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士兔子

大爷们来玩啊。

3737


*是深夜速摸的双黑。

  太宰治头一次觉得自己的身高也有不合适的地方,就拿那个触手怪差点把他脖子怼折而中原中也还忙不迭地摁得住自己的帽子来说。他拿空出来的那只手摸了一下脸,觉得自己半只胳膊跟它上面的兄弟玩捆绑非常不适。
  中原中也匆匆忙忙跑过来了,问他有没有事。太宰治心想,难道我这一脸血像没事的样子吗。他不好意思在中原中也面前丢脸,摸了摸下巴扯出一个笑容来,说,那家伙不像是异能啊。
  其实中原中也和他都不大信邪。太宰治自诩失格在手世界我有,对于异能根本没在怕的,如今他身边多了老搭档,底气足得要飘起来。他俩把两下旧招式加热八成,趁着热让中原中也咣咣给了那玩意两拳头...

「双陀」早餐时间


*2018年度企鹅团夏季作业—毛茸茸
*同时也给我的烤鹿jio @山见鹿

  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平躺在床上,感受到阳光透过窗子,在他的身上一寸一寸地移动着。他其实快到黎明才睡下,因为今天是截稿日。
  厨房里有什么发出金属碰撞的声响,可能是一把叉子掉在了地上。他闭着眼翻了个身。但其实费奥多尔知道自己已经醒了。他把被子拉到肩膀。
哐当。这回是玻璃的破碎声。
  “好了。”费奥多尔咕哝道,撑起身子。“我这就起来。”
  他坐在床边,打着哈欠,被子一角滑落到地上。浅金色的阳光像新鲜出炉的面包的金黄酥皮,空气中隐隐约约弥漫着刚刚下过雨的气息。书桌前...

要写不完作业了啊


*双黑,双性转。是小姐姐们。
*大概是学院。

沸水在面前咕嘟咕嘟地翻涌着,白雾弥漫在屋子里。中原一个人坐在一锅沸水的对面,呆呆地看着白汽渐渐消散,无意地摆弄着自己的手指。她手上的指甲油还是暑假第一天涂上的,到了暑假的倒数第二天已经被她扣掉大半。中原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一桌的食材,忽然觉得空调开得有点低。
她今天刚刚结束了自己在小饭店的兼职,拿到实打实的自己赚的一笔钱,不知怎的一人在大夏天煮起牛肉火锅来。中原看看锅,看看白亮亮瓷盘上尚存血色的肉片儿,慢慢地提起筷子来。
她又看看窗外,天已经全黑了。楼下的小酒吧里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传上来,她把短暂忘记的空调调高了两度。中原起身,从冰箱里拎出几瓶带着水珠儿的...

三个太宰一台戏


*斗地主
*非主流相声,权当看一看乐一乐。
*黑时宰称太宰,武侦宰称治,剧场宰称太宰治。其实分不清也没关系。

太宰把手边的可乐摸过来吨了,把西装外套扔在沙发靠背上。治的单身公寓多少有点挤,他们就这么席地而坐,带着水珠的易拉罐胡乱扔了一地。
空调嘶嘶地运转着。窗外热得令人窒息。他们三个的绷带全都塌在身上,一挤一股子水儿。太宰治打门外进来,先说陀思妥耶夫斯基中暑的事儿,被抬到救护车上了还抱着毛绒帽子不撒手。治和太宰投去惋惜的目光,接着穿风衣的那个上天入地,打房间一角翻出一副牌。
都是自个人,三人也不怎么在意形象。太宰治把撩起的头发放下来,往地板上盘腿一坐,手法毫不生疏地将牌洗了两遍,往地板上一拍一抹。...

盐烧青花鱼

*复健一个双黑。

咚咚咚。
中原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落山了。廊下的风铃在淡红色的晚风中清脆地响着。他坐在竹编摇椅上,有些迷茫地眺望着在赤霞中向远山飞去的群鸟,渐渐地缩小成一串逗号。
咚咚咚。
中原慢慢地站起身来,薄毯从膝盖上滑下去。他居住的地方是祖辈传下来的自家的旅社,现在山里正是旅游淡季的最后一个月,中原抓住这尾巴整日悠闲。摆放摇椅的屋外走廊面朝幽深的溪谷和溪谷对面层层叠叠的苍色群山,等再过一个月,秋天的风从群山的那一边潇潇洒洒地经过,漫山遍野的红叶便一下子随之悄然出现。到那时,登山的游客也便纷至沓来了。
可八月初的山里,放眼望去除了绿色还是绿色,而且天色几近黄昏。中原走到前厅,还想着。会是什么...

乐乎告诉我我手机换号都被屏蔽

你是对中国联通有意见吗。

没办法他不给我过。
手机新号15512882320,欢迎来找我玩✧٩(ˊωˋ*)و✧

我并不知道前面都是什么

魔仙堡乱搞组:

魔仙堡第一届击鼓传jio画圆满(?)落幕。


也可以叫:

性感毛团在线被日

“半夜的魔仙堡门缝里递进来了这样一些画” 

儿童画大赛。

文手为什么要画画。


土味情话

你知道吗,我睡觉的时候把你的外套蒙在头上来着,这样子,空气中就是化不开的你的味道啦。

那么祝我生日快乐。

那什么,

SCP—173和哭泣天使(出自DOCTOR WHO)了解一下?

scp173是你盯着他的时候他不能够动,在你眨眼的时候会瞬移扭断你的脖子x
哭泣天使是你盯着他的时候他也不能动,但会在你眨眼的瞬间将你从所在的时间线上抹杀。

不能眨眼,不能眨眼,否则你会死掉。

脑子里都是他俩对着盯……。

173:你快眨眼啊。

天使:你快眨眼啊。

BSD南极点企鹅天团诚挚邀请您加入

这里是文豪野犬冷cp的集散地,为各位飘零在外的老企鹅提供一个组织一个家。


是一个唠嗑养老组。专门写各种无论你们愿不愿意看的冷cp。

审核和作业都只有一点点。也就我家兔子的尾巴那么一点点。


微审审核群774187091


欢迎各位来玩!【生火

 @赤染 我流沙雕条漫。极速半小时(……

日常发一波兔子。

讲两个笑话。

#其一#


太宰治在屋里大梁下测绘上吊工程

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太宰治打开门

看见一个一米六的小男孩问,

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太宰治说

你可以让我死掉吗

戴帽子的橘发小男孩脾气很暴躁,

梆地一下甩上了门

开着自己的玛莎拉蒂绝尘而去。


#其二#


吃四吨番茄

可以因为番茄红素中毒而死

太宰治很兴奋。


举手之劳

*我咸了这么久都没有掉粉。落泪了。

*是十六岁的双黑。


中原中也瞅瞅窗外,院子里的蔷薇花儿一支支垂头丧气萎靡不振。他不愿顶着大太阳去放水浇地,再热得像块干瘪的海绵似的回来。可是尾崎大姐临走前特意嘱托三遍,其人又很明显爱花胜过爱他,若等她访毕友人回家,一进院发现自己的蔷薇早已驾鹤西去,自己非被夜叉削成太阳地里的滋滋盐烤牛排。

他把窗户开了个缝儿,把墙边离得最近的一支在阴影里还算活蹦乱跳的花拽进来一把掐了,掰着花瓣儿决定这个世纪难题,气得小蔷薇哆嗦着以死明志,愣是不让中原中也快活。他掰到最后一瓣儿,可巧了正对上“去浇水”这个选项,正愁找不到借口,抬眼就见太宰治头发给晒的像盐烧海带丝,...

远山

*海林


十四岁那年,南下的火车哐当哐当地经由太行山脚下飞驰而去。在每一个夏夜里,自北向南,跨越大半个中国。这并不是十四岁所独有的,只是我在不知名的城市角落的市井间,在漆黑广阔的苍穹之下的油烟与汗液的气息里,第一次捕捉到这么一丝渺远的汽笛声。并且幻想什么时候自己也乘上一次火车,在车轮碰撞铁轨的声音里经过昼夜间大片大片的麦田与稻田,最后抵达那黛青色的远山脚下的小镇。


渤海边上的小城市,夏天总是喧嚣的。同她说话的时候我正在夜市上捧着一杯关东煮,在稍有晚风的夏夜里冒着热气,甜辣酱滴在手背上。地理位置好像对性格完全没有影响似的——她的声音虽然甜软得像新鲜出炉的奶油泡芙,说起话来可毫不客气。一...

笑到吐奶了。

魔仙堡乱搞组:

魔仙堡第一届击鼓传字大会!
历时一天终于结束啦
参与人员为魔仙堡十人

深夜段子。

治子小姐很有钱

小小年纪

就有了一个飞机场


中也小姐更有钱

她可以

把治子小姐的飞机场买下来。

奶油泡芙

*大仓烨子X爱丽丝预警。ooc预警。

*烨爱的tag由我撑起来。

*你们啊。

 @独鲸  @过饱和喵 


大仓烨子顺着旋转的楼梯一路小跑着向上,她稍微停住脚,擦了一下额头上的细汗,确认了纸袋里的东西完好又把帽子扶正,但其实并没有什么用——猛然一阵风就将她的帽子摘去了。她向外望去,目送着自己的帽子乘风旅行去——天气好得出奇,阳光就像松软的奶油泡芙的金黄色脆皮,蔚蓝的天空明亮而干净。


大仓烨子不由自主地向下俯瞰,她站在高塔的半腰,一手扶住生锈的栏杆。她看见脚下的王城与弯弯曲曲的街道,房顶上插着彩旗的民居,拥挤的有轨电车和骑自行车在坡路上飞...

四仄样的。

这是

 @杏仁。 老师的

橘猫化形象(……

白萝卜

*给长安姐姐 @人来我逃。 的中太,祝她第四个十七岁也要开心。

*延续了之前人类中也X兔精宰的设定。


今天距离我捡到这个兔子的日子,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虽然还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大兔子喜欢吃螃蟹(只有他这么奇怪吗……),不过相处得还不错……现在他蜷在我身后睡着了。


钢笔在中原中也手里转了一个圈儿,灵巧地顺着他指缝跌到桌面上,又一路滚落下去砸在地上啪地一声,声音有点大,听起来好像木地板惨不忍睹地凹下去一块。中原中也就着台灯的一小圈黄澄澄的光,在光照不到的地方摸黑在地上瞎摸,从桌子角到椅子腿一片没有坑的地都摸过,摸着摸着却感觉到了身后沙发上一团暖呼呼的东...

©威尔士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