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象台

开学四月长弧。逃掉所有文组作业。
原则是不给任何人带来困扰。欢迎深夜私信。

我总是跟他说,我说中也,我快死的时候能看见你。他不信,狭长的眉梢微微扬着,蓝眼睛里有单纯的怀疑。我没在骗他呀,我骗了他挺多次,这不假,可我确确实实能看见他。我能飘在空中,哗啦啦啦,眼前闪过的画面是大片大片的橙红,就像夕阳投在粼粼的水面上,破碎又复合,来回地荡,晃得我眼睛都疼。我可以虚虚地浮在水上,往下看就有他眼里我的倒影,海面上突兀一抹暗色。我总是这么做,污染他的海域,我往那里面倾倒名为太宰治的污水。可他只消稍稍闭闭眼,那里就又恢复了清澈。我漠然地看着海里自己的躯体,不属于自己的,已停留在那海底的躯体。但是海浪涌上来,我挣不开,我和我的躯体一起没入属于深海的黑暗中,我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我的唇哆嗦了下,轻轻地,带着点笑意地说,中也,我看见你了。




























濒死体验。


干干巴巴的高考应援。







评论(6)
热度(57)
©观象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