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凌和图明

懒得写置顶。
大爷们来玩啊。

1.95

春葬:

主题:原创人物   六百字小故事。


文/忘海 @观象台



客车摇摇晃晃地,江户川靠在我肩膀上。耳机里随机播放着什么,自己也恍惚了。我打了个哈欠,小心地动了下,生平第一次觉得有点晕车。天阴阴的,玻璃窗上有几道斜斜的水珠划过的痕迹,有点像她给我买的那条断了线的珍珠项链。


盛冰激凌的纸碗在手里捧着,湿湿凉凉的,和把手浸在康河里的感觉如出一辙。我稍稍偏头,耳机滑落一只。她的头也从我肩膀上滑下去,额头抵着我胳膊。我把她鬓发拨开,空出的那只手搅了搅,又往自己的嘴里塞了一勺冰激凌。


浇多了的巧克力酱有点甜腻,巧克力豆被对半切开撒上,弥补淡淡的香草味。江户川给我出的钱,在服务区的麦当劳里也是1.95镑。醒着的时候江户川揉着眼睛,说这个没有纽卡斯尔的冰激凌好吃。我吃不出来区别,我心想。江户川是个特别会过日子的女孩子,但她有时候也会狠心花钱,比如花五十便士扭一个商场的扭蛋机里并不怎么好吃的口香糖球,比如花上十来镑给我俩买choker,就为了情人节那天与我们一样的裙装相配,再一起张扬地上街。再比如我俩一年到头的冰激凌花销,就是1.95乘2再乘次数。她对于不同地方的冰激凌好似颇有研究,但我就是喜欢那种凉凉甜甜的口感,所以总是不愿挑选直奔麦当劳。那也是她惯着我的。每次她问我你吃不腻吗的时候,我都叼着勺子认认真真地摇头。


这不能怪我,江户川和我吃过很多个地方的冰激凌,可我还是总吃麦当劳里的。一方面是疲于挑选,另一方面是吃惯了的。单单舀一口不添酱的香草味,浅淡的甜香气就伴着凉意入口,嘴里像是化了夏天的柳荫蝉鸣。巧克力是炙热的夏炎,甜味的冲击感末梢带着一丝丝苦,是那草地里蚊子们的小尾巴。我喜欢夏天,喜欢冰激凌,也喜欢江户川。她就总拍给我五镑让我去买两份,还不忘说,记得找钱。


……


音乐声突然明快了起来,带着强烈的节奏。我昏沉之间被吓了一下,江户川的头猛地垂下去。她惊醒,还不甚清醒地问我,到了吗?我扶了下玻璃窗,抱歉地朝她摇头。手掌滑下的时候,指尖不经意地描画了下雨珠滑落的水痕。她索性不再睡,咕哝了一声掏出手机。我看她空间里的cp调查问卷,觉着有点好笑地低声问她,你有多爱我?


她有点迷茫地眨着眼看我,似是突兀地被问到。我又问,江户川,你有多爱我?


江户川偏头,盯着玻璃上的水痕想了想,轻声报出。


1.95 。



END.

评论
热度(38)
  1. 乌凌和图明春葬 转载了此文字
©乌凌和图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