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象台

开学四月长弧。逃掉所有文组作业。
原则是不给任何人带来困扰。欢迎深夜私信。

這算是哪門子的心有靈犀啊

搞好啦!

*這篇給赤染 @赤染 。每次啃她的糖都甜到不行。勵志像她一樣做一個甜文寫手。
*十六歲。算是半個遲到的七夕賀文。她說的幼馴染。


00.

「啥?」

得知中原中也要出差的消息時太宰治還在沙發上癱著,嘴裡叼著半根冰棒。聽到這話他一骨碌從沙發上爬起來,冰棒筷子差點兒杵到喉嚨里。太宰治忙咳嗽著吐出來那根懟得他喉嚨生疼的小木棒,詫異地揚了揚眉梢。

「紅葉姊說的緊急任務,去南部平定一下躁動。」中原中也一邊往箱子裡塞帽子一邊頭也不抬地說。太宰治挑了下眉,怪不得他沒有事先得知消息。他下了沙發踩上鞋,顧不得後腳跟沒有提上,就蹦噠到中原中也身邊鬧騰開了,「中也中也!我也要去!」

「她特別關照了叫你在這裡待著。」中原中也冷冷地抬頭看他一眼,繼續把自己的一打襯衫曡兩疊塞進箱子。太宰治的臉一下子垮下來。裝模作樣地苦著臉癟了癟嘴,「——中也要去多久?」

「大概一個禮拜。」中原中也把箱子拉鏈拉上,又轉過頭對太宰治實行特別關注,「我不在的時候不要亂動我的酒櫃衣櫃,不要試圖炸廚房,沒有我看著你不要隨便自殺給大姐他們找麻煩,不要把家裡弄得一團亂。」他一口氣說了一堆,扶著額歎了口氣。雖然他不相信太宰治不做出點什麼來,但是也只能如此。「還有……」中原中也轉頭看著太宰治,湛藍的瞳孔裡是毫無保留的信任,「報告書什麼的交給你了,不要在我出差的時候還給我找麻煩。」

「是、是——小矮子不在家好清靜啊,真棒。」太宰治沒有什麼誠意地一一應下,也不是真心實意地歡迎中原中也離去。他打著哈欠看中原中也比他矮了一截的身子裹在有些寬大的黑大衣里,拖著箱子上了部下準備好的車,突然有一種在看山區孤苦伶仃的留守兒童被接到大城市裡的樣子。太宰治一下子被自己的這種想法逗笑了,他看見中原中也的藍眼睛透過車窗瞪著他。對方是一定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的。他緩了緩笑聲,然後朝中原中也胡亂地揮了揮手。

車開走了。太宰治回到家裡,把自己剛剛那個精妙的聯想又回味了一遍,沮喪地發現自己無論如何也再笑不出來了。沒有了中原中也,他們這棟二層樓的公寓一下子寬敞了許多,也的確冷清了許多。他回到中原中也的臥室里——雖然是中原中也的不過太宰治也死皮賴臉地跟他睡在一塊,他自己的臥室倒蒙了一層灰——把臉埋到被褥裡,滿臉嫌棄地吸了一口小矮子殘留下來的氣息。一點都不貨真價實。他翻了個身癱在床上,望著空蕩蕩的天花板百無聊賴地想。太宰治爬起來趿拉著拖鞋到客廳坐了一會兒,打開電視看了半個小時無聊的黃金劇場,反反復復地換台又賭氣一般關掉。他去廚房裡看了看,中原中也走之前有替他做好三明治放在冰箱裡,案板鍋灶什麼的即使沒來得及收拾也絕對不想讓太宰治碰。他抓了抓頭髮,有點苦惱地第一次覺著,中原中也一次性走這麼長時間不是個好事。

01.

太宰治胡亂披上西裝,急匆匆地走下樓梯。中原中也在樓下等他,說是約好了餐廳七點的座位。他在家裡收拾繃帶花費了一些時間,現在小矮子肯定在樓下不耐煩地磨牙。他往下走了一層突覺不對,但又不知道哪裡不對。他們的公寓樓突兀地變為了四五層,而且不止他們一家住戶。但他又仿佛習慣了,就自顧自地往樓梯下走去。太宰治往下走了有三四層,轉眼居然到了地下室。他差異地揚了揚眉梢,往上又走了一層。樓梯前的牌子由「-1」變為了「2」,太宰治這下驚奇地吹了一聲呼哨。一層就這樣蒸發掉了。他自然也走不到樓梯口。

太宰治索性上到頂樓,從樓頂看中原中也鮮亮的橙色髮絲。中原中也在樓前抱著臂不耐煩地徘徊,一切都沒有什麼異樣。太宰治的眸子暗了暗,又不緊不慢地往樓下走去。一模一樣的景象,沒有一樓,也找不到樓梯口。他在地下室和樓頂之間反復了幾個來回,在弄明白自己無論如何也出不去的時候歎了口氣,站在樓頂邊緣朝樓下的中原中也大喊。

「中也——我出不去了呀!」

「騙誰呢你這混蛋!趕緊下來!六點四十五了!」

果不其然地,中原中也朝上面大聲嚷嚷著。太宰治撓了撓頭發,「那我這就下去噢——」

然後他縱身一躍。

「喂你——」

眼前變成黑色的最後一個畫面,是中原中也驚慌而擔憂的眼神。

02.

"呼啊……"

這算什麼荒誕的夢境。

太宰治從中原中也的床上醒來,左手搭在前額上。他呆望了天花板一陣,翻身將自己埋在被子裡。他在中原中也的床上睡了兩夜,小矮子的氣息被他沖淡不少。太宰治撐起半個身子去夠床頭的手機,瞇著眼摁亮屏幕。凌晨2:39。他咂了咂舌,將手機隨意扔在枕邊,拽過中原中也的枕頭抱住試圖讓自己再度進入夢境。可太宰治的腦子裡全是那個荒誕不經的夢,還有中原中也的藍眼睛。

他又摸過手機,給小矮子發了條簡訊過去。

「中也有在想我嗎?」

兩三分鐘都沒有人回消息。大概是睡了吧。太宰治打了個哈欠,卻奇怪地沒有睡意。他想著中原中也之前與他說,夢到誰就是對方在想你。他素來不信,這次到有點希望對方回復「嗯」。太宰治胡思亂想了一陣,從中原中也的藍眼睛想到他回來的日子要不要自己做次晚飯,又在內心裡否決。直到困倦再度漫上來,太宰治恍惚間聽得手機一聲響。

「才沒有。太自作多情了。」

意料之內的答案,口是心非的意味。太宰治咧了咧嘴,迅速地回復過去。

「可是我有夢到中也啊。」

這次對面的速度很快,「那跟我有什麼關係。」

切。不解風情的小矮子。太宰治小聲說了一句,他又想起中原中也不在他身邊聽不到,便索性朝天花板上大聲嚷嚷。

"矮子!笨蛋蛞蝓——!"

一片寂靜。

太宰治又歎了口氣,趴在床上把枕頭墊在胸下,捧著手機給中原中也發消息,

「中也要快點回來噢。」

那邊再沒有了回話。估計是又睡著了。太宰治把手機端端正正地放在枕頭邊,也閉上了眼。

03.

中原中也出差的一周將近尾聲的時候太宰治接到了一摞任務報告單。他把它們一股腦兒地抱回家,給自己煮了杯咖啡準備熬夜幹完活給明天矮子回來留點時候。太宰治把大燈關掉,只留下檯燈和筆電屏幕發出的藍光。他小心翼翼地打了個哈欠,筆尖在簽字的位置劃過漂亮的弧線,左手伸過去端杯子。好苦。太宰治表情扭曲地撇了撇嘴。他想起平時中原中也給他沖咖啡都會加糖,這次是自己疏忽了。

太宰治把右手邊批閱完的報告書碼整齊,這時候手機叮鈴一聲響。他伸手去摸,一不小心碰歪了檯燈。亮起來的鎖屏界面上赫然是中原中也的簡訊。「你有在想我?」

太宰治挑了下眉梢心下了然,放下筆飛快地回復。「中也有夢到我嗎?」

「夢到你這個傢伙跳樓了。」隔著屏幕都能感到濃濃的嫌棄意味,還有隱在後面的一點點擔憂。

「我確實有想中也噢。」太宰治撐著頭,唇角帶著笑意地打字。

屏幕那邊沉默了一陣。

「那你開門。」

END.

评论(8)
热度(157)
©观象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