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吸兔患者

开学长弧。逃掉所有文组作业。
原则是不给任何人带来困扰。欢迎深夜私信。

椋鸟栖于枝

/6.29安椋生贺! @Anl.安椋 啊和我一天有点激动……(太宰治未叛逃前提的特短小段子。

 

 

 

 

  太宰治喜欢中原中也,这事儿大半个港黑都知道,当然,这“大半个”里不包括中原中也。

 

  太宰治活也不好好干,整天琢磨怎样让中原中也知道他的心意,为此,尾崎红叶,森鸥外,芥川龙之介,梶井基次郎都曾做过情感咨询,提出来的方法也是千奇百怪,无一例外都使中原中也对太宰治的嫌弃程度更上一层楼。就在太宰治深感不能再拖下去甚至打算豁出去当众大喊“中原中也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的时候,他常去的那家咖啡馆的小妹给了个看起来不太靠谱的主意。

  

“都说椋鸟会学人说话,太宰先生为何不去买一只再教它表达爱意,送给那个人呢?这样间接地就能知道了还不比太过于尴尬。”

 

太宰治一拍大腿,哦哦怎么之前没想到呢?他无视了小妹“太宰先生请您先把之前赊的账结清”这一请求,径直冲出了店门去买一只鸟。

 

从此以后太宰治开始费尽心思地教那只椋鸟说“我喜欢你”这几个字,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学舌这事只能慢慢来,他每天早上出门教那只鸟念一句,晚上回来再教它念一句,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他如此调教了一年后,那只鸟,那只椋鸟终于学会了这句话,而且只在早晨他出门前说一遍,晚上他回来时说一遍。

 

虽说有那么点儿不太对,可好歹是学会了,太宰治整装待发,准备把这只鸟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他的心上人,中原中也二十大寿那天接到了来自他搭档的这个礼物。太宰治这下踏实了舒服了,不知道自己姓啥了,他变成了早晨七八点钟的太阳,光芒四射在横滨的上空了。

 

哪成想,中原中也一直没有个什么表示,搭档还是搭档,任务还是照做,这一层窗户纸始终没有捅破,他对太宰治的态度一点儿也没变,搭档变成恋人?不存在的。太宰治纳闷起来,莫不是那只椋鸟不太争气?还是没告诉中也?他复又忐忑地等待起来,直到两个月后太宰治生日,部下来报告:中原大人送来了一只鸟。

 

好嘛,太宰治看着自己手中的,叫唤着“我喜欢你”的那只鸟,又回到自己手了,他有点郁闷,可转念一想,又不对,若是中原中也同意了自己的告白,直接来找自己不就行了?何必再把鸟儿送回来呢?难不成小矮子也想玩一把浪漫?

 

于是太宰治开始期盼着那只鸟儿说点除了“我喜欢你”之外的话,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夜,椋鸟抖抖羽毛,似是要开口,在太宰治热切的注视下,它慢条斯理地说:

 

滚。

 

 

 

Fin.

 

 

我们仍未知道中原先生是怎么用短短两个月就教会了它。

(可能椋鸟本身也早就想说这句话了)


评论(19)
热度(101)
©重症吸兔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