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象台

开学四月长弧。逃掉所有文组作业。
原则是不给任何人带来困扰。欢迎深夜私信。

为你撑伞


8.23周纶羽生贺
原作:《考试王》(《作弊艺术》
by/忘海

早晨起来的时候,窗外的天有点阴。云层厚重地压着。周纶羽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然后打了个哈欠,慢慢地爬下床。

刚起来的时候他的头发乱糟糟的。刘海被卷到了后脑勺,过长的蓝发散得满床都是。他在洗漱镜前面呆楞了一阵,用梳子认认真真地把自己的头发梳通到底,接着在脑后熟练地扎了个马尾。

家中很安静,母亲很早就去工作了。餐桌上放着一碗面条,已经有些凉了。顶上卧着一个鸡蛋。他拿起筷子,抖了抖快坨了的面条,然后一板一眼地咽了下去。今天不考试,一定又是王老师讲五种表达方法。他不想听,也不需要听。为以防万一,周纶羽走之前往兜里揣了一卷红丝。他看了看天,没什么变化。就没有拿伞,然后拿起钥匙背上书包,出了家门。

走到班级门口的时候就看见有人戏侃地看他。周纶羽皱了皱眉,径直走到自己的位子上。桌子上面堆满了粉色的礼物盒,不知道哪个女孩子把他的生日传了出去让他如此猝不及防。一抬头却看见段荷隔着几排桌子站在后门外边朝他眨眼。周纶羽与她对视了阵,面无表情地低下头,把所有的礼物往地上一摞,然后把自己的书包塞进了书桌。

诸葛梦明坐在他前面一排。看样子今天他也十分期待在小测验里与他一展身手。真麻烦。周纶羽暗暗想,不知怎的,他对有没有小测验这件事反而不在意了,事实上还有点期待。

奇了怪了。周纶羽咬着自动铅笔,手杵着腮帮子想。

但看上去没有如了诸葛梦明诸葛梦明的愿。无论是课间还是自习,所有老师都出奇地统一,没有考试。他昏昏欲睡了一整天,期间被老师点名两次回答问题。窗外依旧黑得很,可是没有下雨。若是放学的时候也不下雨就好了。周纶羽盯着窗外灰压压的云,在心里想。

不巧的是他也未能如愿。放学的时候天雷一声比一声响。他抱着一堆礼物盒,肩上挂着书包,在忙着收拾书包的同学中间煞是显眼。前排的诸葛梦明似乎多带了伞,正吵吵着问有谁没带。周纶羽犹豫些许没有开口,诸葛梦明和他不算太亲密,他素日对他也不是太友好。但心思缜密的黄巧依看出了他的窘迫,嘴里叼着根笔朝周纶羽那边点了点头,含混不清地对诸葛梦明说了句什么。他看见红发少年的动作稍有停顿,似乎很不情愿的样子。周纶羽垂了垂眸,若无其事地朝教室门的方向走去。

喂。快到门口的时候还是被红发少年喊住。诸葛梦明犹豫再三朝他扔了一把伞过来。他眼疾手快地接住,淡定地道谢。诸葛梦明似乎对他的反应不满,咂咂舌告诉他明天记着还之后再没了下文。

周纶羽走出教学楼,把伞抖开,骨节分明的手指按住伞骨,咔地一声推到顶。他撑起伞,抬头看了看天,走入雨幕之中。

礼物盒子在路上掉了两个。周纶羽也没有在意,自顾自地走开。到家的时候雨已经差不多停了。他收起伞,在脚垫上蹭了蹭鞋子,然后掏出钥匙拧开了家门。

有什么东西从伞面和伞骨间的夹缝中掉下来,轻轻地飘落在地板上。周纶羽挑了下眉,走过去拾起。那是一张小纸条,看上去是从作业纸上匆忙撕下来的。上面的字歪歪扭扭的,是那个红发少年的字迹。

周纶羽眨了眨眼,眸子里像海冰包裹了一团火焰,一下下地跃动着。

「生日快乐,周纶羽。」

诸葛梦明这么写道。

END.


评论(13)
热度(30)
©观象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