

费奥多尔眼瞅着太宰治被推进了手术室,一脸冷漠。

 

有人到他身边来了。

 

“非常抱歉……没有家属签字我们没办法手术,请问您可以代为他的家属吗?真的是非常紧急的事情……”

 

费奥多尔的手指尖在下唇摩挲了一阵,脑海里恍恍惚惚地还回荡着身后阴魂不散的话语。

 

“现在的小年轻啊…….”

 

他想了一下,然后有点迟疑地说。

 

“可以,我是他的恋人。”

 

 

 

五秒钟后,费奥多尔给了自己一巴掌。

 

 

FIN.


评论(15)
热度(59)
©威尔士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