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象台

开学四月长弧。逃掉所有文组作业。
原则是不给任何人带来困扰。欢迎深夜私信。

LOFTER你他妈告诉我全国卷一违规???????????????

什么毛病????????

王八羔子。

我让他闭上眼,捧住他的颊,小心得像是捧着顶好的璞玉。我便凑上去吻他,吻他的额,他的颊,他的鼻尖。我的唇滑过他微颤的,如蝶翼一般脆弱的睫毛,滑过他底下汩汩涌动着温热血浆的皮肤,滑过他如人偶般精致冰凉的鼻梁,最后轻轻地落在他干燥而柔软的唇上。他不自知,我的情意便无人晓得了。我的璞玉被置于千年高阁,落满灰土,还未经镌琢便已无神采奕奕,无人问津。我轻叹一声,我却妄想用我苍白的唇去将那厚重灰土抚去了。我说,
今晚月色真美。
他愣愣地瞅着我,亦像璞玉一般不谙世事地问,
什么?

他说他被一叶障目不见月色,我却突然觉得,自己哪来的自信。

想给这个傻逼崽子写点东西。告诉他我他妈生气了。你自己眼瞎着去吧。 @TrinityBIU

まだ食べる

/all鹿。长弧之前最后一波。聚众烤鹿,危险发言。
/向几位在此出镜而事先不知情的老师致歉。以下是除我以外的全部出场仙女: @星辰爆炸。  @津岛言生  @杏仁。  @慈叶

周长安找到忘海的时候,忘海正在路边烧烤摊前撑起半个身子朝她招手。

周长安把包往空座上一放,跟早到的杏仁也打了个招呼。杏仁正在那儿看菜单,顺手拿起旁边的瓶子灌了口饮料,还含着半口就拿手指头点着菜单上的一行字,侧过身来跟周长安说,"吃鹿不?"

"不吃干啥来的啊,"忘海接话,转身又起来去接找不到地的慈叶和言生过来。慈叶把头发撩一撩,一坐下就可大声地喊,"...

还好我在北方住啊

/给井老师!!! @星辰爆炸。
/因为勾搭到了她激动的心情不能平复。爽文。

路灯早就点起来了,街上已经看不到一个人影。太宰治把外套紧了又紧也抵不过午夜的寒意,抱着臂靠在家附近的小巷里冻得打哆嗦。他在外面浪得晚了,中原中也睡得又早,赌气不给他开门,就让他这么在外面干站一晚上。他一边后悔着自己不该这么晚回来,一边自抱自泣地在垃圾桶旁蹲下,企图挡挡风更暖和一点。

有什么黑影在垃圾桶边缘缓缓移动着。太宰治无聊得哆嗦,没事找事地凑上去看。那是一只昆虫,颜色看不真切,慢慢地在垃圾桶上爬着。太宰治搓了搓手对它神神叨叨起来,情真意切地好像见到什么老朋友。

「真冷啊……对吧?你有坚硬的胸甲……自然感受不到...

プライベート料理

all鹿all,耶。
快入冬了嘛。小组聚众涮锅。 @温歌煮酒
今晚先不追究杏仁。明天再磕她。
以下是全部出镜人物: @砚友  @杏仁。  @山见鹿即是神。  @阑泪欢  @Lynn林喻安  @骨生亥彻 还有我。

「这破天真冷。」

林辰瞅了一眼窗外,呵出一口白气。面前的火锅里咕嘟咕嘟滚着红油,此时都已经冒了泡。有着甜美嗓音的服务生小姐姐推了车来,三层的小推车上林林总总十几样配菜,最上面一层摆放着显眼的几大盘鹿肉片儿,鲜红的瘦肉和白色的脂肪条儿交织成独特的美感。林辰瞅了一眼,伸长胳膊先拿了盘肉过来,探头看看锅边泛起了白沫儿,拿筷子一扒拉就把一盘子鹿...

大家好。下面由我来给大家表演一个反复跳楼。

……虽然多半是沾了慈叶(爸爸)老师的光。

黄豆最后被煮来吃


/中敦 赶个尾巴!慈叶老师的生贺。 @慈叶
/生日快乐呜哩哇啦!!!!您是我的神啊!!!

||薛定谔的未来用罗盘可预测不到,还是先扯上一根红线吧。

中岛靠着墙根儿,把风衣一裹来抵御深秋的凉风。风衣兜里几个钢镚儿无力地响了两声,他扳着手指头,在心里盘算自己已经有几天没吃饭了。面前印有「祖传风水师」的宣传大字报被风刮起一角儿,塑料纸哗啦啦地响。可中岛心里明镜儿似的,他既不是祖传也不是风水师,他只是半道儿被个吊儿郎当的先生拐来,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勉勉强强让身为孤儿的他不至于饿死。中岛还依稀记得当初太宰治信誓旦旦地向他保证这行儿来钱快,现在他自己单干也不似之前那么单纯,多多少少意识到这句话...

突如其来的800fo?!开放点文,文野仅不写太芥太敦织田作相关,其余冷cp通吃。请自带梗,评论区抽三篇,国庆或者寒假写。别太着急。

一直以来都非常感谢了

开始开学长弧啦。不出意外地是弧到寒假。
估计会偶尔写点。发也是用学校电脑。
语文课代表的特权真好。

這算是哪門子的心有靈犀啊

搞好啦!

*這篇給赤染 @赤染 。每次啃她的糖都甜到不行。勵志像她一樣做一個甜文寫手。
*十六歲。算是半個遲到的七夕賀文。她說的幼馴染。

00.

「啥?」

得知中原中也要出差的消息時太宰治還在沙發上癱著,嘴裡叼著半根冰棒。聽到這話他一骨碌從沙發上爬起來,冰棒筷子差點兒杵到喉嚨里。太宰治忙咳嗽著吐出來那根懟得他喉嚨生疼的小木棒,詫異地揚了揚眉梢。

「紅葉姊說的緊急任務,去南部平定一下躁動。」中原中也一邊往箱子裡塞帽子一邊頭也不抬地說。太宰治挑了下眉,怪不得他沒有事先得知消息。他下了沙發踩上鞋,顧不得後腳跟沒有提上,就蹦噠到中原中也身邊鬧騰開了,「中也中也!我也要去!」

「她特別關照了叫...

私人设定


*小时候的事。可能会成为一截废稿。

太宰治看中原中也做饭就像杀人一样专注。匕首被替换成菜刀,也还是娴熟地在手里转了几圈耍了个花样。轻松割破的不再是皮肉和喉管,没有动脉里深红鲜血大肆喷溅,悄声划开的是禽畜类细嫩的肌肉纹理。刀锋与菜板碰撞出来嗒嗒地响,听起来煞是悦耳。他自小随尾崎红叶习得一手好厨艺,上得厅堂也下得厨房,只不过厅堂里皆是言笑晏晏众人都看得,厨房里就有了私心独留给太宰治一饱眼福。

炎炎夏日里他俩都在家不出任务,太宰治把空调一开搁沙发上瘫着,中原中也盘腿坐在木地板上打游戏。临近中午二人都不想做饭,吃了快一周的外卖又要吃到吐,太宰治就忍不住怀疑中原中也做饭水平,一副死鱼样含糊地说中...

没人的。再见。

一之濑倾和:

歪,有人么
没有

变态十:

那<>……那个……有没有人呀……没有人我等会再问><…(别吧)

yoyou:

那个……有没有……咳咳……(没有的不存在的)

一只君瑾:

我也要玩儿!有人给我评论吗(可怜兮兮)

姌子:

那个……拜托,有人理理我吗🙏🙏🙏🙏🙏🙏🙏

清晗:

那个……有没有……

檎遥:

再转一次。

〇〇亨利贞:

为你撑伞


8.23周纶羽生贺
原作:《考试王》(《作弊艺术》
by/忘海

早晨起来的时候,窗外的天有点阴。云层厚重地压着。周纶羽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然后打了个哈欠,慢慢地爬下床。

刚起来的时候他的头发乱糟糟的。刘海被卷到了后脑勺,过长的蓝发散得满床都是。他在洗漱镜前面呆楞了一阵,用梳子认认真真地把自己的头发梳通到底,接着在脑后熟练地扎了个马尾。

家中很安静,母亲很早就去工作了。餐桌上放着一碗面条,已经有些凉了。顶上卧着一个鸡蛋。他拿起筷子,抖了抖快坨了的面条,然后一板一眼地咽了下去。今天不考试,一定又是王老师讲五种表达方法。他不想听,也不需要听。为以防万一,周纶羽走之前往兜里揣了一卷红丝。他看了看天,没...

未成年不准饮酒

这篇给盆 @ReveriE 。放暑假之前说好的,ooc慎入。英语不正经,你瞎说个词他们都能懂👌。

|| "May I see your passport,please?"

这家度假旅馆不知道已经存在多久了,墙纸与墙壁衔接的缝隙已有星星点点的墙皮脱落,暗红的地毯也是脏兮兮的,看上去许久未刷过。后花园的喷水池里已经长满了墨绿色的水生植物,大约是青苔一类,一抓就是一大把。伦敦天晚,此时临近晚上十点多钟才将将日暮。灰蓝色的天边一道灼目的金红,像是古旧的《圣经》封面上镀金的字体,映出一道光来,便渐渐地模糊在夜色中了。

但这丝毫不影响人们在这的好心情。一楼的大厅角落有新来的客人...

Whose head is inside the deep cooker?

奶奶。您死得真惨。

温歌煮酒:

八月煮酒组作业, @观象台


温血煮头,抒情,考场作文。我流太陀太。


|| 用温血辅以五味子,将陈皮煮到脑浆一样烂。最后再问,头发吃起来像不像干紫菜?




太宰治回到家里的时候,深煮锅正咕嘟咕嘟地冒泡。费奥多尔站在厨房里,腰上系着一条滑稽的红色围裙,正拿着长柄汤匙不紧不慢地搅着,一股温热咸腥的味道传出来。他皱了皱鼻子,走到费奥多尔身边,探头往锅里瞅了瞅,"这是什么?"


"晚餐。"费奥多尔朝他扬了扬唇,紫眸中光华流转,"我如果说这是番茄沙丁鱼,你信吗?"...

我隔壁的先生


双黑,三宰一中。一点点中敦?

每天我傍晚回家的时候,都能看见我隔壁的先生出来遛孩子。先生有着好看而精致的眉眼,言谈举止间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气场让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干普通事的。但是让我感到奇怪的是,他却像平常人家的妇女一样,总是在日暮时分吃过晚饭,带着三个孩子出来,和街区里的人和和气气地扯扯闲话。

我最初遇到先生的那天下午,是在我又结束了一天的课程,迎着夕阳归家去的过路上。我与他并不是很熟识,碍于邻里薄面简短地打了个招呼。他朝我笑笑,我还不是太善于交际,匆忙说了句"您孩子真可爱"就奔进院子,哪成想先生手里牵着的那个孩子突然挣脱了他的手,跑过来扯着我的衣服下摆口齿不甚清晰地...

[太陀]这破玩意儿还有续集?!!


/鹿说的抢亲。
/极度ooc,不要当真。与前文逻辑不通!写个玩笑。
/电动轮椅相关,注意避雷。
/我还是喜欢前篇一点。

陀思妥耶夫斯基现年三十好几,跟太宰治结婚十年有余。他家祖上家大业大,据说是个什么爵爷,是村里难得的贵族和文化人。他出生的时候天现异象满室红光,把村里人吓了一跳,都说这孩子将来有出息。可陀思妥耶夫斯基回忆起自己这小半辈子,自觉唯一有出息的事就是义无反顾地跟太宰治结了婚。一想当年他费奥多尔冰雪聪明,也是要琢磨着娶个千金、到头来却跟了一穷二白的太宰治 ,陀思妥耶夫斯基到现在还有些牙痒痒。怎么就这么栽在那男人的一双桃花水目上了呢?他想来想去,最后噔噔噔地去地下室,一脚踹翻了在那儿积灰...

[太陀] 太宰治你什么时候又骑着我的轮椅飞出门了?!!!

/为了雷而雷,把独鲸雷死。 @祸从口出
/极度ooc,不要当真。写个玩笑。
/底下是原梗出处。

太宰治今年年近不惑,跟陀思妥耶夫斯基结婚十年有余。彼时他们还都是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要身板有身板要钱财有钱财,后者也许太宰治没有。但他一穷二白就空凭着这一副身板,也还是把费奥多尔追到了手。他的神一般的恋爱经历,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令乡里乡亲啧啧称奇,一时传为一段佳话。

时隔多年他们这辈人多数都奔四了,同学聚会的话题早就从女朋友变成了孩子。太宰治这些年在外头打拼闯荡积累家业,费奥多尔就搁村里开个小店,两人日子倒是过得不差,到现在也攒下了几...

1.95

春葬:

主题:原创人物   六百字小故事。


文/忘海 @观象台


客车摇摇晃晃地,江户川靠在我肩膀上。耳机里随机播放着什么,自己也恍惚了。我打了个哈欠,小心地动了下,生平第一次觉得有点晕车。天阴阴的,玻璃窗上有几道斜斜的水珠划过的痕迹,有点像她给我买的那条断了线的珍珠项链。


盛冰激凌的纸碗在手里捧着,湿湿凉凉的,和把手浸在康河里的感觉如出一辙。我稍稍偏头,耳机滑落一只。她的头也从我肩膀上滑下去,额头抵着我胳膊。我把她鬓发拨开,空出的那只手搅了搅,又往自己的嘴里塞了一勺冰激凌。


浇多了的巧克力酱有点甜腻,巧克力豆被对半切开撒上,...

椋鸟栖于枝

/6.29安椋生贺! @Anl.安椋 啊和我一天有点激动……(太宰治未叛逃前提的特短小段子。


  太宰治喜欢中原中也,这事儿大半个港黑都知道,当然,这“大半个”里不包括中原中也。


  太宰治活也不好好干,整天琢磨怎样让中原中也知道他的心意,为此,尾崎红叶,森鸥外,芥川龙之介,梶井基次郎都曾做过情感咨询,提出来的方法也是千奇百怪,无一例外都使中原中也对太宰治的嫌弃程度更上一层楼。就在太宰治深感不能再拖下去甚至打算豁出去当众大喊“中原中也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观象台 | Powered by LOFTER