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象台

开学四月长弧。逃掉所有文组作业。
原则是不给任何人带来困扰。欢迎深夜私信。

与人期行

2017.6.29 00:00

忘海


夜里的时候我突然醒来,我总能听见远远地传来火车站大厅里的报站声,空旷又寂寥。我的心底都会涌现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惆怅,哀戚,杂乱地交织着。好像在思念什么人。真奇怪,我没有什么人在远方,唯一的恋人与我同城。我这时候往往点起一支烟来,认真地思索着,看着窗外清冷的月光。我细细地想着,有什么人在外呢?可是在脑海里搜寻却无果。后来这样的次数多了,我渐渐地明白,是我的恋人了。他走得很远,比所有铁路加起来都远。我们之间的距离,是生死两隔的距离,而他再也不会回来。我就想,明天离了这火车站,去太宰的墓前住吧。我听不到这报站声,我感受不到那距离,便能自欺欺人地觉着,他永远在我身边了。


双黑的半截刀子,给自己廉价的生贺。

祝我生日快乐。

评论(14)
热度(50)
©观象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