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凌和图明

开学长弧。逃掉所有文组作业。
原则是不给任何人带来困扰。欢迎深夜私信。

[太陀] 太宰治你什么时候又骑着我的轮椅飞出门了?!!!



/为了雷而雷,把独鲸雷死。 @祸从口出
/极度ooc,不要当真。写个玩笑。
/底下是原梗出处。

太宰治今年年近不惑,跟陀思妥耶夫斯基结婚十年有余。彼时他们还都是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要身板有身板要钱财有钱财,后者也许太宰治没有。但他一穷二白就空凭着这一副身板,也还是把费奥多尔追到了手。他的神一般的恋爱经历,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令乡里乡亲啧啧称奇,一时传为一段佳话。

时隔多年他们这辈人多数都奔四了,同学聚会的话题早就从女朋友变成了孩子。太宰治这些年在外头打拼闯荡积累家业,费奥多尔就搁村里开个小店,两人日子倒是过得不差,到现在也攒下了几十年的小钱。太宰治就回来和他一起照顾店内生意,打算就这么安度余生。谁知他俩的佳话不知何时又被老一辈人翻了出来。太宰治这些日子是被年轻人的恋爱咨询倒腾的不能安生,各式各样的[怎么追到自己喜欢的人]这类问题层出不穷。这天他又给一帮女孩子讲了一通,她们欢天喜地地捧着笔记本是准备义无反顾地追逐自己的真爱了。太宰治这厢转到里屋,看见陀思妥耶夫斯基正大夏天裹着个毛帽子沏茶,见他进来撩起眼皮瞥了他一眼,不轻不重地说,你还好意思说。

太宰治一咂舌一扬唇角,那玩意儿你还留着?

怎么不留着?三十年后你不得坐。陀思妥耶夫斯基吹开茶叶抿了一口。

当年我把东筹西借来的那点子钱全给你卖那玩意儿了,咋着,不满意啊?太宰治凑上去想讨口茶喝。

陀思妥耶夫斯基差点儿没把那一杯子红茶扣他脑袋顶上。

可不是吗。当年他俩明明都要结婚了,陀思妥耶夫斯基估摸着太宰治怎么着也得给他买个戒指。哪成想那家伙似是此前山中修道八百年没入过红尘,直接给他搞了个电动轮椅来。还美其名曰「等你老了坐着出去」,当场请他试用。费奥多尔心想我打断你的腿让你用,可再怎么着也得结婚不成。他一忍再忍坐了上去,太宰治在后面给他鼓捣调速。费奥多尔忍不住问好了没有,太宰治忙说好了好了,你摁一下那个。费奥多尔一摁,还没怎着,就感觉自己猛地往前一窜,rou的一声窜过了一个路口。他还因为不知怎的轮椅飙车懵着逼呢,就看太宰治夹着滚滚烟尘从后面一边追一边喊,费佳——费佳——我调的最大速——等太宰治抄了近道再追上,费奥多尔三个路口都掠过去了。这本来该是他俩年轻时候的黑历史,不知道被那个人瞧见传出去,倒是让太宰治美名远扬。

陀思妥耶夫斯基越想越来气,等他回过神儿来,那杯子红茶已经被他扣上了太宰治的脑袋,那一头卷发正淅淅沥沥地往下淌水儿。

FIN.

评论(6)
热度(96)
©乌凌和图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