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象台

看想看的书,讲想讲的故事。

600fo感谢!!!
有想点文的吗?!正好最近缺梗,写三篇,挑感兴趣的√

其实冷cp也可点。不毒。不毒。

四月廿五

/520贺文

/by 忘海


春末夏初还是青黄不接的时候,但今年天热得格外早。教室里的电扇呼呼地转着,吹不到坐在窗边的太宰治一点半点。他咬着笔杆子昏昏欲睡,英语老师的声音像是单调枯燥的催眠曲,ABCDEFG,愣是把他讲得像小鸡啄米,上午就困成这个德行。他单手托腮望向窗外,强烈的金桔色的阳光给窗外水杉树细碎的叶片边缘镀上一抹亮丽的金边。太宰治在课桌底下悄悄地无视了校规校纪,把校服长裤一鼓作气挽到大腿根。


与他截然相反的是前排的模范学生中原中也,笔杆条直一丝不苟地记笔记。太宰治悄悄摸摸地用笔杆戳戳中原中也的背,压低声音问,老师让做哪题?中原中也不耐烦地瞥他一眼,说,49页6a。...

市井

不该在38度的天气里穿长裤的。


夏天的风雨也是热的。天却阴着,似乎那雨珠儿都像汗滴般咸腥。等红灯时太宰治一只脚踩在地上权当刹车,后座上中原中也右手把伞又举了举刚好罩住自己两人。雨不大,堪堪是消遣,但聊胜于无。太宰治回头看看中原中也,对方从宽大的伞檐下露出蓝色的双眸。绿灯亮了。太宰治转过头拧了拧电动车把,右脚收回来就冲了出去,还不忘提醒中原中也坐稳。中原中也应着,一只手把自己书包搂在怀里,另一只手费力地举着伞。


红叶姐说今天有事,让我帮忙接一下镜花。风雨倏然大了,中原中也一个不稳差点伞就被掀下去,前座太宰治的声音真真切切地敲打他的耳蜗,顺着听神经一路蔓延到大脑皮层。他在回沟之...

市井

要热死了。


中原中也放学的时候买了根棒冰。太宰治还没下班,他一个人晃晃悠悠地穿过高档小区的林荫道走回家。天气闷热,中午的时候来了点风,宿舍的窗帘鼓起一块。他们都睡不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用口型聊聊天,等宿舍老师来了就连忙装作睡熟,又偷偷在老师的背后比中指,然后咬住枕巾一角不让自己笑出声。他叼着根棒冰筷子,书包带有一搭没一搭地晃。一出校门他就忍不住把长裤卷到膝盖,走了一截后一只裤腿散下来,一只还好好地挽着。他捋了一把被汗水浸湿的发稍末端,心想这破天真热。


楼道里飘飞着尘土,中原中也拖着步子爬上四楼。一打开家门他就把书包往地上一甩,然后爬上床开空调。太宰治最近好像找到了新工作,...

花期未满

哇我居然是第一个交作业的??这已经跑的很开了 求轻打。

我真的好慌张啊。


扫雪义工队:

*cp中敦      


* 五月作业《绝色》跑题了。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系列。


*蓝玫瑰:清纯的爱与敦厚善良


*文/忘海  @观象台 


在月光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小王子有他那朵玫瑰。


大约半小时前雪停了,此时路上的雪水将化不化。冬夜的行人匆匆地。我双手拢起凑到唇边,认真地呵气。临近年底总归...

市井

我是怎么洗头的。/


''中也,过来洗头。''


太宰治叫的时候中原中也皱着眉趴在桌子上写作业。他磨磨蹭蹭地拖沓了好一会儿,终于''啪''地一声把笔杆子狠狠拍在桌面摊开的练习册上,看也没看朝洗漱间大吼,''太宰治你不会把阳台窗户关上?!吵死了!''


怪不得中原中也。太宰治就是个推销员,整天骑着电动车风里来雨里去,赚的那点小钱供了中原中也上学,能租得着这么一处破破烂烂一室一厅的居民房就挺不错。他们的小区也老,楼都歪歪着,楼道里堆满了尘土和破烂儿。楼下就临着市场,一到夏天那里尘土飞扬,油烟子在空气中腻腻着钻进人的呼吸道,劣等香辛料的气味又刺激着人想打喷嚏。就是现下,晚上更甚。灯红...

[双黑] 晨昏线(2)

放图吧。丢了累的要死不打算重码见谅,

对。这就是我。

另外……谁来给我个评价让我清醒清醒。

Dylan Zimmerman:

沉迷social media没治了(哭唧唧)

浮休_教科书式尬聊症患者:

没错是我!
看这里!

一条咸鱼七:

100%的发文后心理,如果有长评我会原地360°转圈劈叉并给那位亲切的,给予我心灵慰藉的人一个飞吻表示我爱她x

鲸歌&无字诗:

上天入地环游世界80圈都是爱你的形状,只为点赞和评论

西兰花君的紫围脖:

It's me...

脸盲君阿Z:

是我(哭着举手)

烛曦:

是我是我就是我!
      
一条评论能顶十万个小心心啊!
     
相信写手们都是在劈叉着说爱你啊!


[双黑] 晨昏线(1)


@小邪__今天也交不上稿 双黑漫本的。在本子出来前请不要借梗二次使用。

——————————————

楔子

很久以前的时候,我遇到过这样一个人——

——————————————

Chapter One

纵使属于不同的两个世界,白天黑夜也划分得异常清楚。

就像只有现在——黄昏刚刚过去,中原中也才能偷偷跑出来。他今年刚满十三岁,还只是全族最小的孩子,但高等恶魔的特异性在他身上已初见端倪。譬如,小时候的角已几乎快速地退化掉了,黑色的翅膀也长大了许多,羽稍带着些暗红。早早退出幼龄期可以让他更早地与人类结契——签订契约,履行契约,收割灵魂,是他们最主要的存活的手段。但这个时候的中原中也...

黑鸢与勿忘草


刚刚似乎一不小心删掉了x/

——————————————

听说,鸢鹰衔着一朵蓝花。
——引子

——————————————

太宰治把挽起的校服袖子放下来,试图遮住放学路上被社会青年以刀划出的一道狭深的伤口,但猩红的液体顺着他的手臂滴滴答答到地上溅起小块灰土。他在自己家门前背着书包站了一会儿却并没有拉开门进去,屋内传来什么被碰碎的清脆声响,有东西倒在地上沉闷地很大一声,他猜得到接下来是楼梯拐角的木架一路叮咣地滚下来的声音,伴随着父母从二楼到一楼的激烈的争吵和叫骂——这种事情对太宰治来说已经屡见不鲜。尖锐的话语像蛇喷射出的毒液倒灌进太宰治的耳朵,他似乎听到了父亲在骂他长得和母亲一样妖精般带着...

【急求约稿,望帮转发】

帮忙kkkkk

锅鱼菌:

第一次开淘宝店没有经验,于是……就……不慎被骗子坑了1000,所以心理阴影面积很大,希望各位关爱一下我,直到重新赚回这些为止。

文豪野犬:ALL太,中芥,太芥,ALL森

心理测量者:崔槙,狡槙

如龙:尾立尾,桐锦,真锦,西真,佐真,嶋真

原创:能写

擅长风格:现代/原著/架空/日常/科幻/童话,不擅长古风历史和学术向(如有需要会去考据)尤其擅长各种肉。脑洞混乱全靠灵感,什么黄暴车都会开基本无雷(犯罪相关需要共同三思)。可苦大仇深的虐可平安和谐的糖。

方向:BLGLBG都可。

文风及旧文参考:见lof O网页链接

是否需要提供梗...

中也!!!啊啊啊啊这个中也!![旋转爆炸上天]我我我爱你啊啊啊啊啊

ReveriE:

 @观象台 给!以上就是我的妄想∠( ᐛ 」∠)_

[双黑]候一簇灰烬


中原中也在十字路口等了挺久。

他身体前倾蹲在马路牙子上,等着那个姓太宰的来给他送点钱花。叼着的那根烟好久才点上,嘴里一头已经被津液濡湿,浸上了点烟草味。他吐出一口烟雾,直了直腰。路灯闪着不甚明亮的光,忽明忽暗,街道上没有几个人,他一个人蹲在午夜的十字路口倒是有点吓人了。

他从九点一直等到了现在。昨天晚上他告诉太宰治的时候,太宰治显然没预料到他会来找他。他们在一个很白很明亮的房间里碰面,四周都是煞白的,他就看得见太宰治棕黑色的卷发。中原中也撇嘴说,要不是缺钱我才不会来找你呢。太宰治似乎很激动,想问他怎么来的。他心说这还要问吗,想来就来了。可是他没办法回答。天快亮了,他要尽早脱离那个房间。中原...

黄油苍蝇

[4.29中原中也生贺。cp向为双黑。

[题目强行英译汉/ butterfly本意为“蝴蝶”。

[食用愉快。

/—————————————

是我,是我,我看见了他的死亡。

苍蝇用唱歌一般的语调说。*

——————————————

那天早晨我起床的时候,发现昨天晚上下了雨。阳台的落地窗没来得及关上大敞四开着,我赤着脚走过去,白色的纱帘被风吹得鼓起来,我把它拨开,被我摁的地方微微陷下一点。地板潮湿,有大片的泥土和水渍,我垫着脚避开有些硌脚的沙子,打算从外把窗户朝里关上,却突然被什么东西夹住窗户。探头过去的时候窗把弄乱了头发,我把自己还有些乱的发丝撩开,发现窗框上夹着一只早已死掉的蛾子...

我……我考试前一天控制不住自己作孽的手了……

嗯,我,我也想……

十四哥哥-:

非常感兴趣!!!

蛋人美:

好,好的,我也想玩一ha!

笙歌慢:

非常好奇!

真的没人来告诉我从我写的文里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有人玩吗!

没人……没人我过会删!

请大家看一下这条

所以我的摸鱼/别的东西 根本不发在LOFTER啊。

夔周:

呃之前其实有遇到过一个让我颇感微妙的妹子……不喜欢我发书摘就取关吧🙏🏻


亚历山德拉:



为了吃粮才关注我,然后我摸鱼、整其他的东西就又取关我的各路朋友,请你们就别关注我了。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就这样——爱好比较多,产粮靠缘分。虽然知道免不了被某些人当做产粮机器吧,但是我可以选择不接受这种关注。



谢谢对我不离不弃的天使们!爱你们!


[双黑]到底人间欢乐多

/先给我念比小心心! @十方念 抱歉拖了这么久……[土下座]

/历史无知,考究党求放过

/极短小……写完这篇就收拾收拾准备考试去

中也,你不记得我,可我认得你呀。
——————————————

我说,中也。好久不见。

彼时前庭的乐舞刚刚奏响,纸醉金迷的上百盏烛火摇曳,胭脂世俗的香气中飞扬着金色,像是飞蛾抖落它翅膀上的磷粉。台上排演好的舞女拿着扇子,故作姿态地掩着些下颌,矜持无比,仿佛等一下就要去床上和客人翻云覆雨的不是她们一样。花纹繁琐极致的和服,金闪闪的首饰链子,搽了水粉继而显得红白分明的颊,带着媚气的艳红的唇,华丽与奢靡,最不缺的便是女人。城里的烟花柳巷一向集中,将我带来的朋友早已...

[双黑] 是神意作祟吧

‘野良神paro/ooc大过天

‘我保证下一篇就是花魁x

/—————————————

太宰是在十六岁那年入水自杀的。      十八岁那年他遇见了中原。

——————————————

没遇见中原的时候太宰是个野良。他的第一任主人是谁,早已无从知晓。两年来他追随神祗无数,无一例外全部叛逃。大概是都已经死了也就随心所欲不在乎那么多了。他的名字也有千千万,刻在双臂上,双腿上,身体上。太宰就用绷带将自己缠裹得严严实实。但他又是能力首屈一指的野良。曾经他听从别人引荐去找了天神,但在神社门口就被扫地的女子拦住。漂亮的神器小姐姐秀眉微蹙,口吻中是...

也稍稍翻了下她的主页已经不怎么敢看了。现在只想发表过激言论。
我也不是太太我也不看乙女。说实话如果不是这次挂我还真注意不到她。
哦。那你很棒棒哦。你写什么我不管,但你写的辣到了我的眼睛我就要管,谢谢。
言论过激就不打算继续写了。
感觉这次又要撕起来的样子。
你粉丝多你去写原创吧,你去靠着那些可以去色/情网站上投稿的东西出本书吧。估计可以跟白行简的有一比了。你就别再这儿侮辱角色再让我们自戳双目了。
拜托你了!!!

行了,谢谢。

在死人城:

[就是一个挂人]

我想怼个人,可能人身攻击的那种.

她大号id津岛夫人,小号id斜阳.

起因来源于图一她写的中红.这篇当时朋友发给我看,然后就……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图二是她的首页,对不起我的忍耐力可能没有那么好所以没有敢点开。但是看到12p之后真的…当时就哭了。

之后的图是别人和她讲道理,以及她的回应.

虽然我觉得我没什么太大的资格来对您说教,但是我还是想说些什么。

第一,能否好好的对待原著人物?我大概也是写的很烂的那种人没什么资格说你ooc,但是我真的忍受不了我那么喜欢的人在你的笔下会变成那般陌生的样子。他们换了名字就是完完全全的另外一个人,遮住名字根本就看不出来是他。这样真的还是他们吗.

第二,能不能遵守法律?并不是您说的年龄设定互相相爱他们就是不违法的了,也不是您说多p他们互相相爱就没有犯法了。

说到这里我感觉已经够了。主观的想法有些多大多也是人生攻击相关吧,但我只是披着同人皮写原创还是请不要打tag吧,求您了退出吧。

以及下面的话对她的迷妹说一下:
1.不要说什么人家写的多辛苦怎么样怎么样,要珍惜她的劳动成果怎么样怎么样。我写这一长串也很辛苦,
2.也不要说什么你行你上这样的话,我觉得我现在就在上。

态度不好我道歉,但我觉得我真的忍受不了自己喜欢的人在她笔下成为那个样子。

太宰治智进黑手党


大家好你们的忘海er又来啦。

重拾鬼畜系列。原作《林海雪原》

节选自“十五  杨子荣献礼”        土匪黑话请查阅原作,这里不太符合语境。

筹划一个野良神paro的太中。

——————————————————————————————

“蘑菇,溜哪路?什么价?”

五个人中的一个,发出一句莫名其妙的黑话。

太宰治一听,心想:“来得好顺当。”他笑嘻嘻地回头一看,五个人惊瞪着十只眼,并列地站在离他二十步远的地方。

太宰治直起身来,把右腮一摸,用食指按着鼻子尖,“嘿!想啥来啥,想吃奶,就来了妈妈,想娘家...

[双黑]总该

说好的3p,路人引导剧情出现。

[太宰治]→武侦宰   [太宰]→港黑宰

我们假设人间失格啥的失灵了好嘛。

等等我忘了是谁点的文了?!!!!!

/——————————

中原中也,年方二十,港黑一枝花。

圈里圈外,他的迷妹迷弟势力都一抓一大把。不得不说,他生得确是极标致,眉眼精致唇红齿白,橙色鲜亮的卷发被帽子压得一丝不乱。他身材本就娇小,又着一身黑,却透着些睥睨天下的狂气,更别提他平时常扬着些许下颌,湛蓝的眸子微微眯着,更显出骄傲来。就这么一个浑然天成的美人儿,却被放荡公子太宰治捷足先登连根儿掐了个一干二净,连一小捧土都不给留,怎能不气。

没法儿,谁让人家打小儿...

[双黑]一别经年


460fo感谢!虽然并不知道自己写的算是什么x

东瀛遣唐使paro,架空设定,绝无篡改史料之意,请注意避雷。

详细历史请自行百度遣唐使。

(壹)

一直到十七岁的时候,我才真正踏上那片名为“唐”的土地。

从东瀛不远万里渡海而来,替亡故的师长寻访一位旧友。

我记得很清楚。登岸的那天很阴,起了浪。海水是灰蓝色的,暗暗涌动着。但长安城里不是阴沉的。每个人都好像很欢欣。初来乍到,在皇宫中设下的席间也只是草草应付了下,只略略两三杯就不胜酒力悄悄退席,站到栏槛间去吹着凉风。

酒席结束后回了招待的客栈。晚上的时候天也还是很阴,云层遮月。我怯怯地握着亡师曾写下的信,在城中四处打听。后来在临近城郊的...

【敦芥】我谅你是个妹子 / 完

草草收尾……原谅我真的不知道……【顶锅盖跑】所以你们去问太宰吧!


———————————————————

立原道造很懵逼。非常懵逼。

我错过了什么。

———————————————————

芥川龙之介冷着一张脸''咣'地一胳膊杵在门上的时候,数学课还没下。

数学老师国木田独步瞥了他一眼,不紧不慢地把最后一道题的两步收了个尾,然后夹着讲义迈着四六步儿下了讲台。几乎是在他从芥川龙之介身边过去的一刹那,黑发少年就瞬间沉下了脸色,三步并两步就拽着最前排中岛敦的衣领儿把他提溜了起来。中岛敦被勒得喘不过气,半晌艰难地吐出一句话:

''你……能不能……让我先把最后两步……整理了……咱们……...

【敦芥】我谅你是个妹子 / 中

既然是校服,那么就有一定几率会碰到吧。

中岛敦抱着侥幸心理,丝毫没有意识到,花儿已经扎下了根。

————————————————————

''我说,立原……帮我个忙吧。''

中岛敦在宿舍床上把自己用被子裹成一个蚕宝宝,探着头试探着招呼对面上铺的立原道造。立原道造,中岛敦的好基友。开学第三周,就成功跻身社会,与一众校园社会杠把子接壤。其中当然包括我们的体育部部长。红发小哥儿正躺床上刷手机呢,听到中岛敦叫他没怎么细想就答应了。及到知道是要办人家寻妹子,一瞬间痛心疾首。

说好的朋友单身一起走,谁先脱单谁是狗呢。我自个儿都没着落,干嘛帮你?啊?!

虽然这么想,可毕竟还是答应了人家。立原道造...

【敦芥】我谅你是个妹子 / 上

好的 那么统计票数的结果就是敦芥啦。争取三章完?


——————————————————

中岛敦觉得,人生最大的苦痛莫过于校服不分男女款。

——————————————————

中岛敦。年方二八。高一新生一枚。

作为乌烟瘴气的高中里一股清流。他很好的出淤泥而不染,不抽不喝不嫖不赌,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小纯洁''。恋爱史更是干干净净,纯情地如一张A4纸。更是在开学就表示了自己来到武港高中是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然而。很快你就上不起了。敦敦小朋友。

在来到高中的第二个月,他发现,自己恋爱了。

——————————————————

事情的起因还要从开学那天说...

……强行文野虎敦儿。大概是个失败的表情包。

图源自我们都应该熟知的

印尼军区老虎雕塑

尴尬。

武侦源记

鬼畜,又是鬼畜。和 @深苑 联合联合。我该打什么tag啊?!!!


武侦社中,太宰治殉情为愿。均未遂,忘死之艰难。忽逢中岛敦,变作月下兽, 泡饭鲜美,虎即扑食。太宰甚异之, 告社长,欲其入社。

入社隔日,便历考试。题有谷崎,仿佛若被欺。便捨身,揽炸弹,初惊恐,才劝人。复劝数十句,豁然欲爆。虎皮一振,捨己救人,有人虎直美国母之属。武侦错杂,骨科相闻。 其中社长社员,医生秘书,不同常人。乱步宫泽,并怡然自乐。

见中岛,乃差遣。问其身世。具答之。便邀还社,设茶泡饭作食,社中闻有此虎,咸来问询。自云先前离孤儿院, 独自一虎来此横滨...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给我这条咸鱼干一席之地,真的谢谢。

bzsxdm挽洛:

感激我为数不多的小读者们包容我随意弃坑(被打死。
或许是因为你们我才总是想要写得更好吧。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梦里的窗户

尾崎红叶反身关紧了窗户拉上窗帘,回来坐到中原中也的床边上。中原中也把被子拉到下颌,安安稳稳地裹紧自己。卧室里就开着一盏床头灯,他的睫毛在灯下闪着荧光,一眨一眨上下翻飞像蝴蝶的翅翼,衬得那双湛蓝色的眸子也就晶亮亮的格外可爱,直直地望到尾崎红叶的心坎儿里去。女子拢了拢和服的宽袖又宠溺地叹口气,说,最后一次啦,中也也长大了。

中原中也乖巧地点头。尾崎红叶就说,那让我想想。几个月下来她编故事也愈发熟练,又不由得想到中原中也刚被带回来的时候几乎是日日地粘着她,现在睡前故事也是最后一次了。她看着中原中也,好像是在思索着,中原中也也睁着大眼睛等着她。尾崎红叶现在有点舍不得了,可她又必须让中原中也一个人去。...

© 观象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