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凌和图明

懒得写置顶。
大爷们来玩啊。

一杯暖半生

/日本时间 6.19 00:00

/太宰先生生日快乐!

/生贺企划—饮品—烧仙草奶茶

/双黑




启.



太宰治跟他的不知是第多少个的新女朋友约会。对方是一家奶茶店的员工,某天太宰治上街闲晃的时候碰见。女孩长得不错,清纯甜美,笑起来时眸子里弯着一抹秋波。太宰治总喜欢这样,边笑得温文尔雅边把各式各样的女孩子带回家,抚摸着她们的鬓发温情脉脉地唤着,又无一例外地上演始乱终弃的戏码。偏偏他的长相有魔力,能把黑的变成白的,硬生生让女孩们梨花带雨地还觉得,是太宰君太优秀了我留不住他。他的一次又一次的恋爱,就像这次,都不一定长久得了。约会又怎样,上过床又怎样,迷恋到答应殉情又怎样,两三个月的恋情即使随随便便地开始,又随随便便地一甩手从此形同陌路,对太宰治来说也是不稀奇的。


太宰治的恋爱过程向来发展地飞快,大抵他想快一点跟那女孩去下了黄泉。一周不到他们就开始正大光明地约会,说是约会,也不过是逛街牵手接吻看电影一类。太宰治对这流程早就烂熟于心,他拉着对方的手,一味地笑看着女孩兴奋地叽叽喳喳,拉着他的手轻轻摇晃着,又用撒娇一般的气音唤着他名字。然后他笑眯眯地,心不在焉地答应。说实在的他有点厌烦,原因大抵是千篇一律的少女恋爱故事。这时女孩停下手里的动作,不满地撅起嘴来:''治,你在走神。''


''啊,抱歉。''太宰治朝对方歉意地弯了弯眸子,打算借自己的优良长相盖过去。然则女孩子是不好糊弄的,她认真地盯着太宰治思索了阵,最后一拍手,''治在想别人,对吧。''


太宰治没办法否认,他的确是在想一个人,但奇特的是他忘了那个人是谁。他寻思着找个怎样的借口,所幸女孩没等他解释,径直拉着他的手往前走,一边回头看他一边伸手虚虚指着前面,''前面有家奶茶店啦!上次来这里的时候,仙草奶茶超好喝……呐,治喜欢喝奶茶吗?烧仙草呢?啊,我记得治第一次遇见我的时候……''


女孩像小雀儿一样说个不停,太宰治又有点恍惚起来。他连忙让自己的脑海里清空,专心致志地跟美丽的小姐谈起恋爱来。他微微偏着头,带着点迷人的微笑应答着,''我也很喜欢喝哦,加仙草的。''


其实太宰治并不是那么喜欢喝奶茶,他只是佯装着附和几句,没想到女孩却一下子兴奋了起来,清澈的眸子闪亮亮的,''那,治喝过最好喝的一次呢?是在哪家店里?下次治带我去好不好——?''


最好喝的…仙草奶茶?太宰治想着。回忆里有淡淡的香气,仙草冻在唇齿间滑过的口感,和有些甜腻的奶茶的味道甚是不搭。他刚刚淡忘的印迹又浮现出来了,被他快忘记的人手里小心翼翼地倒着开水还不忘与他拌嘴。''不喜欢的话就不要喝啊!'' ''为什么不放红豆啊?!明明是我做的吧!''一类的话语。他是怎么回应的呢——?啊,''因为我不喜欢红豆啊!太甜了。''听起来就像那个人要理应顺从自己的喜好。他确是不喜欢红豆——他怎么会告诉那人自己不喜欢呢?


太宰治之前只喝过这么一次仙草奶茶。仙草冻被舌抿开,滑滑凉凉的和热奶茶形成鲜明的对比。用纯正红茶做的奶茶,和外面店里的勾兑奶茶粉是不一样的。但是糖放多了些——他眯起眼,那大概是整杯奶茶中唯一的败笔。他细细地回想着,最好喝的奶茶——应当是一个人手做的,红茶煮沸沥去渣滓,再混同牛奶在小锅里烧得咕嘟咕嘟地冒泡。然后再添上切好的仙草冻,让它轻轻慢慢地从杯沿滑入。他记得他站在厨房里看那个人忙碌,太宰治想着,那人是什么样子的来着——?


棕黑色的长直发?他的第一任女友?不对的,她不知道奶茶的事。薰衣草色的眼睛?

路边奶茶店里的店员?不对的,那不是手做的。那么,是谁来着,是谁来着——?


啊啊,朝阳一般的头发和海一样的蓝眼睛,比他矮上半个头的小孩子。太宰治略略抬了抬眸子。




折.



''所以中也在做什么啊——?''


在第一百零一次试图做出什么吸引眼前的少年的注意力却无果之后,太宰治趴在操作台上,偏头看着少年认真的侧颜。中原中也安静下来做一件什么事的时候是很好看的,两片唇轻轻抿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海蓝色的眼睛专注地盯着面前的材料眨也不眨。他的手下也不停,本来是用作杀人、沾满了鲜血的短刀此时正飞快地在案板上滑动,一块块半透明有弹性的仙草冻从刀刃下被划开来。太宰治好奇地眨着眼,刚想抬手捏起一块送入嘴,就被少年啪地打在手背上,''现在别吃。''


太宰治撇撇嘴,旁边小锅里的奶茶烧开了,咕嘟咕嘟地翻滚着冒泡。中原中也娴熟地摁了几下操作面板,翻滚的速度就渐渐地慢下来。中原中也取过旁边早洗干净的杯子,小心地把奶茶注入,袅袅的白色烟雾抟摇直上。他挥了挥手抚散它。太宰治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等中原中也反应过来时倒有些不自在了,刻意带着点恶气地问,''你看我干什么?''


太宰治弯起眸子,指指杯子,''快点啊中也——凉的话就不好喝了吧!''中原中也慌忙记起,踮起脚从上面的柜子里够红豆。太宰治笑眯眯地看着,没有一点要帮忙的打算。中原中也费了老大劲够下来,鼻尖上都蒙上了细细一层薄汗。他刚想把红豆倒进杯子,又被太宰治一把拦下,''中也!不要放红豆!''中原中也气得要命,费这么大力气却被人说了不放,反身不轻不重地用胳膊肘杵了一下太宰治,''凭什么啊!是我做的吧!''


''因为我不喜欢!好痛——要死了——!''任性的话语和浮夸的演技,中原中也咂舌。然后他不顾太宰治的抗议,硬是往里面倒了一杯底的红豆。


''所以中也为什么想到做这种奶茶呢?''太宰治一边眯着眼啜饮着一边问。中原中也不回答,倒是先反问,''好喝吗?''太宰治咂咂嘴,缓缓地没有诚意地说,''还可以。''中原中也呼了口气,捋了一把自己的刘海。''因为是红叶姐教给的——拿你先做实验!''太宰治一边喝一边发出意味不明的元音,''蛞蝓居然也有一学就会的脑子吗——生物学上的一大奇迹,哇。'''中原中也一挑眉,鲜少没有揍他。



回忆到这里就算中断了。太宰治眨眼,唇齿间仿佛又弥漫起淡淡的香气。他是为什么鬼使神差地赞美了呢?明明没有那么好喝的,奶味有些重,红豆过于甜腻,可他还是看着少年期待的眼神,就说不出挑剔的话了。但那是他唯一一次,也是最好的一次尝到仙草奶茶,太宰治其实不喜欢的,因此之后也再没买过。


他只是轻轻地掐断了回忆,然后低下头笑眯眯地对少女说,


''我喝过最好喝的一次的仙草奶茶,是一个人亲手做给我的。''





定.



女孩子盯着他的眸子认真地看了半晌,''治,你又走神了。''


''啊……''太宰治掩饰一般地晃晃手中的奶茶,他已经失去了喝它的欲望。勾兑的偏甜的添加剂气息,是比不得煮出来的红茶的香味的。唯一显得讽刺的、没什么两样的倒是红豆。女孩子叹了口气,显然今天的约会不尽如她意。她扣扣唇,然后试探着问,''治在想那个人吗?''


''谁?''太宰治一时恍惚。


''给治煮奶茶的那个。''女孩又叹了口气,抓抓头发,''治的表情就像在想自己的昔日恋人。''


''啊……恋人?''不是吧,太宰治想着,明明只是一个脾气暴躁的小矮子罢了。


''对啊,''女孩抬头,''而且,认为自己喜欢的人做给自己的东西最好吃——也是爱屋及乌的道理吧。''



要不改天让中也再煮一次仙草奶茶吧。


太宰治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荒谬的想法。




FIN.






评论(8)
热度(101)
©乌凌和图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