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士兔子

大爷们来玩啊。

我隔壁的先生


双黑,三宰一中。一点点中敦?

每天我傍晚回家的时候,都能看见我隔壁的先生出来遛孩子。先生有着好看而精致的眉眼,言谈举止间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气场让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干普通事的。但是让我感到奇怪的是,他却像平常人家的妇女一样,总是在日暮时分吃过晚饭,带着三个孩子出来,和街区里的人和和气气地扯扯闲话。

我最初遇到先生的那天下午,是在我又结束了一天的课程,迎着夕阳归家去的过路上。我与他并不是很熟识,碍于邻里薄面简短地打了个招呼。他朝我笑笑,我还不是太善于交际,匆忙说了句"您孩子真可爱"就奔进院子,哪成想先生手里牵着的那个孩子突然挣脱了他的手,跑过来扯着我的衣服下摆口齿不甚清晰地说,"大哥哥,你用这个把我砸死好吗?"

说罢他指了指我背后的书包。我一下子被这个这个年龄段的小孩不该提出来的要求惊到了,待在原地不知道做什么好。先生紧了两步过来,不轻不重地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又无奈地笑着朝我道歉。我慌忙摆着手说没关系没关系,客气了几句就三步两步跑回家了。

这件事之后我和先生倒熟了起来,回来不忙的时候也会立在楼下和他扯两句无关的话。谈话间我得知他姓中原,在一家比较大型的企业工作。但不知为什么他介绍说那三个孩子都叫太宰治。我忍不住问他,"那您怎么区分他们呢?"中原先生想也没想地说,"最大的叫太宰治,第二大的叫太宰,最小的叫治。"我的嘴角抽了抽。真是简单明了。不过,那三个孩子的确都长得很讨喜,一水儿鸢色水目黑色卷发,只是不知是受伤了还是怎的都缠着绷带,问起来的时候先生也只说是「特殊的癖好」。顶大的孩子约摸十来岁,穿一身砂色的风衣,看人的时候总是笑吟吟的。稍小一点的也有七八岁,穿着规整的西装,绷带缠住一只眼睛,总是脸色有些阴沉地看着我。最小的那个(上次想让我用书包砸死他的那个)也有五岁,倒是一点也不怕生,拽着先生的衣摆,还不忘和自己的哥哥(其实他们看上去更像是同一个人)吵吵些什么。

后来我得知他们三个一点儿也不安分。先生总是有些头疼地和我抱怨这抱怨那,丝毫不顾我听不听。他看起来脸色总不是很好,蓝眼睛里神采些许暗淡。他跟我说这是睡眠不足导致的。从言语间我知道他们三个喜欢自杀,而且十分闹腾,总是把家里搞得一团糟。先生也时常说"迟早要把他们扔了",但至今也没有扔掉。反倒是我听出了些宠溺的意味。

与此同时我和三个孩子也慢慢熟起来,他们从不叫我哥哥,都是直接喊「敦」,「敦」。先生索性让我陪他们玩(看着他们不要随时自杀),自己上楼去处理烂摊子。有一次先生出去办事,叫我坐在屋前的长椅上,他们就在我身旁十分严肃地讨论什么。这时最大的太宰治跑过来,眨着眼抱怨似的对我说,"敦君,要不要去家里坐一会?外面超热的啊——"其他两个小一点的也朝我点头。我犹豫地笑着说,"没有钥匙啊,再说我不好去吧?"顶大的那个就朝我笑笑,我顿时有种不详的预感——果不其然,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自己家门的钥匙。这时候穿黑西装的太宰撇撇嘴说,"他早上把中也的酒柜打碎了,这时候肯定是想拉你作挡箭牌。""可是中也知道了会打我的啊……我又不是故意的。"太宰治苦着脸朝我委屈巴巴地说。我一边心里想着先生大概不是那样的人,一边还是那点「他还是个孩子」的同情心作祟,点头应承说好他回来我跟他解释。

哪成想这三个孩子仗着自己的好皮囊,坑人的法子倒是一大把。先生回来后听着我急切又挺像那么回事的解释欲言又止,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倒是一把就戳穿了我。说他们仨就是仗着有外人在家长不好拉下脸批评,而且太宰治那小子就是故意的。我急忙陪着笑说他们还都是孩子啊,就饶过这一次吧,谁小时候不犯点错呢。先生就瞅着我恨铁不成钢地说,"犯点错?那是犯错吗?"说罢他跟我列举了他们的种种事迹(我没来得及说话),什么一言不合就跑到房顶上吵吵着自杀啦,什么在下雨天把他的帽子丢出窗外啦,什么在双休日的早晨以「想要给中也做早饭」的理由炸厨房啦,我听得那叫一个心惊担颤,回过头来就看见太宰治站在墙角背阴处,朝我笑着做了个鬼脸。

我这才真知道了什么叫人不可貌相。

改天我回家的时候看见先生带着他们在院子前,太宰治的身上也没有被打肿的痕迹,看来先生还是舍不得下手的。我过去打招呼的时候先生没有注意到我,三个孩子就连声叫着"蛞蝓!""蛞蝓!""蛞蝓 敦来了!",生生把先生的脸叫阴了一片。回过头来的时候我有点尴尬地笑着挥挥手,暗道先生生气时的样子也蛮好看的。和他简单寒暄几句到一半,最小的治就跑过来扯着他的衣服,说中也中也我晚上要吃螃蟹!中原先生还未回答,太宰治就从一旁的椅子上一跃而起大叫道,"中也我刚才自杀时候忘关煤气灶了!!"

中原先生的脸顷刻就黑了。他看也不看反手给了太宰治的后脑勺儿一巴掌(熟练程度可见一斑),看上去是传授经验,实则带着点咬牙切齿的意味对我说,"敦,我告诉你,养什么都不能养太宰。哪怕是动物。"

说罢他就匆匆忙忙跑进屋里关煤气去了。我看着跟着他跑进屋的三个孩子,叹了口气,在心底暗自腹诽道:

太宰先生什么的,有您一个养不就够了吗。


END.

咸了一阵子。瞎讲的一个小故事。
脑洞来源是我楼下总有一个阿姨抱着三只小泰迪朝我嗷嗷叫唤。
还有……我要成为有猫人士了///

评论(19)
热度(91)
©威尔士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