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象台

开学四月长弧。逃掉所有文组作业。
原则是不给任何人带来困扰。欢迎深夜私信。

私人设定


*小时候的事。可能会成为一截废稿。


太宰治看中原中也做饭就像杀人一样专注。匕首被替换成菜刀,也还是娴熟地在手里转了几圈耍了个花样。轻松割破的不再是皮肉和喉管,没有动脉里深红鲜血大肆喷溅,悄声划开的是禽畜类细嫩的肌肉纹理。刀锋与菜板碰撞出来嗒嗒地响,听起来煞是悦耳。他自小随尾崎红叶习得一手好厨艺,上得厅堂也下得厨房,只不过厅堂里皆是言笑晏晏众人都看得,厨房里就有了私心独留给太宰治一饱眼福。

炎炎夏日里他俩都在家不出任务,太宰治把空调一开搁沙发上瘫着,中原中也盘腿坐在木地板上打游戏。临近中午二人都不想做饭,吃了快一周的外卖又要吃到吐,太宰治就忍不住怀疑中原中也做饭水平,一副死鱼样含糊地说中也你不行啊。中原中也脾气上来了,扯着嗓子说谁不行?谁不行?一翻柜子里还有两包方便面,踩上鞋就噔噔噔下楼去便利店,不一会拎上来青菜鸡蛋,独独没有太宰治一直嚎着要吃的鱼肉火腿肠。他朝太宰治比了个中指,说你等着瞧,就拎着一袋子东西进了厨房。

太宰治眼一亮,眼底一点小阴谋。蹦到冰箱前掏了瓶饮料,凉丝丝的冰舌头,一口下去爽到底。他拿着饮料蹦哒蹦哒地去厨房凑热闹,就看见中原中也背着他站在厨房向阳的锅灶前,正把方便面往水里搁,还下意识舔舔被滚水溅到的指尖。他不理会太宰治「中也我不要吃这个」的无理取闹,径直走到案板前当当当地把蔬菜切成条,顺着菜刀刀背往锅里一抹一气呵成,斜着眼说了句爱吃不吃。中原中也把鸡蛋打散,他记得太宰治爱吃碎鸡蛋。细长的手指虚虚捏着筷子,飞快地搅动着澄黄色的蛋液。然后在太宰治的注视下随意地往锅里一洒。他一手握着筷子,一手拿了个小舀子,耐心地站到锅前一边搅着面条,一边细细地撇开水面上浮起来的黄沫。阳台被强烈的太阳光照的一片敞亮,太宰治悄无声息地凑上去,就见中原中也神情专注,正把舀出来的浮沫倒入旁边的碗里。太宰治甚至可以看到中原中也面颊上细小的绒毛被光照得发亮,有晶莹的汗珠顺着面颊滚落被他随手一抹。锅里的水咕嘟咕嘟地滚着泡,他耐心地一点点搅着鸡蛋和面条,有几缕翠色上下翻滚着。太宰治轻轻悄悄地上前,从背后把中原中也抱了个满怀,小声凑在他耳边说,中也做的饭只有我能吃噢。

中原中也嫌弃地看他,拿筷子头戳太宰治的额头。蠢死了,我也没给别人做过啊。


FIN.

后来面条糊了。

评论(36)
热度(159)
©观象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