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凌和图明

开学长弧。逃掉所有文组作业。
原则是不给任何人带来困扰。欢迎深夜私信。

你看

/6.28芽生贺!我芽生日快乐! @千山万水 

/超超超短小作文,私心写了文野里的太中pvp

 

 

 

 

 

天下着大雨,太宰治拉着我到楼顶看星星。

 

我把伞面往他那边倾,雨珠儿滚下来全滴在他头上。我说,太宰治,你有毛病?脑子里长了水草?我瞪他,伸手指远远的天际,一大片黑压压的乌云,不客气地问:“你说,哪儿有星星?”

 

可太宰治毕竟是太宰治,最晓得用花言巧语讨人欢心。他只笑眯眯地望着我不说话,手悄悄过来与我十指相扣。细细摩挲这我手上那枚戒指的纹路,等我抽过手来让他摸自己的去,才慢慢地说,天气预报说今天有流星雨的呀,会不会全落进中也的眼里去了呢?

 

我不吃他这一套啊,我们俩结婚有三年了,这种话他没少说,倒不如是从小就听出了免疫。我用伞柄杵他,我说你亏不亏心啊,这话你十岁就跟我说过了,什么流星雨啊,只有雨才对吧?

 

太宰治靠过来搂着我的肩,我对他越来越亲密的举动斜了一眼,被我呛了两句他也不生气,弯着桃花眸不急不慌地说,中也你还记得我十岁那年带你看过星星啊。

 

我说,是。 那个夜晚我至今记得清楚,夜空纯澈,星星们在头顶上围着我俩绕着圈笑。又一同掉进我眼底的海里,形成的璀璨漩涡似要将人带入梦境——太宰治跟我怎么说,我不怎么信,他说他也是被我吸入梦里的,那听起来有点怪异,况且说话的时候他老是笑,但那晚的星星好看,这不假,就像几亿个泛着光的小铃铛。我说,太宰治你总喜欢叫我看什么东西,还记得有一次你叫我在十字路口看了十分多钟的飞机的事么?

 

他笑起来,说,是呀是呀,可是最后不还是放弃了,哎呀,傻乎乎的蛞蝓什么都看不到。他象征性地调笑,我也就随手给了他一下。和他待在一起总有办法锻炼耐心,我说,还有上次蛾子敲窗户的事,还有——他接了我的话,双手捧起我带着戒指的那只手,眸子里是要溢出的温柔。他说,还有这里。他笑着看我,把我的手放在他的心口,我用手戳了戳那儿,隔着布料感受一丝温热,有什么在下面鲜活地跳动,就像地心翻滚的岩浆。我想叹息似的说,是啊,当时你说——人的真心,只有用另一颗心去看才能看得见。

 

那现在你看透了吗?他问我,接着没等我回答突然叫起来,中也中也!你快看!那边!有星星在动!不会真的有流星吧!?

 

我问,在哪儿?循着他手指的方向,除了云层还是云层。

 

他拉起我胳膊,让我的头靠过去,费劲地给我指了半天,我眯起眼来看,最后终于在云层的接缝处找到了那个不起眼的移动着的光点,我点头表示自己找到了,他像个邀功的孩子一般晃着我的手,十分兴奋地说,怎么样中也!我这次没骗你嘛!

 

我反手给了他一巴掌,他不明就以地委屈地看着我,我冷冷地说,

 

 

 

 

 

 

 

 

 

 

 

 

傻逼,那是飞机。

 

 

Fin.

 


评论(4)
热度(68)
©乌凌和图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