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象台

开学四月长弧。逃掉所有文组作业。
原则是不给任何人带来困扰。欢迎深夜私信。

【鹿北鹿】野菊花盛开在山路上

重阳节敬老,孝老,爱老。赶个尾巴。这二位(大概)是我(目前为止)认识的最年长的。 @山见鹿  @过饱和喵 

 

 

 


我在晨风中踏过山间细细的小径。

 

太阳刚起一半,慢慢腾腾地穿衣服,因此晨光不太亮。低矮的灌木们还缩在阴影里打瞌睡。我顺着脚下的泥土路穿行在山林间,挨个儿敲醒一棵棵榉树杨树和白桦。他们困顿地就着树梢边的天光睁开眼睛,享受着风温和地帮他们理顺凌乱的枝叶。那么壮硕而挺拔却那么娇惯!我老早就想发牢骚了!可是风跟我说,不成不成,他们守护了一个小小世界呢。

 

也是。我所喜爱的花啊草啊,无一不在他们的庇护下绽放。于是我一边拉着风的裙摆走,一边蹲下身趁她们没醒,薅了一小簇野菊花刚刚换上的金黄色的新裙子。风无奈地看了我一眼,我吐吐舌头,先溜了先溜了,等她们醒了不知道要怎样纠缠着我不放。我就放开了风的衣服和她道别,又去折腾左边岔路口的艾草。艾草这时候倒臭美起来,一大早就喷了香水,哪怕香味怪异。她抚着自己翠绿色的秀发,懒洋洋地抬起半只眼看我,摆明了不愿搭理。我连忙问她,哎呀,你知道林林北在哪里吗?

 

艾草打量了我一阵,慢慢悠悠地说,林什么北?

 

我大声重复,林林北呀!我是来还她草莓酱的。你看你看!我向她示意了一下衣兜里揣着的一小罐果酱。上次我来山里碰到林林北的时候,还是来采草莓那次。那天我在山里疲倦地走了一上午,一颗草莓也没碰到,可是却又累又饿,连和风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可转过一棵树,我就突然地看到林林北了。她好像是一下子出现的,坐在一只鹿背上,鹿角上挂满七彩的一串串毛绒团子。我就和她说,我是来采草莓的呀,你知道她们躲在哪里吗?她指给我看,说,从山上往下看,是看不到的,只见到大片绿油油的叶子;可要是从山下往上看,就能见到红彤彤的草莓了,她们全藏在叶子底下呢!然后我们一起采了大捧大捧的草莓,用裙子兜着往回走。等到山脚下,我跟她说会拿果酱做回礼。她就点头,又骑着鹿往丛林深处渐行渐远了,小鹿尾巴一翘一翘的。

 

我一边回想一边咂咂嘴,好像刚吃了一颗清甜的草莓。艾草很鄙夷地看着我没出息的样子,想了一下才说,你去找猫吧!在山里,任何一只猫都能带你找到林林北的。

 

我有点犯难,因为山里的猫都快被我祸祸得差不多看到我就跑了。可是艾草又自顾自地睡起了回笼觉。我就嘟嘟囔囔地站起身继续往前走,好半天也找不到一只毛绒绒。我顺着窄窄的小径走啊走啊,路过无数我不认识的植物动物,只有没见过我的才勇于向我打招呼。走到差不多快半山腰的时候,我突然意念感知到身旁的树杈上窜过去了一条猫尾巴。

 

我急忙抬头。那是只橘猫,我见过的。我试图喊住他,可他看了看我,一下子转身窜了。我着急起来,边追边喊,你别跑啊!我有正事要和你说的!他不搭理我,飞跃过一个个枝头,接着一下子——跳到了一个人的怀里。

 

我吓了一跳。她好像和上次的林林北一样,是突然出现在那里的。她怀抱着那只橘猫,一脸惊愕地看着我。柔顺的棕发从头顶的一对鹿角中倾泻下来,角上还是搞笑地挂满一串串毛绒团子,身上穿着一件浅棕色的长裙。我了然她大抵就是那天林林北身下的那只鹿了,可我还是尴尬且不知所云地低头注视着自己的脚尖。

 

然后我听见她带着笑意的声音,有点俏皮地温柔地问:

 

我是山见鹿,是你在找我的恋人吗?

 

 


 

 

 

 

没了。花了三百字瞎逼逼。顺便,我是偏向鹿右的。


评论(6)
热度(17)
  1. 杏仁【负能大量生产中】观象台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魔仙堡乱搞组
©观象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