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象台

开学四月长弧。逃掉所有文组作业。
原则是不给任何人带来困扰。欢迎深夜私信。

王八羔子。

我让他闭上眼,捧住他的颊,小心得像是捧着顶好的璞玉。我便凑上去吻他,吻他的额,他的颊,他的鼻尖。我的唇滑过他微颤的,如蝶翼一般脆弱的睫毛,滑过他底下汩汩涌动着温热血浆的皮肤,滑过他如人偶般精致冰凉的鼻梁,最后轻轻地落在他干燥而柔软的唇上。他不自知,我的情意便无人晓得了。我的璞玉被置于千年高阁,落满灰土,还未经镌琢便已无神采奕奕,无人问津。我轻叹一声,我却妄想用我苍白的唇去将那厚重灰土抚去了。我说,
今晚月色真美。
他愣愣地瞅着我,亦像璞玉一般不谙世事地问,
什么?

他说他被一叶障目不见月色,我却突然觉得,自己哪来的自信。


想给这个傻逼崽子写点东西。告诉他我他妈生气了。你自己眼瞎着去吧。 @TrinityBIU

评论
热度(14)
©观象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